注册
关闭
Hanada

Hanada

发布于 2周前 阅读数 3546

币安:全球监管围剿之下如何破局?

2021年6月,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仍在低谷中徘徊,迟迟未能找到今年年初时高歌猛进的那种感觉。而对于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来说,它目前正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难题,全球多个国家的监管机构正在对它挥起监管大棒。

币安:全球监管围剿之下如何破局?

搜不到的“币安”

据比推报道,从今年6月初起,在最大的中文社交媒体微博、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上搜索“币安”、“Binance”等关键词时,搜索结果已经不再显示。

对于币安来说,发生这种情况似乎并不意外,因为这之前已经早有预兆。就在5月18日,针对近期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抬头的情况,互联网金融协会、银行业协会、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要求有关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

公告内容特别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会员单位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网络经营场所、商业展示、营销宣传、付费导流等服务,发现相关问题线索应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并为相关调查、侦查工作提供技术支持和协助。

在6月9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关于加强行业信息共享 有效防范支付风险的提示”,再次提示虚拟货币的风险。

而令币安有些始料不及的是,这只是拉开了全球监管机构“围剿”币安的序幕。

日本金融厅签发正式警告函,指出币安旗下的Binance Holdings Limited未在日本注册便经营数字资产的交易业务。

英国市场金融行为监管局在官网上表示,币安在英国的控股公司Binance Markets不得在英国开展任何受FCA监管的金融业务,同时也不能向个人客户提供贷款业务。

泰国证监会对币安提起刑事诉讼,指控币安未获得营业牌照就在泰国经营数字资产业务。

开曼群岛的监管机构开曼金融管理局表示,正在调查币安及其附属机构是否有在开曼群岛经营活动属于CIMA监管的业务。

南非Absa银行声明称已经阻止用户使用其信用卡在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上购买加密货币

新加坡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币安控股对币安在新加坡的子公司进行审查。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看似在加密领域坚不可摧的币安帝国,突然间便风雨飘摇,陷入全球监管机构的联合绞杀之中。

“去中心化”的公司

对游走在加密货币这个监管灰色地带的币安来说,受到监管机构的“格外照顾”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管是之前重创币圈的“94”,还是之后日本金融厅要求币安关闭业务,还有后来的微博账号被关闭,以及传出的币安上海办公室被查封等,币安似乎总能在危机中化险为夷,甚至能够取得更好的发展。

但这次似乎情况又不太一样,目前的加密货币市场相比之前已经更加成熟,各国的监管机构也在积极探索同加密货币公司进行合规方面合作的,币安的对手Coinbase等在合规方面的取得积极进展的公司正在被主流和监管机构认可和接受。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币安虽然是一家“中心化”的交易所,但是却是一家“去中心化”的公司。

它没有总部,赵长鹏在今年上半年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公司的很多传统币安都没有。我们不需要总部和办公室,不需要在某一个地方注册。”

这意味着很难明确哪个司法管辖区能够真正意义上对币安进行有效的监管,它在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设立的子公司和分公司,似乎都只是这张币安网络上的一个“节点”。

赵长鹏一定不会忘记总和他在推特上互怼的老对手、BitMEX创始人Arthur Hayes的遭遇。

去年10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指控BitMEX衍生品交易所经营未注册的交易平台,罪名包括未经注册的交易平台、违反反洗钱政策等。

指控涉及BitMEX相关的五个公司实体以及四名所有者,其中就包括Arthur Hayes,如果上述罪名成立,那么每项罪名都能为涉案的4名高管带来5年的监禁。

币安和赵长鹏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币安如何突围

虽然全球监管机构对币安发起的绞杀不可谓不坚决,但是对于币安来说,其实并未“伤筋动骨”。

一方面正如前文所提到的,作为一家“去中心化”的公司,少数的几个节点遭遇挫折并不会对整个系统的运行产生太大影响,另一方面,币安从未放弃同整个加密和区块链行业一同进化的脚步,从BSC到DEX,从DeFi到NFT,币安对行业中每一个阶段性热点风口都保持了极大的关注度和参与度,这也使得币安已经不仅仅是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而是逐步发展成了一种加密生态。

在过去一个多月中,虽然面临监管大棒,但是币安的原生代币币安币的价格却并未受到太大冲击,从这也可以看到,币安之前经营的加密生态已经开始开花结果。

然而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来说,合规将是不得不走的一步,因此我们也看到了,在最近,币安正在这方面进行各种部署。

据比推报道,上周赵长鹏在公开信《反思进步与前进之路》中回应了近期币安遭多国监管警告的事实,他写道,“从长远来看,完善的法律和监管框架将真正使加密货币在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变得必不可少的坚实基础。 ”

赵长鹏还透露,币安已与美国国税局 (IRS)、英国东南地区有组织犯罪部门等执法机构合作以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和诈骗等网络犯罪。2021 年至今,币安完成了 5600 项调查请求,比 2020 年增加了 100%。且近期币安帮助打击了一个洗钱超5亿美元的网络犯罪团伙。

币安将在三个方面采取行动:壮大国际合规团队、扩大合规合作伙伴关系以及本地化运营业务以符合当地法规。

这一表态和措施也与他在五月份接受媒体采访的说法相符合,当时他提到,“自由度和合规有一定关系,但并不冲突。我觉得合规还是很重要的。区块链、数字货币行业里有一帮人是极端自由主义的,他们希望不要政府,也不要警察,就一帮人自己生活。我不觉得人类可以文明到那个程度,在一个完全没有政府和警察的社会,每个人怎么自保,全部请私家保安?我们还是需要一些规矩,说白了,还是需要一些监管。”

随着加密货币走向主流,加密世界早已是早期 “狂野西部”和“不法之地”了,币安终究还是要像Coinbase等它的老对手们那样,积极拥抱合规,在监管的框架下寻求更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图片来源:百度截图

  • 0
Hanada
Hanada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