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Hanada

Hanada

发布于 4周前 阅读数 4542

“加密之狼”是怎么用Rug pull骗走数十亿美元的?

听听加密之狼的金钱圣歌

你还记得《金钱圣歌》吗?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一边闻嗅着可卡因,一边哼着歌,捶胸顿足地说着一些有关金钱的傻话。(星球日报Odaily注:《金钱圣歌》是2013年美国影片《华尔街之狼》插曲,电影讲述了华尔街传奇股票经纪人乔丹·贝尔福特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发家生涯以及迷失于性和毒品的沉沦生活的故事。)

泰坦·马克萨马斯(Titan Maxamus)也去过那里。好吧,不是在那里,是在一个“华尔街之狼”式的锅炉房里,边工作边作标记。Maxamus了解这个游戏,所有亡命之徒都这么做。在电影中,性、毒品和股票的狂欢,被称为pump and dump,而在今天的加密世界中,它被称为拉地毯Rug pull(撤出大量流动性,引发砸盘)。

Maxamus认为,他上个月被一种名为“安全天堂”(Safe Heaven)的数字货币拉了一下地毯。和当今meme币市场上无数的梦想家一样,他在这里赌上50美元,在那里赌上100美元。他还买了“狗屎币”(Shit coin),这是一种粗糙的、随便谁都能发行的数字货币。

“加密之狼”是怎么用Rug pull骗走数十亿美元的?

Titan Maxamus,在他位于Mt. Angel的肉铺里

一瞬间,Safe Heaven貌似在起飞;第二天,它就崩溃了。Maxamus没有任何证据,但他怀疑起来,这些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一些三流的骗子轻轻敲了几下键盘,就创造了Safe Heaven,然后大肆宣传,很快就把钱兑现了。Telegram(电报),已经成为主要的加密锅炉房。电报群里立即陷入沉默,曾经充斥着火箭表情和马斯克动图的小组被删除了。自5月28日以来,Safe Heaven的Twitter账户一直没有更新。

“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被拉过地毯,” 38岁的屠夫Titus 说。“你知道,有得必有失。希望我运气好一点。”

联想到最近加密体系的崩溃,这听起来可能像个笑话,但是重要的资金正处于危险之中。通过各种加密货币骗局,每年都有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被盗。按照目前的局势,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早在华尔街的黑暗时代(6、12、18个月前) ,这类恶作剧大多只与2013年的电影《华尔街之狼》中描述的那些廉价经纪公司有关。在GameStop、 Dogecoin和其他新游戏出现之前的那些平静日子里,长岛上的蠢货们可能会向那些容易上当受骗的人推销所谓的场外交易股票。

如今,加密骗子和像Titan Maxamus 这样的梦想家们似乎已经建立了一种奇怪的共生关系。他们似乎捕捉到了金钱文化中出现的所有问题,从Reddit引发的寻求刺激,到阴谋论,再到掠夺式的交易。拉地毯只是一出戏,还有温和的软拉(soft rug),可以联想电影《铰链上的幽灵》的加密版本。还有蜜罐(honey pot),它的功能更像是一个陷阱。旧式的老套庞氏骗局、新近升级版的加密骗局,骗走了人们数十亿美元。

有时候结果会逐渐倾向于于经典悬疑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这部小说中的主人翁某种程度上来说代表每一个人。骗子会行骗,但像 Maxamus 一样,许多观望者实际上希望偶尔遭遇大跌以便能逢低买入。交易的双方,骗子和投机者,都在精心设计的社交媒体系统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些社交媒体不仅能帮助获利,还能避免潜在的麻烦。

“我认识的所有人都被拉了地毯”

许多人知道自己中圈套时只是耸耸肩。他们把这笔钱记在账本上,也就是买一张彩票的价格,兴许就能中大奖。

 Maxamus说他还是有钱的,他没有放弃,仍持有从20美元到1000美元不等的数十种不同的meme币。(最近的选择是Blue Lighting,看起来像是一个蜜罐骗局的牺牲品——在后文一一详述)。

 “人们害怕错过下一个风口,所以他们只是到处撒钱”, Maxamus轻描淡写地说。就在比特币和狗屎代币最近开始崩溃之前。他承认自己的情绪诱使他做了一到三件错事。他反思道:“这是你承担风险的一部分。”

“加密之狼”是怎么用Rug pull骗走数十亿美元的?

Titus 通过手机上的欺诈检测站点检查账户的合法性

Tokensniffer.com上的名单更新了一遍又一遍,6分钟前,CatRocke;1小时之前,MoonMiner;4小时之前,EverRise……一小时又一小时,一个月又一个月。它们都出现在同一个标题下: “最新骗局与黑客”。Tokensniffer,恰如其分地出现了狗屎币(Shit coin),显示已经追踪了42071个代币和2250起诈骗。截至6月16日,仅在月内头两周,用户就记录了超200起加密圈套。

这些代币中实际上有多少已被拉地毯,以粗暴或柔和又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操纵?这是所有投机者都在猜测的。该网站于2020年10月由一名软件工程师兼密码商开发。他今年44岁,住在美国西部。像许多密码玩家一样,他希望保持匿名。

Tokensniffer的想法是在他成为拉地毯的牺牲品之后产生的。他的网站从流行的社交媒体渠道收集新的meme数据,并扫描源代码。有时候,用户还会标记系统中没有的标记。Tokensniffer的功能有点像病毒扫描器寻找恶意代码的模式,用“嗅觉测试”程序搜索漏洞。现有的 meme代币的复制品通常是一个危险信号。最近的诈骗(在最近的30天里,该网站标记了450起)大多是蜜罐诈骗。Tokensniffer的开发者说,由于它们的代码比较特殊,它们更容易被发现。拉地毯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有些加密之狼独自工作,有些成群结队,而且几乎所有都使用别名

撇开这些所谓的安全措施不谈,越来越多的人被骗了。总部位于纽约的区块链研究机构Chainalysis称,今年以来,已有超过26亿美元被勒索。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刚刚在南非曝光的加密骗局,当地政府估计,这批比特币价值36亿美元。所有这些听起来可能令人瞠目结舌,但事实上,这些数字比2019年明显下降,当时欺诈者获利估计90亿美元。

但这里有一个关键的转变:受害者的绝对数量在增加。除了一些特大的诈骗案件,大多数加密诈骗的规模似乎越来越小,这是个好消息。坏消息是他们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中了圈套。从2019到2020,受害者人数上升了48%人,保守估计为730万人,这接近中国香港的官方人口数量。ChainAlysis的数据显示,从2020年的最后3个月到2021年的前3个月,新型诈骗的数量增长了近18%,达到1335起。

大多数个人诈骗规模都很小,当局对此视而不见。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倾向于优先处理涉及大量资金的案件,或者似乎特别恶劣的违规行为。涉及高于100,000美元的案件才被提上日程,个人买家没有什么能力去制裁自己的欺诈者,大多数骗子就这么消失了。这种现象与日俱增,而且是全球性的。有些加密之狼独自工作,有些成群结队,而且几乎所有都使用在线别名。即使是同一个骗局团队的成员也不一定知道他们同伙的真实身份。

区块链调查公司 CipherBlade 的首席案件经理保罗 · 西贝尼克(Paul Sibenik)说,“你不能从石头上抽血。” “如果什么踪迹都没留下,或者损失没有那么大,那就要视情况而定了。”

成立于2018年的 CipherBlade 至今还没有接手过任何meme币诈骗案件。Sibenik预计,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尝试meme币、输的连衬衫都不剩,不可避免的诉讼堆积起来。届时,大量的业务将涌入。Sibenik说: “这是会有的后果,但不会很快发生。” “这里有太多的金融机会,绝对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是一小群人。他们在世界各地。”

Twitter上传来了这样的消息:“Safetrade是‘地毯防护伞’,它背后的人一个都跑不掉。”一个推广meme币的账户Crypto Gems正在敦促他们的追随者加入,并尽快加入。

那是4月10日,一个星期六,Safetrade 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轰动。人们说,这看起来像是他们的下一个代币。罗伯特 · 特纳(Robert Turner)通过 Pankeswap在Safetrade上投入了50美元,Pankeswap 是最受欢迎的去中心化meme币交易所之一。

几天后,地毯被扯掉了。至少Turne是这么认为的,他当时正在监控poocoin网站上的安全贸易网站,这是一个没有明确名称的加密平台,当价格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暴跌到接近于零的时候,他查了Safetrade的电报组。解散了,成员们被赶了出来。

然后事情就变得很奇怪。几分钟后,Turne从Telegram上收到一条私人信息。那个人主动提出帮他追回他的钱,他所要做的就是把数字钱包里剩下的所有代币转移到一个的钱包里。

这位匿名用户写道: “你需要将Safetrade的余额发送到分配给你的burn钱包,这是一个职业问题,我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不会欺骗你。”

42岁的Turne是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名软件工程师,他嗅到了麻烦,并没有按照他们说的做。Turne说,他的代币当时价值几分,但这样一来,就可以积少成多了。“如果他能够从各种各样的人那里收集到足够多的数目,它们可能会值不少钱。”他这样评价那位所谓的好心人。

然后是 Mooncharge ——现在看起来像是温和的“软拉”(soft rug),指当一个代币项目的开发者跳槽,放弃在先前代币上的努力,使得这一币种变得毫无价值。今年4月,Turne在 Reddit上看到消息后,购买了价值50美元的 Mooncharge。不久,他就变得孤立无援了。事情是这样的:

电报组的管理员,可能是 Mooncharge的开发者,在四月份向粉丝们承诺他正在研究一种新版本的代币。“我们会让每个人都在Mooncharge v2上发布消息。”这位人士写道,“做好准备,这将是精神上的。”

“ V2?”电报上的Mooncharge群炸开了锅。“有人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被骗了吗?”一个人问道。“我在20-30分钟前跌去了600美元,到底发生了什么,”另一个人说。

到5月初,该组织的管理员仍然坚持认为V2版本已经在开发中。“请继续关注”,管理员写道。然后,什么也没有。截至7月1日,没有进一步的更新。

“在那之后,这个代币基本上就变得毫无价值了,”Tuner 说。他坚持了一会儿,还是希望V2能够出现,然后卖掉了剩下的 Mooncharge。“每个人仍然在亏钱”,他表示。

“如果什么踪迹都没留下,或者损失没有那么大,那就要视情况而定了”

本 · 格里斯特(Ben·Ghrist)对密码诈骗了如指掌。目前,他正以交易meme币作为一份全职工作。现年35岁的Ghrist是Safemoon的百万富翁、Kishu Inu和 Sanshu Inu 的亿万富翁、Keanu Inu的亿万富翁。他至少有15种不同的代币,其中大约四分之一是他在Dogecoin 2.5万美元“投资组合”上赚的,Dogecoin创建于2013年,作为一个笑话被创造出来,以柴犬吉祥物而广为人知。

Ghrist怀疑,当一枚看似合法的代币设下圈套,比如投资者一旦买进,就无法抛售时,他的地毯就被拉了下来,成了蜜罐的牺牲品。格里斯特说,他想在一枚名为Space Jupiter的代币发售的瞬间获得1000%收益时进行交易,但是这枚代币20分钟内就卖不出去了。他说,代币的创造者最终恢复了交易,但这已经在代币价格暴跌出现暴跌之后。

“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很看运气。” Ghrist说,他通常在床上用两台笔记本电脑工作。有时为了得到代币甚至通宵达旦地工作48小时。

在选择meme币时,他考虑了一系列因素以最小化风险。一方面是一枚代币所拥有的社交媒体账户数量。他说,合法的代币往往比骗局代币拥有更多账户。另一方面是这些账户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公有账户比私人账户更安全。以及这些账户与投资者聊天的时间有多长,投资者越多聊天时间越长越好。然后,他研究了Telegram群组,知道了meme币话题被称为“洗钱集团”。“当整个包装看起来很草率时,这是一个不好的迹象”,他说。

“加密之狼”是怎么用Rug pull骗走数十亿美元的?

德克萨斯州罗阿诺克市,Ghrist在他父母家的房间里

Ghrist有时感觉受到了欺骗,但也在继续前进。“当在某个时间段我感到害怕时,我会去平衡,能赚五倍的话我可能只会赚三倍”,他说。“如果你明确知道你的代币能继续存在1天以上,那么你可以做多30倍甚至更多。”

有史以来最大的加密盗窃案直到最近才被曝光,而且看起来既不是拉地毯,也不是软拉,更不是蜜罐。这看起来像是一个老套的庞氏骗局。今年4月,南非的两家公司表示,他们的加密投资平台遭到了黑客攻击。然后他们就消失了,连同36亿美元的比特币。为这两家公司工作的律师Raees和Ameer Cajee在6月29日表示,不再为他们辩护,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此前的纪录保持者是中国的加密钱包和交易软件PlusToken。根据中国当局的说法,PlusToken 用户在另一个庞氏骗局中被骗走了超过20亿美元。去年11月,这些头目被判处2至11年监禁。

不过,世界各地的权威机构大多都在努力跟上这一步伐。在比特币诞生10年后,监管机构仍在努力解决如何监管加密货币的问题,而问题的关键是,加密货币在没有政府或中央银行的情况下运作。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和投资者普遍涉足加密领域,尽管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剧烈波动,但投资者不会在短时间内跳出,新的欺诈行为必然会出现。

Chainalysis研究主管Kim Grauer表示: “加密货币正进入一个新阶段。”技术正在进步,交易变得越来越容易,一度不愿接近加密世界的机构投资者和普通投资者,现在也会从长远角度考虑布局。国际清算银行,各国中央银行中的央行,刚刚为希望从事比特币的银行制定了严格的资本标准。这是对显而易见的事实的认可——比特币是有风险的,但也承认了加密货币在金融秩序中新地位。

加密之狼也知道这一切,在某个地方,《金钱圣杯》还在继续唱响。

莫里森科恩律师事务所(Morrison Cohen)纽约合伙人杰森·戈特利布(Jason Gottlieb)表示:“有些人为了自己洗钱创造了特殊的代币,还有一些人纯粹是宣泄恶意,说 x 项目是一个骗局,因为他们实际上在为x的竞争对手 y 项目工作,或者他们在为喷子工作。”

有一点是肯定的:当人们赚钱的时候,没有人抱怨。当人们开始亏钱的时候,他们就会尖叫着说自己被骗了。

研究加密货币诈骗的网络安全教授泰勒 · 摩尔(Tyler Moore)说: “当价格上涨时,人们不会问那么多问题”,“当事情变糟时,你会看到事情的另一面。”

  • 0
Hanada
Hanada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