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Hanada

Hanada

发布于 2021-07-01 阅读数 4972

监管高压下:比特币算力日跌35%,国内矿池重新洗牌,矿业现出海潮

6月28日,比特币算力在一天内从108 EH/s(1EH=10的18次方次哈希)暴跌至69 EH/s,跌幅达近35%,这是比特币网络诞生以来最大的跌幅之一。据BTC.com的数据,目前全网算力89.68EH/s,预计7月3日挖矿难度将再降约24.97%。

监管高压下:比特币算力日跌35%,国内矿池重新洗牌,矿业现出海潮监管高压下:比特币算力日跌35%,国内矿池重新洗牌,矿业现出海潮

监管高压之下,比特币算力跌至年内最低

比特币算力,即保证比特币网络安全的工作量。 

自5月中旬以来,比特币全网日均算力呈显著下降趋势。6月28日的算力已跌至69 EH/s,创六个月新低,日跌幅近35%。较5月13日创造的年内峰值180.63 EH/s下降约84.2%,同时这也是今年持续下跌最长的一段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日内算力记录并不总是可靠的,35%的下降可能在几天后达到更低数字。

算力暴跌正在影响比特币交易确认时间的运行。据Trustnodes收集的数据,比特币网络28日只产生了77个区块,而此前每天大约产生144个区块。区块减少意味着平均出块时间拉长了。 

比特币难度调整的设计是为了保证算力的均衡,以达到更平稳的出块时间。挖矿的矿机少了,算力也就相应下降了。据BTC.com的估计,这一调整将于7月3日发生,难度将下降24.97%。如果高于这个百分点,且条件保持不变,这将是比特币区块链史上最大的难度下调之一。 

分析认为,此次比特币算力大跌可能是中国最近对加密货币挖矿业务全面叫停引起的。 

比特币挖矿行业的几个关键省份(内蒙古、四川、云南和新疆)已经发布了挖矿禁令,重要的矿场也因此而关闭。虽然预计大多数矿工将搬迁到其他地区,但出走的过程将是缓慢而痛苦的。 

即使像萨尔瓦多、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国家和迈阿密这样的城市为来自中国的矿工提供奖励,但比特币矿场的搬迁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数以千计的ASICS矿机必须被运走,电力设施需要调整和审查,并且还要获得官方许可。因此,市场普遍认为算力下跌还将持续一段时间,直至矿工完成搬迁。 

监管高压下:比特币算力日跌35%,国内矿池重新洗牌,矿业现出海潮

国内矿池或将重新洗牌

受监管政策影响,一些面向中国矿工的比特币矿池哈希率亦急剧下降,矿池或正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局面。 

中国主要的比特币矿池有蚂蚁矿池(AntPool)、币印、鱼池(F2Pool)、BTC.com币安矿池、火币矿池、OKEx矿池等。 

监管高压下:比特币算力日跌35%,国内矿池重新洗牌,矿业现出海潮

从各大矿池的算力分布来看,截至6月30日发稿前,ViaBTC和F2Pool、Poolin是算力份额最高的三大矿池,分别达到了16.3%和12.8%。另外AntPool和Binance Pool的算力份额也都超过了10%。 

这五大矿池的算力合计占比已经达到全网的64%,其中多个矿池的主要算力来自中国。受国内近期收紧矿业监管政策的影响,不同矿池的算力份额有着明显的分化表现。

监管高压下:比特币算力日跌35%,国内矿池重新洗牌,矿业现出海潮

一个月前排名第一的矿池还是蚂蚁矿池,而今其排名已掉至第五,算力市场份额已下跌了近4.4%。BTC.com的市场份额则从10.1%降至5.8%,份额约减少了4.3%。交易所矿池中,Huobi.pool的份额也从2.5%跌至1.2%。而Binance Pool和OKExPool的份额反倒不减反增。如图示,Binance Pool的份额从9.8%升至11.6%,排名也从第六上升到第四。OKExPool的份额则略有增加,从0.9%升至2.3%。最大的受益方是ViaBTC,市场占比从11.5%增加至16.3%,一跃成为中国算力份额最大的矿池。 

分析认为,此番政策调整是否会对国内矿池格局产生影响还需进一步观察。有些矿池近期算力份额下降明显,可能是因为这些矿池比较依赖某一地区的算力供给,而该地区恰好收紧了地方监管政策。而ViaBTC、F2Pool、Poolin等矿池仍然能占据头部,或因其合作的海外矿场资源较多,抗风险能力可能也较强。

监管高压下:比特币算力日跌35%,国内矿池重新洗牌,矿业现出海潮

挖矿产业纷纷出海

同时,以中国市场为主导的加密货币挖矿产业也正在向海外转移,且出现了全球化分布趋势。 

以嘉楠科技为例,从矿机销售来看,头部矿企正在尝试出海。6月1日,嘉楠科技董事长张楠赓表示,截止2021年5月31日,嘉楠未完结总订单量逾14.9万台矿机,与美股上市公司Mawson和国际矿业巨头Genesis均签订了超过一万台的矿机采购订单,超过1000台订单的客户有29家。此外,嘉楠表示6月上旬将在哈萨克斯坦启动自营挖矿。根据嘉楠科技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来自海外市场的收入占总收入的78.4%,而2020年同期仅为4.9%。 

比特大陆也于23日表示,近期比特大陆现货矿机将全球停售,暂时只开售远期小币种和比特币超算服务器。在比特大陆客户信息交流会上,比特大陆强调:“公司会和客户一起继续寻找其他优质电力资源,尤其是清洁能源电力。目前客户之间已开始互相对接海外电力、矿场等资源。针对可能出现的矿机维修问题,比特大陆推出了HUB仓服务,预计可将海外矿机维修时间从三周压缩至四天。” 

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则计划将他的矿机搬往德克萨斯州和田纳西州。其充沛且便宜的电力资源,德克斯萨州似乎正成为中国矿工看好的新驻扎地。比特大陆、Blockcap、Argo区块链和Great American mining等公司此前也已在该州「建站」。 

面对眼下的监管,来自SlushPool矿池的爱德华·埃文森(Edward Evenson)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有300-400MW的比特币矿机与他取得联系,寻求在北美和欧盟的某些地区安置机器,还有一些人准备将机器运送到哈萨克斯坦。 另新疆(主要是煤炭供电)的机器将转移到中亚附近地区。从Bitmain和MicroBT发出的新机器,会被运送到北美。前往北美的机器通常会按照中国的惯例,以便宜的“全包”托管价格寻求传统的数据中心。 

以此来看,中国的算力并没有下降,而是在移动。未来,比特币算力在全球范围内的分布会越来越广。

  • 0
Hanada
Hanada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