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19-08-23 阅读数 4595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基于年青时候的新闻理想,理工科出身的罗金海毕业后去了南方报系,并在2009年获得了年度记者称号,“那时的南方都市报作为传统媒体,甚至有能力改变国家法律,这也是我新闻理想的来源”,几年以后,亦是因为理想,罗金海觉得自己需要另一种发声形式,于是他从南都离职,选择“另谋出路“。

2011年,罗金海接触到了比特币,这在某种程度上引爆了他的精神世界,而其底层的区块链技术,也让他看到了创业的曙光,他先后做了加密货币的电商平台“币须网”、加密货币第三方支付平台“ColaPay”等区块链项目,如今回看,他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太理想化”了,其实区块链技术还不足以成熟到落地应用,正因如此,他将方向转到科学探索领域,创建了“量子学派”,这是一个主打数理哲内容的平台,“很多时候,人们面对大环境的时候并不能一直保持理智,所以需要一个相对温和的理性声音”。

丰富的经历让他拥有了多重身份,罗金海怎样平衡其中?游走于币圈边缘,他又如何看待自己身上的区块链印记?作为一个传统媒体人,他为何直言“不再抱有希望”?这些疑问都在本期《密码专访》中得到了解答,以下是专访的部分文字版内容,更多精彩会在《密码专访》的视频中呈现,敬请读者期待。(注:以下Q指代密码财经)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Q1:您之前在南都担任评论主编,开创了一个专栏叫《比特币真相》,其实当时很多人都在“炮轰”比特币,你为什么会想到做这样一件事呢?

罗金海:因为当时我自己拥有比特币,我喜欢它的技术,它在某种程度上代表自由。2013年的时候,大多数的媒体人都在骂比特币,这是我特别不能理解的,很虚伪。你不是天天谈自由吗?当技术带给你真正的自由时,你为什么拒绝它?所以当时我做这个专题,原因是我觉得媒体圈好像没有几个人懂这一块(比特币),但是大家都在骂,那我既然在这个圈子里面,我就做一点点事情。《比特币真相》这个专题其实只是一部分,我原来写过很多关于比特币的内容,包括《关于比特币,一个媒体人的自白》、《中国人只是中国人,比特币依然是比特币》等等。

 

Q2:以你的媒体经验来看,你觉得眼下的(区块链)媒体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品质?

罗金海:现在的媒体没有办法具备真的品质,对这个我不抱希望。因为我们知道,这是大环境的原因,我们看不到真相,真相是需要逻辑和推理能力的,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真相。目前我们看到太多虚假的东西了,太多都是别人想要给你看的东西。除了大环境,第二是来自于媒体自身的环境,我们大部分的人,他没有去了解真相的欲望(这个也跟大环境有关系),自由意味着责任,你不自由,就一定不会有责任感,这就是媒体的真相。我们刚毕业那个时候,媒体有能力去改变一个国家的法律,能够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这是一种崇高的理想,从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角度来说,理想还是在的,但是现在的区块链媒体,说实话非常乱。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Q3:早些年你做过不少区块链项目,但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你好像不太参与币圈的活动了,除了媒体和行业有一些乱象,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罗金海:我从2013年开始比特币创业,当时做了币须网,应该是比特币最早的电子商务平台,2014年做了ColaPay,也是非常早期的区块链第三方支付平台。区块链世界的多重签名技术,也是我们最早推出来的。那个时候做这些平台,是基于对比特币未来的信仰,因为如果说比特币是一种未来货币的话,那它最大的应用应该还是支付和电子商务,但是现在回头来看,发现这种想法太幼稚或者太理想化了,就算今天来做,这个(支付应用)也还太早,所以我现在不大参与区块链项目。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Q4:尽管你现在不太参与行业,但是今年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Facebook发行了Libra这样一种稳定币,你在看到这个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罗金海:Libra是在意料之中,但同时也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话,是因为互联网巨头一定会涉足这个行业的,只是时间早晚;意料之外有两点,第一是Facebook会这么快推出自己的货币,第二点是扎克伯格在白皮书的第一句话就说,我们要做一种无国界的互联网货币,我当时看到是心惊胆战的,(扎克伯格)这份勇气值得赞赏、值得赞叹。但是想想,这个事情为什么是facebook来做?当然可能跟扎克伯格老是被美国国会欺负有关系,而且我相信也是这样,他老是被“抓去”(问询),可能心里面在想,我手下有27亿用户,你们有什么资格来管我?这里他有一些个人怨气的成分在里面,当然更多的是智慧和勇气,才能建立起这样的互联网帝国,而且他这个计划不是一时冲动,是充分评判各种法律风险的,Libra现在受阻了,我觉得它极有可能退回来,跟美元进行结合,成为未来数字美元里面的头号大哥,这是有可能的。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Q5:你说希望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那么创建量子学派这个平台的初衷是什么样的?

罗金海:量子学派的话,其实是2016年底成立的,我是一个想表达价值观的人,我觉得做自己的一份发声渠道是比较合理的,但同时我不想太过于关于社会时事政治这些内容,更多地想从科学层面做一些事情,所以才有了量子学派。在我的经验中,我觉得这个社会特别缺乏理性的东西,你会看到情绪化的声音越来越强烈,所以我的初衷是做一个理性的平台,发出一种相对温和的声音,我想能不能够把我从人文领域或者科学领域的这些知识结构嫁接起来,让一个人变得更加完整,我希望我写的这些东西能对别人有一点点帮助。

罗金海:接触比特币八年,现在我选择跟币圈“保持距离”

Q6:从之前的讲述中,其实你对于比特币是非常热爱的,如果再回到2011年刚接触比特币的时候,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罗金海:刚接触到比特币的时候,确实是把它当成爱好,当时在社区里面,如果觉得你文章写得好,大家会给你打比特币,都是一个比特币一个比特币这样互相打赏,最开始有一种捐赠文化在里面,不会去想那么多。如果说能够回到那个年代的话,肯定会买更多比特币嘛,很简单的事。如果比特币能成为未来货币,那我觉得拥有一个就够了,以现在全球货币总量来进行对比计算的话,一个比特币应该是相当于900万美金。 

后记:整个采访过程中,罗金海给人一种非常低调的感觉,但同时对于事物有着饱满的表达欲。聊到区块链时,能明显感受到他曾经的创业激情,如今他选择淡出行业中心,也许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无论是科幻小说、比特币世界,还是量子学派,他或许在这些事物中不断地追寻自己的广袤天地,同时也带给我们启发空间。

记者:舟锦|密码财经

来源:密码财经公众号(mimacaijing)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