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19-08-22 阅读数 3130

“数字特区”为何选择深圳?

导语:8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提出“支持深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的创新应用,深圳缘何成为数字货币研究的试点城市,将如何引领中国区块链产业?

 

天时:通证化推动产业化

 

在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中,高效的流通是一个发达经济体的基础,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每一次的技术进步与商业变革,往往也带来了流通效率的极大提升。时至今日,随着我们生产力的不断进步,传统流通产业因为消费互联网的崛起存在着巨大的虹吸效应,意即资源全部聚焦在流量的汇聚和信息分发、交易,使得整个产业链发展更加倾斜失衡。

“数字特区”为何选择深圳?

究其根本,当今中国的经济最匮乏的不是技术和模式,而是缺乏更加高效的产业协作机制及大规模协作的自治组织体系和有效的激励体系。一个好的产业网络背后往往有着更好的自治协作系统,伴随区块链兴起的通证,在一定程度恰恰扮演着重要的价值传递、价值共建作用,在打通公司边界、产业边界、产业链协同方面提出了新的方向。

今天,传统互联网巨头大举进军的产业互联网实际上就是运用云计算、大数据、IOT、区块链等技术全面改造供给侧的必然趋势。在市场倒逼供给侧全面数字化改革的基础上,利用“区块链共识技术”达成大范围的协作和激励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通证产业化正是基于这一时代背景下诞生“商业共和式”的解决思路。

凭借区块链技术的独特优势,未来社会财富的通证化将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在通证的作用下,所有的资产将会带来颗粒化,这将会极大地促进建立和保证价值凭证的流通,从而更好地维持企业的信用、生态环境、生产活动及消费者关系的稳定,推动社会经济在更大范围来整合和协同全流通链条。

目前,在政策扶持和监管收紧中,区块链已聚焦于云服务、物流追溯、知识产权、数字凭证、供应链、文娱等多个领域,以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经济,走上规范化发展道路。

“数字特区”为何选择深圳?

此外,从近期Libra、沃尔玛、中国央行筹划发币看,国家队、主流资金、互联网平台公司、上市公司的不断入场,预示着区块链产业真正的理性拐点到来——区块链产业化和通证价值化的必由之路。

 

地利:超级版图上的超级节点

 

在我们以往理解的世界版图,往往是局限于地理视角,并且重要的地理节点也往往带来重大的经济机遇。如直布罗陀海峡、南非好望角、埃及、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以及中国长江入海口的上海、珠江口的广州和香港。

但是,随着信息化的发展,以及得益于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我们正在面临一幅全新的全球“超级版图”,决定一个城市价值的不再仅仅是优越的地理区位,还有在全球分工中供应链所处的位置,并以此催生了新超级城市和地区联盟的崛起,深圳无疑是新的超级节点。

“数字特区”为何选择深圳?

按照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的断言,深圳的经济不仅会超越香港、上海,十年后还会超越今天的世界创新中心硅谷。一方面“国际经济发展的中心历来要靠一个湾区”,深圳逐步成为粤港澳湾区的龙头;另一方面深圳背靠着东莞和惠州这样的制造业中心,在东莞“无数产品皆可制造,而且造得好、造得快、造得便宜”,从行业的多元化和协作方便程度的角度来看,这个优势是硅谷所没有的。

根据《2019区块链投资报告》的结论,美国主导了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其投资额超过了英国、中国和新加坡的总和,旧金山是区块链创业融资的全球领导者;伦敦已成为那些渴求种子轮融资的早期公司的聚集地。

但是,放眼全球,如果要寻找一个平衡的地区,这个地区据既要具有非常好的创新基因金融基因,同时他又具有特殊性,在这个地方所进行的一系列的尝试,成功可以辐射并带动全国,如果有失误或问题,也容易控制和纠正,那么没有地方会比深圳更合适。

“数字特区”为何选择深圳?

而且,深圳“拥有足够大的容量”,作为当年改革开放的首个特区,深圳不仅仅辐射整个大陆,而且兼顾港澳。中国社科院于6月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7次报告》显示,2018年深圳市连续第五年当选中国最具经济竞争力城市,而今年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这让粤港澳大湾区更富有想象空间。

 

人和:从矿机之都到数字特区

 

深圳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和“试验田”,金融创新活跃、高新技术产业发达,具备发展数字货币、打造全球金融创新中心的基础和条件。“摸着石头过河”“杀出一条血路”“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深圳人民对于创新的认识,早已有之。

作为曾经名副其实其实的“矿机之都”,在虚拟货币疯狂的这⼏年,币圈疯狂敛财同时,华强北的矿机商们也赚了个盆满钵满,彼时的华强北街头,经常会看到来⾃俄罗斯、印度、缅甸、甚⾄⾮洲的买家在急切寻找矿机货源。背靠深圳及周边强⼤的制造业基础设施,“中国制造”在过去⼏年牢牢垄断着各式矿机的设计和⽣产。

“数字特区”为何选择深圳?

但随着比特币价格下跌,全球算⼒增⻓,连带矿机热卖程度也⽐往年下降不⼩。作为全球最⼤的矿机集散地,深圳在区块链领域也深刻地发生改变。

相比于其他重点城市,深圳的市场化程度最高,创新资源集聚程度最强,科技型龙头企业数量繁多,科技成果转化与创新能力同样居于前列,且城市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轻,这就决定了数字货币等创新应用的试验与推广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质土壤。

早在2016年11月,深圳市金融办就在《深圳市金融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指出,将“支持金融机构加强对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的研究探索”。政策支持下,深圳的数字货币与区块链产业在全国已经遥遥领先。截至今年年初,广东省以585个专利笑傲全国,而其中仅深圳就为广东贡献了355个专利。

除此之外,腾讯、平安、迅雷、华为、微众、众安等各⾏业⻰头企业在区块链布局⽇趋完善,技术开发积累深厚,内部已经有很多落地项目;⾸期5亿元⼈民币的深圳国资背景的区块链专项基⾦成⽴;深圳市⼈民政府对包括区块链在内的优秀项目最⾼奖励可达600万元。

“数字特区”为何选择深圳?

如今,在公司注册数量上,深圳的区块链企业也是全国最多,其中,深南大道两侧的福田金融CBD与南山科技园CBD,几乎没有一家企业不涉及区块链相关业务。

此次中央第一次明确深圳在数字货币创新研究中的地位,无疑是在数字版图又“画了一个圈”,并且开启下一个“春天的故事”。

 

作者:Dipperin 潘鹏飞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