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Hanada

Hanada

发布于 3周前 阅读数 4384

严厉监管下,矿工做了最坏的打算?

原标题 | 矿工:我做了最坏的打算

如何形容过去的十天?

“我大概什么时候会死?”他问道。“什么?”“我还能活多久?”“你不会死。你这是怎么了?”

“哦,不,我会死的。我听到他说一百零二度。”

“人发烧到一百零二度是不会死的,你真是在说傻话。”

“我知道会的。在法国上学的时候,同学们告诉我,发烧到四十度就活不了了。我已经一百零二度了。”

原来自早上九点起,整整一天时间,他都在等死。海明威《一天的等待》

过去的十几天各种消息在天上飞:限期清退国内交易所,屏蔽中国用户IP,彻底清退矿场,关闭交易所OTC平台。更有甚者言之凿凿的说上级要求矿机商转型,研究芯片开发,禁止制造矿机。这种离谱的猜测和海明威笔下发烧的小朋友是一样的:有点无知,带着点无助,又有点好笑。

谣言,真的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传媒。

目前看几种猜测的消息都若隐若现,火币停止了新用户杠杆功能但是并未清退旧用户,比特派钱包关闭了OTC功能但其他交易所的还在,几个云算力平台限制了中国用户但声称这是自主决策并非强行清退。每个社群都在讨论“靴子落地”,分析政策动向,研究上层的决策。币价也在这样的恐慌情绪里跌跌不休。在风暴里居于中心位置的交易所,除了一两条无关痛痒的快讯,无人发言,仍旧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段话,大概意思是投资者们真金白银支持交易所,然而在这样假消息满天飞的时候却不见发出任何可信的公告,哪怕是一句话也没有。伤害了投资者感情。

我其实挺能理解说这话的朋友,身处迷雾中,以为有盏路灯可以照一下,哪知道还是一抹黑。在这个游戏里,头部交易所是除了监管层最有话语权的角色,任何人都不应该对这样的角色有半点道德期待。当然,我认为也不应当对国内监管层有任何期待。

在政策层面第三次对这个行业发出警告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放弃期待了。

矿工老胡

“这十几天好像是在等待判刑,倒是情愿来个痛快”,我面前的一位老矿工略平静的说出这句话,他把视线转向一边,喝了口水看着窗外。顺着他的视线看出去,北京的长尾巴喜鹊不怕人的,在窗外的草坪上蹦来蹦去。

我俩都沉默了一会。认识老胡应该是在四年前,从我这里买矿机,发合同的时候看到地址是同城的,我说那我把合同送上门当面签一下。他婉拒了,说“我们这里有些不方便。”以后慢慢聊起来得知他在体制内工作,挖矿不算偶然,“因为喜欢这个东西(比特币),我在这个行业(基建)做了十几年,天天往云贵川的山区跑。那里的水电是真的丰富而且有些弃电当地用不掉也输不出去,你到怒江那里去看一看,那江水拍起来的时候,浪拍的老高了。”

“有时候我站在江上的吊桥上也觉得很恍惚,这里有这么好的资源,但是这里的人又这么穷。我们挖矿的去了,一方面水电资源不浪费,另一方面这周边的一圈人可能都靠矿场活着。我们也给当地纳税,各种证照齐全,电费的发票也都是正规的。

也许是职业使然,老胡是行业里非常低调的一批矿工。不聚会,不混圈子。独立建矿场独立运营。他以前会发一些工地的照片给我:“看,我们的小挖掘机今天进场了。” 他的朋友圈则没有关于矿场的任何信息。

一周前中国人民银行官方微信发布了一篇公告《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中国银行业协会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老胡起先跟我说还算淡定,因为他的矿场都是水电,行业之前也有过这种政策打压,自己也是经历过一定风雨的人了,加上今年的牛市让他收获颇丰。前几天内蒙古针对挖矿出了细则,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把文件发给我看,说:“其实煤电一直都是比较严格的,这次出的这么细,看来是要伤筋动骨。水电如果也被一刀切,矿工就难过了。你们和交易所接触的比较多消息也多,找个时间出来聊一下吧。”

老胡的矿场这几年一直在不断的扩张,而且把他行业里的几个朋友都带了进来,人多资源多,矿场也越建越大。

我问:“你们大矿工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备案吗?“

“想过,但是这次的连锁反应是超出了我们预期的。历史经验也没有了作用,事情到谁的头上谁才会慌。大几千万的机器,还不包括买的期货,这些都是实体资产,流动性不是那么好。现在有电还能硬着头皮挖,如果给我停电了,这个损失不敢算。”

“那出海呢?”

“设备、基建、人员,哪有这么容易。现在疫情期间,机器拉出去说不定都没行情了。”

“你们平时不做套保的吗?“

“懂得用套保工具的都是少数,很多矿工还是把挖矿当作传统生意来做的。算一下成本,投入,回本周期,就开干了。”

“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本来今年刚投了新矿场建设的快差不多了,现在只能停工。挖矿这几年,老实说这一次觉得挺心寒的。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最坏有多坏?”

“害,最多不干了呗。”

矿工W

W是一位资深从业者,除了挖矿还做过其他项目。在行业里也算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弄潮儿了,所以我们的沟通更加随意一些。

我:你们的矿场大部分在国内还是国外呀?

W:国内。

我:好像身边的矿工嘴里喊着不慌。

W:心里慌。不过我还好,算过账,币本位的话挖矿没什么好挖的。我看了报表。熊市的时候投1000万美金买的机器,如果5000价格可以买2000个币,现在折腾了2年也就是600来个币。当然能不能拿住是另外一个问题。

我:主要是,当时两个选择在你面前你选择了机器。穿越回去,结果估计一样。

W:再来熊市,我肯定选择买币。

我:老矿工对比特币会有“感情”么。

W:变淡了很多。我手上几乎没有了,大部分ETH。

我:pow式微。

W:去年就感觉算力会受到供电量制约了。而且是零和游戏。没太大意思。我们老家小水电站上网电价0.38 不挖矿都躺赚,买个水电站卖电的钱定投买币,何尝不是另一种挖矿。

我:好像最后都跟“何种方式获得比特币”有关联。想一想买的方式最轻松。但仍然那么多人去挖矿,就证明依旧是个暴利行业。

W:一种是不劳而获的想法 一种是挖矿的现金流比较好 合理加点杠杠收益还是比传统生意好很多。挖矿的人基本还是用传统生意的方式算账。如果真是为了币,还是买币比较好。但得有耐心拿得住。挖矿可以比较好拿得住。

我:合理。

W:其实矿机就是期权,每天电费就是行权价。矿机价格就是期权成本 ,如果有对手盘可以用期权模拟出来的。(挖矿)每天一堆破事,物流搬迁、停电、矿机坏、维修、内部人偷算力、矿场主坐地起价等等…

最后我问他:是否有做最坏的打算。

他说:“具体打算还没有,但有心理准备,挖到哪天算哪天。矿机最近都在洗刷刷干净,希望先挖完这个丰水期。我的预期政府就算打击应该有个缓冲期的,到这个丰水期。”

然后他发了一张矿机照片:“花了很多钱在一台一台清洗。”

“挖不了就好好研究defi,之前也就是了解一点皮毛,不挖也好有时间仔细看看。感觉这东西如果做得好是个赚钱永动机啊……”

严厉监管下,矿工做了最坏的打算?

  • 0
Hanada
Hanada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