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11-25 阅读数 4402

共识分歧,ETH 2.0 社区的声音,持币人“听不见”

来源:波浪Blocklike

面对即将开启的 ETH 2.0,资本、机构、矿工、散户、巨鲸、创始团队似乎都有着各自的立场和角度,分歧或许正在加剧。
逐渐增多的 ETH 新持币地址显示,更多投资人正在被吸引,而另一方面,部分矿工却在另寻出路。
一位老矿工坦言:很多矿工其实不买单,一些资本把矿工形容成『捞金怪兽』就更离谱了。

11 月 24 日早上,超过 524288 枚 ETH 被转入以太坊 2.0 存款合约地址,ETH 2.0 的启动将于 12 月 1 日如约而至。这一消息被持币者们视为关于 ETH 的巨大利好。数据显示,ETH 当日内一度破位 600 美金,并触及至 622 美元。持币人一片叫好声中,一方面,社区开始挖掘「ETH 2.0 概念」币种;另一方面,仍有人在提问「究竟什么是 ETH 2.0 ?」倘若将如何看待 ETH 2.0 这个问题抛向 ETH 社区及矿工们,得到的回答可能并不像持币者那么乐观。

共识分歧,ETH 2.0 社区的声音,持币人“听不见”

「老话题」 ETH 2.0

「路漫漫其修远兮,才是个起始点,还早呢」,字节互链 ByteLink 创始人杜超这样认为。

他称:「币继续往里面锁;价格继续涨;算力继续增加,矿工继续挖;这三个是目前阶段,也是最有可能的三个情况。但是如果尺度再往长一点看,我比较关注的是,1.0 到 2.0,现有的这波矿工的抉择。」

或许很多持币者们直到今天才开始关心 ETH 2.0 是什么,但对于老矿工和社区参与者来讲,这早已是一个漫长且富有争议的话题。

在以太坊社区的讨论中,很早就存在了 2.0 的概念。为了解决工作量证明区块链的限制,以太坊的基本共识机制也在不断被修正。

简单来讲,以太坊正试图将其数字经济转移到一个新的平台,以解决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和费用等问题。ETH 2.0 将通过权益证明(PoS)提高安全性和形成链的构建;通过分片来提高可扩展性,通过一系列技术升级提高可编程性。这种过渡事实上是高风险且相当复杂的。

2019 年,ETH 2.0 项目相关成员不断向外界释放其最新进展,到了这一年下半年,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表示,从他的角度来看,ETH 1.0 是一个成功的实验,为 ETH 2.0 铺平了道路。

根据上半年 BitMEX Research 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ETH 2.0 主要包括了:

Phase 0-信标链:被称为以太坊 2.0 系统的「大脑」,信标链是作为整个 2.0 网络的随机数生成器,帮助选择区块生产者和质押的监管者,通过提供随机性来分配分片验证者的任务,防止作恶事件发生。 

Phase 1-分片:信标链建立成熟后,将对分片发布一定的任务,分片链可以理解为没有结构或意义简单的位(Bit)集合。
Phase 2-执行阶段:重大经济活动(staking 除外)和智能合约都预期能够在网络运转。这一阶段暂未有非常明确的定论。 
(对于 Phase 3、4,由于 Phase 2 的最终发展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暂不做讨论。)

12 月 1 日将正式启动的即为 ETH 2.0 信标链。权益质押服务商 Staked 首席执行官 Tim Ogilvie 曾对媒体公开表示:当 ETH 2.0 在 12 月左右上线时,阶段 0 的 ETH 2.0 所能做的就是验证区块。你所认为的以太坊核心功能,是没有一个会在 0 阶段被启用的。

共识分歧,ETH 2.0 社区的声音,持币人“听不见”

社区争议不休

ETH 2.0 存款合约正式发布之后,以太坊就正式迈向了 PoS 系统。

Vitalik 曾总结过以太坊将从当前的 PoW ((工作量证明))系统切换到 PoS (权益证明)系统的理由:在他看来,相同成本条件下,PoS 提供了更好的安全性,且在遭受攻击后能够更快恢复,同时,PoS 相对于 ASIC 挖矿更去中心化。

然而,社区自 2.0 概念被提出之后就一直有不同的观点。

在与 Blocklike 的交谈中, xDeFiLabs 经济学家 Turbulence 直接将 ETH 2.0 评价为「伪命题」,他同时也是一位 4 年经验的以太坊矿工和人工智能开发者。

「在 ETH 话题上,一辈子都没挖过矿的炒家特别喜欢跟我说这几件事:ProgPow(一种为了削弱ASIC 矿机优势而被设计的共识机制)、Pos 以及 1559(以太坊 EIP-1559 提案)。第一个被 kikx 证明会变差,Kikx 证明了 ProgPow 有漏洞,更容易被攻击;第二个被 EOS 证明会变差;第三个被 Fil 证明会变差。我认为,越折腾,不确定性越大,灰度花在 BTC 上的钱越多。ETH 生态带节奏的人是中心化的。」

Turbulence 补充道:「ETH 2.0 声称对能源的节省促使了最终这些节点依然是运行在 Amazon、Microsoft Azure 等极其中心化的云服务成本最低的那些区域里。ETH 2.0 因为系统本身机制设计的缺陷让用户去拿自己的钱冒更加中心化的风险,是极其不道德的选择。」

从老矿工的角度,他同样对以太坊 2.0 存款条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很多矿工其实不买单, 一些资本把矿工形容成『捞金怪兽』就更离谱了,挖囤 Pow 矿工是超级长线投资者,挖卖只是服务业。DeFi 参与者是玩家,手里大量 Farming,也不买单 2.0,他们理应是希望现币升值的,也给得起参与抵押所需要的 32 个ETH,但是 2.0 愿景他们漠不关心。」

「PoS 是否真的公平?是否真正的在物理世界去中心化?会更稳健还是更脆弱?如果 1.0 消失,那(矿工们)就直接无家可归了。」

Turbulence 认为,届时矿工可能会做其他选择:「ETH 的矿工群体体量太大,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项目对 ethash pow( Ethereum 1.0 计划的 PoW 共识算法,在 Ethereum 2.0 将推进 PoS 共识)发币虎视眈眈,如果改 Pow,那就是把矿工往竞品那里改。ETH 2.0 的最终结局更可能像 EOS 到 2020 年的状态,无人再认真考虑生态的竞争性。」

杜超也关注到了这一点:「到了该从信标链去真正 2.0 的时候,矿工们不会同意的,他们会继续在 1.0 上挖。矿工们虽然知道了这些方案,但是他们其实并不完全同意,只不过是社区治理的角度,以太坊社区不重视矿工群体,没有什么太多话语权吧。」

事实上,这一次 ETH 的质押阶段同样经历了一段「低谷」,在稍微早一些的时间段内,参与质押的增长速度并不高。同时,在这价值约 2 亿美元的 ETH 存款中,有数据显示,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巨鲸」或「机构」。

Odaily 一篇分析文章将质押过程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ETH 2.0 的存款质押或主要来自以太坊开发者,以 Vitalik 为代表。

第二阶段,主要来自以太坊大户(有些是矿工、项目方)和技术爱好支持者。截止 11 月 20 日,超过 25% 的存款来自于 3 名巨鲸。

第三阶段的加速度,来自看好以太坊发展的机构支持者,这也是促使 ETH 2.0 创世区块质押迅速达成最低目标的原因。比如,11 月 22 日,瑞士加密资产经纪商 Bitcoin Suisse 宣布,其以太坊 2.0 质押服务已收到超过 71,891 ETH。

共识分歧,ETH 2.0 社区的声音,持币人“听不见”

 (数据来源:Dune Analytics)

Dune Analytics 的数据也显示了几个阶段的不同情绪。

机构、矿工、散户、巨鲸、创始团队,分歧或许正在加剧。

共识分歧,ETH 2.0 社区的声音,持币人“听不见”

自抵押条件满足后ETH 持币地址新高

「不是不希望改变,带来改变的人是深耕自己项目的独立开发者」,Turbulence 告诉我们。

在市场上,我们则看到了更多人的入场。

加密分析公司 Glassnode 数据显示,在 ETH 2.0  最早或于 12 月 1 日发布的消息被报道后,拥有至少 32 个以太坊地址的数量达到了 126,852 个,创下历史新高。与此同时,持有至少 0.1、10、及 100 个以太坊的地址数量也创下新纪录,投机者和预期验证者正在增加。截止发稿, Glassnode 显示24h 内新地址数量上涨 11.29%,达到 22,885.96。

一些来自社区的理性观点认为,ETH 近期的上涨不能直接与 ETH 2.0 直接挂钩。

杜超认为:「BTC 快速上涨,恰逢 ETH 2.0,一起上涨,再加上大型机构入场买货,也很合理。」

数字货币爱好者 比特币 LA 教授 对 Blocklike 表示:「后续的发展也判断不了,作为炒币、玩热点的人来说,会炒就可以了,不要和所持有的币种『谈恋爱』,而行不行就交给时间。」

或许正如他所说的,ETH 2.0 的后续发展,仍旧需要「交给时间」。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7294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