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4周前 阅读数 2502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本文来源:律动BlockBeats

「画面那么粗糙,怎么会有人玩这个游戏?」

跟同事聊起 Decentraland 这个区块链沙盒游戏在国内也有一批忠实粉丝时,小伙伴表示难以置信。确实,如果只看画面,已经接触过大量写实、炫酷、沉浸式画面的游戏玩家大概率无法接受下面这种油画式的抽象风。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沙盒游戏魅力不限于年龄,但成年人显然对《我的世界》这类游戏不太感冒,它最大群体其实是低龄玩家,这点大家只要去 B 站搜索「迷你世界」、「迷你狗」等关键词,看看口水战双方大部分都是小学生就有直观了解了。

同样是沙盒游戏,「小学生遍地走」的现象似乎没在链游出现过,对这部分玩家来说,「赚钱」才是第一要义,那些来游戏掘金的投资者和项目方,似乎成了主力玩家,而随着 Decentraland 的发展,游戏似乎已经不太是这个链游的主旋律了。

一个没上线就融资 2500 万美金的沙盒游戏

沙盒游戏的套路基本上是玩家被扔进一片空地,没有明确规则和目标,你需要利用内置编辑器从 0 开始打造道具、搭建居所等等,总之是「创造」你能想象的一切。最知名的沙盒游戏可以说是《我的世界》了,早几年估计大家都能在媒体看到一些「大神复刻了现实中某建筑,惟妙惟肖」的新闻。

因为可创造性太强,加上有的游戏是像素画面,粗糙感较强,因此沙盒类游戏吸引的大多是想象力丰富的低龄玩家。不管怎样,沙盒游戏要想做得既叫好又叫座并不容易。因为游戏开发周期长、投入大,敢做沙盒游戏的小团队不算多。

2015 年,犹太裔阿根廷开发者 Ari Meilich 和朋友从 Neal Stephenson 的科幻小说《雪崩》那里获得灵感,身处虚拟空间的人类和人工智能交互影响。

后来,这个设想升级为了基于以太坊区块链打造一个虚拟世界,有固定坐标的土地(Land)也取代了早期的像素点,土地拥有者可以任意在这块土地上创造内容,还能像真实世界一样将他们创建的内容和应用货币化。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Decentraland 两位创始人:CTO Esteban Ordano 和 CEO Ari Meilich

沙盒游戏原本不太适合独立游戏工作室,但 Ari Meilich 的团队赶上了 IC0 融资最火的时候。2017 年 8 月,Decentraland 开启代币 MANA 售卖,只用了 35 秒,项目就完成了当时价值约 2500 万美金的 ETH 募资,随后顺利完成两次土地拍卖,最贵的一块地按当时价格有近 12 万美元。

不过,从玩家的游戏体验来看,虽然 Decentraland 已初具雏形,但由于功能不完备,还无法达到让人沉浸的状态。

Decentraland 万圣节活动一日游

既然要了解 Decentraland,自然也要亲自体验一番。先去官网注册免费的虚拟化身,点击 https://play.decentraland.org/,连接 MetaMask 小狐狸钱包授权登陆,开始进入这个虚拟世界。

临近万圣节,Decentraland 举办了一场万圣节寻宝活动,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氛围。按照提示,从创世城广场(Genesis Plaza)出发,完成任务获取相应的奖励。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万圣节电音活动现场

街道上闲逛,在门口发现一个 blingbling 的星星,没想到还有空投道具,这个领取过程需要支付一定的 Gas 费用。除了敲门,整个万圣节活动还包括接听电话、找女士对话、打南瓜等游戏环节,在完成任务过程中,玩家有机会获得 poap 和万圣节专属道具。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万圣节活动任务支线

退出万圣节活动后,我决定去其他景点逛逛。之前,我们大概数了一下官网展示出来的活动,有迹可循的近 40 个(具体可查看 https://events.decentraland.org/en/)。Sugar Clubs(-1, -35)装饰确实足够炫目,但问题是一眼望去没有同行的小伙伴。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这里是 Sugar Clubs 一层

而早在 2018 年,币安就跟 Decentraland 达成了友好合作,听说还在 Crypto Valley(70,21) 买了地、建了楼。我们根据之前找到的坐标(72,23),进入传送门很快来到目的地,金灿灿的币安美国 logo 高悬在大厅入口,前台还放着几个社交媒体的指示牌,看着挺正规气派。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走上二楼,还发现了好几条宣传语,据老玩家的介绍今年 9 月币安美国举办 1 周年庆典的时候,只要玩家有币安 T 恤,就能在聚会厅有一个专门的卡座,听起来不错。

实际上,Crypto Valley 内不止币安一家加密企业,除了币安美国总部,我们还能看到 Meme、SKALE、Matic 和 Maker 等团队的 3D 场馆。而今年 3 月,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虚拟会议 Consensus Distributed 还搬到了 Decentraland,当时数字货币集团(DCG)CEO Barry Silbert 还带领大家进行了游览。

拥有 50 块土地的小地主红牛 Red Bull 介绍,目前 Decentraland 的国内玩家不算太多,国内比较完善的组织是 2017 年 Decentraland 第一次土地拍卖的时候,中国社区爱好者贡献 MANA 成了龙城 Dragon City(106,88)。

之前,龙城的计划是开发一个融合中国上古文化的特色虚拟世界,不过大概因为靠爱发电,加上官方开发进度较慢,整个内容建设并不太顺利,用老玩家的话说「城主更换的比日本首相还频繁」。

到了今年 10 月,新城主上任后宣布成立 Dragon DAO,希望以去中心化治理方式管理旗下拥有的六千多块土地使用权,并且在 DAO 的治理机制下,发掘出更多的文化创意,应用到 NFT 领域。

而目前,由城主主导建设的龙城整体建筑算是初显规模,在 Decentraland 内已经能清晰地看到一些中国元素:龙门客栈、亭台楼阁、水车等,晚上还能欣赏荷塘月色的美景。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龙城中的龙门客栈

跟其他游戏不同,Decentraland 的土地有限。官方曾在 2017、2018 年底完成两次土地拍卖,当时热度很高,一块创世城附近的土地价格一度高达 20 万美金,对普通玩家来说,现在一块最低都要三千多元人民币,要想成为小地主的门槛并不低,没有土地的玩家,基本上只能去别家建筑里逛逛。

其实 Decentraland 不算是个氪金游戏,比如这一次的万圣节活动,如果只领取纪念勋章,而不领取各种道具,并不需要充值 gas 费用,而官方免费提供的装饰道具,完全满足新手了。我们看了看官方活动页面,目前正在进行的活动基本不需要付费,当前阶段,吸引玩家参观还是最重要的目标。

不过,如果是注重穿戴的玩家,倒是可能会有购买下面这些酷炫道具的欲望。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来源:网络宣传图

目前来看,无论是画面还是玩法,整个 Decentraland 生态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无法避开沙盒游戏的老大难问题:内容空洞。这样的情况下,很难让玩家对 Decentraland 产生持续性依赖,进而激发付费欲望。

不太像一个沙盒游戏

除去类似《矮人要塞》这种由独立游戏开发者免费更新的游戏,沙盒游戏要想最大程度扩大用户群体,最好是要强化竞技等元素,而且还能形成一个支持开发者参与建设,并商业化的氛围。

这一点我们在《泰拉瑞亚》、《传送门骑士》这些拥有较强线性设计,或者关卡、战斗或者探险元素明显的游戏,突破了原有沙盒游戏只有低龄玩家,成年玩家不喜欢玩的局限就能看出来了。

赚钱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游戏破圈噱头。早期 Decentraland 土地拍卖出高价曾吸引圈外玩家关注,国外一些很火的沙盒游戏,比如 Roblox 引起新玩家关注的也是那些「小玩家通过开发游戏成为百万富翁」的消息:17 岁的高中生和朋友在 Roblox 开发游戏,发布首日就有 6 万人下载,几个月就赚到几十万美元;11 岁玩家在 Roblox 开发了一款宠物模拟游戏,赚走 50 万美元,直接开了工作室。类似的故事比比皆是。

但是,目前的 Decentraland 其实只停留在「让玩家逛一逛建筑」的阶段,远谈不上好玩,更别说凭借游戏生态发展赚钱了。

大概是在一年半前,我们接触了一位 Decentraland 早期玩家石广,他曾预想 Decentraland 未来可能形成的生态,当时还计划着关掉自己现实生活中的工厂,转向 Decentraland「开商店」、「帮助设计师卖虚拟的游戏卡片、人物模型和服装。」

日活只有几十,还有哪些人在玩Decentraland?

石广于一年前设想的 Decentraland 生态

从实际情况来看,石广的设想可以说是落空的。

目前,Decentraland 的玩家很多都是 MANA 或土地的投资者,不过,也只在官方更新或者新活动上线时,类似 Red Bull 这样的老玩家才会登陆游戏。今年 6 月,该项目市场总监费德里科•莫利纳 (Federico Molina) 表示,目前已有 2 万名用户注册,但平均每天日活只有 500 个。

而据 DCLNodes.io 的数据,截至 11 月 3 日发稿,当前在 Decentraland 活跃的玩家有 18 个,如果不是活动期间,据此估计出这款游戏的日活大约是在几十的量级。

另一方面,Decentraland 的商业合作并不少,比如越来越多加密项目开始在 Decentraland 搭建展厅,各种画展、新品发布会和会议也开始在这里举办,面对一个不怎么好玩的游戏,一些老玩家已经开始转化思维,Red Bull 认为,「这游戏未来可以成为加密开发者默认的虚拟聚集基地」,但这样的话,反而更像是一款模拟经营游戏了。

沙盒游戏作为一类不容易成功的类型,很多目标远大但最后和预期不符的沙盒游戏已经消耗了人们很多耐心。

去年 6 月,一款名为《Raw》的「多人模拟沙盒角色扮演」游戏,主打的是所有细节和设定尽可能接近现实生活,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个项目就成功众筹了近 20 万美元,但因为争议较大,平台最终终止了众筹。

《Raw》不了了之的经历其实让人想到了 Decentraland:两款游戏同样愿景宏大,前者主打无限接近真实的模拟游戏,后者则是基于区块链的虚拟现实世界;团队同样是独立工作室,最初公开的开发者都只有两名,但为什么《Raw》融资失败了,自称早在 2015 年就立项的 Decentraland 却坚持到现在。

最核心的原因还是诞生的时机和背后的支持机构。

因为 IC0 热潮,加上市场恰逢出现一部主打虚拟现实的电影《头号玩家》,最终获得了投资者和市场的疯狂追捧,团队轻易筹到了 2500 万美金。据 Craft 数据,截至今年 10 月,Decentraland 团队共 32 名雇员,即便按照每年 300 万美金的成本,筹集的资金也几乎能覆盖团队 10 年的人员开支。

花了 3 年时间,团队才正式开放游戏注册,跟宣传片里宏大的未来场景还天差地别,即便再给团队 2 个三年时间,Decentraland 会不会诞生另一个《头号玩家》,谁也不知道。毕竟,当项目过渡到 DAO 的阶段,即便开发团队不缺钱,也能充分理由归咎于社区。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492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