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10-24 阅读数 4713

对话Suji Yan:再做底层区块链意义不大

对话Suji Yan:再做底层区块链意义不大

过去十多年,Web2.0的发展极大地拓展了用户获取信息的能力,但同时也导致Facebook等巨头各占山头、据地为王,利用用户的隐私数据牟利,种种弊端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批判,Suji Yan就是国内最先意识到这种现象的那批人之一。

Suji Yan向来凭借着离经叛道的标签活跃在互联网人的视野中,他尝试以「女装程序员」形象对抗普遍的社会刻板印象,和妻子Katt Gu共同发起「Anti 996 Lisence」抵制互联网行业不人道的工作制度,还曾深入福岛核灾区报道以追查真相。

在意识到数据的价值后Suji Yan成立了Dimension,其核心产品Mask Network(原名 Maskbook )于19年下半年推出,该产品试图帮助用户从 Web2.0过渡到 Web3.0 的门户,该产品试图在Twitter、Facebook等传统社交巨头的平台上,无缝发送加密信息、加密货币乃至去中心化应用,即在现在的互联网上搭建通往新型开放网络的桥梁。

例如,该产品可以帮助用户将自己在Facebook、Twitter等平台发送的信息进行乱码加密,用户指定可以看到的用户将会得到解密私钥,倡导用户夺回自己的数据资产。

近日,链捕手(ID:iqklbs)对Mask Network创始人Suji Yan进行了专访,他在此次访谈中详细阐述了创造Mask Network的初衷及愿景,对行业发展发表了许多独特见解,相信本文会让你看到一个特别的去中心化世界信仰者,对去中心化的愿景产生更多思考。

作者|Echo

编辑|龚荃宇

01

想做区块链与互联网间的桥梁

链捕手:Mask Network是一个很有趣且令人印象深刻的产品,你创造它是希望为互联网世界带来怎么样的变化?

Suji:过去很多人说解放数据主权,但是没有一个项目能够把旧世界和新世界连在一起,互联网巨头不会把自己升级。所以,我们想通过这个项目搭建一个巨大的桥梁,来迫使传统的互联网进入到新的互联网、升级到Web3.0,希望最终能够降低去中心化产品的使用门槛,直接使用Web3.0的产品。

 

链捕手:除了信息加密工具,Mask Network还有哪些有意思的工具可以分享?

Suji:我们已经开发了一套技术框架,叫做DApplet(Decentralized Applet ),可以直接插入到Facebook、Twitter 和Reddit等等里面。简单来说,Mask Network可以把小程序装入Facebook或Twitter,并且他们不会知道;或者是通过我们的技术使它去中心化,使得社交平台也不能封掉它。我们应该是目前这个行业里面唯一一个掌握这套技术框架并且乐意将其开源出来的团队。

过去一年中,我们在Mask Network中已经开发出了一些「 Applet」,其中包括一个以太坊红包功能。通过这个插件,用户可以将任何加密通证装入以太坊智能合约中,同时将这个红包以Tweet的形式发布在Twitter上。只要其他用户同样使用了Mask Network插件,通过正确的方式就能够领取红包。

另一个小程序的例子是Gitcoin捐款。Mask Network将检测到所有包含 gitcoin.co URL的Tweet,并在用户的社交页面中显示一个浮窗,用户可以通过这个浮窗进行捐款。

我们最新开发的交易小插件,可以通过检测网页中是否存在以美元符号 $ 为开头的通证标签。如果有的话,用户只需要将鼠标悬停在这个标签上,就能够看到这个加密货币的市场趋势,上了哪些交易对,甚至如果这个通证在Uniswap有交易对的话,还能通过Mask Network 中内置的「Swap」 界面进行直接交易,这个是由Uniswap支持的。这些功能都已经对Mask Network所有用户开放,无须另行安装。

 

链捕手:你将Mask Network等产品称为桥梁,这里具体怎么理解?

Suji:对,它们是可以定制和改造的桥梁,但不是工具,而是中间件。如果没有我们,很多项目没办法在直接在中心化平台上使用。但和其它中间件不同,我们是去中心化项目,代码是开源的,所有人都可以在上面进行开发。

我们把互联网本身当作区块链世界的一种数据基础,把新世界视为一个数据库,我们把这两个世界跨在一起,但不是做跨链,而是跨互联网的区块链。

举个例子,通过与波卡和以太坊生态进行合作,我们成功实现了把波卡和以太坊搬到了Twitter、Facebook上。虽然目前为止,我们只做了一些小插件,但后续的想象力是无限的,它将是所有赛道的综合体,是去中心化世界最大的入口,因为我们是第一个能够跟中心化世界进行连接的桥梁。

 

链捕手:区块链行业内很少有像你们这样的团队,一直专注于做加密插件或者说桥梁,可以分享下你做这件事最初的想法吗?

Suji:我们知道很多项目从传统互联网行业的视角来看很酷,但是它们缺少对新世界的理解,缺少对Web3.0的理解。我也认识一些Web3.0的大佬,像Vitalik他们已经很明白问题在哪儿,但是船大不好掉头,只能说由他们资助Dimension去做这个事情。

中国互联网和美国互联网是相似的,如果有哪个中国互联网项目跟行业或者VC说我要打倒中心化互联网巨头,这只是个梦。类似的,任何说要打倒以太坊的项目尽管有可能性,但是有一定难度。

太多人做去中心化的底层区块链了,再做一个意义不大,所以我们就去做一个跨互联网的桥梁。以太坊可能就像是当年的互联网,虽然很酷但是使用门槛高;而现在的互联网巨头都很好用,但是非常封闭,它可以随时对用户进行封号或是禁言。所以我在想能不能在互联网上先做一个比较创新的事情:在现代互联网应用上直接使用DeFi、NFT、DAO、以太坊、波卡等去中心化项目。

 

链捕手:工具类产品往往很难变现,你们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

Suji:这个模式下做商业模式也挺直接的,和Compound、Uniswap的逻辑有点像,我们正在建构一个不需要任何认可的巨大网络,不需要任何传统意义上的监管,其中就有巨大的利润空间,我们跟云计算厂商等合作,用户进行交易需要付手续费或者付费解锁,这些费用都由Dimension进行价值捕获。

但是现在这样做没有意义,我们希望让用户先意识到数据的重要性,数据是他们的资产,我们提供给用户合法的技术,捍卫自己的数据资产。

 

链捕手:可以谈谈问世的几款产品具体用户量和增长趋势吗?

Suji:我们有两部分用户,一部分是清楚了解什么是Mask network并且每个功能都会用的用户,这部分有3、4万的下载,日活大概3千;另一部分是指通过互联网入口进入我们的用户,数量已经有80多万。用户增长趋势说夸张一点,一年有接近一百万的增长。

我们目标是在三年做到2000万的安装。像今年春节期间我们和Maker的合作的红包活动就吸引来了 1000 多个真实用户,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也参与了。

这些人可能并不是Web3.0的用户,也不会用DeFi去做更多的事情,但这也证明原本的互联网平台是一个入口,这个入口需要一个桥梁,即使成功如以太坊、Maker也需要这个桥梁。

02

Web3.0就是突破阻挠和限制

 

链捕手:现在社会数据隐私泄露非常普遍,很多数据其实是企业或者政府他们主动收集的,Mask Network这些产品使得互联网巨头或者政府都站在了自身的对比面。那么自从发布以来,你们与Facebook这类大企业或者政府有没有进行过什么博弈呢?

Suji:肯定会做,现在这方面不方便透露。我现在能说的是,类似于推特等软件是我们的盟友。

比特币通过10多年才达到1000多亿美元的市值,但只要扎克伯格和贝索斯联手,似乎就能够把整个行业堵死。很简单一个道理,Facebook针对我们就相当于是针对去中心化,针对以太坊、IPFS,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所以我们要和以太坊、波卡这些项目联合起来,互相之间不要过度竞争,大家一起合作,才能真正地实现去中心化世界。

 

链捕手:你们的目标是架起Web2.0和Web3.0之间的桥梁,可以谈一谈你理解中的Web3.0是怎样的吗?

Suji:所有人对Web3.0的理解都不同,我的理解是Web2.0由于一些奇怪的原因做不到的东西,互联网早期有很多美好的梦想,比如说跨境支付、三权隐私、线上治理、永久存储、开放金融、数据属于个人,但是由于各国跟一些商业组织基于自己目的阻挠成为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把现在这个阶段叫做Web2.0,将突破阻挠和限制的下一阶段称作Web3.0。

 

链捕手:我们了解到你还是反996协议的发起人之一,你认为区块链技术对个人的赋权能起到改善996工作制的作用吗?

Suji:Vitalik一直信仰和去实践的概念:数据即劳动(Data as labor)。大家都认为996运动改变生产关系,而生产关系的本质无非是劳方和资方的关系。数字世界里用户是劳方,平台和平台拥有者是资方,用户的劳方是通过创造数据付出劳动的,只有密码学能够保护数据或者保护数据转移跟交易,这个就是开放金融或者DeFi。

所以我很确信的一点是:所有人都可以变成资本家,这些码农需要拥有资本,他们就需要开源运动来帮助他们真正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而不是让大公司代表他们拥有并通过这些知识产权赚钱。我冥冥之中觉得,996运动是这个愿景的开端。

传统世界中,我们要通过法律法规去保护劳动者能够酬劳的能力,在数字世界中你要通过以太坊跟智能合约去实现。如果我们坚持这个思路前进,中心化平台也不足为惧。

 

链捕手:你身上有许多非常个性化的标签,女装程序员、反对996运动、大学辍学等行为带有些离经叛道的意味,可以谈谈你的这种反抗意识是怎样形成的吗?不过从社会层面来看,许多价值判断的存在根深蒂固,反抗行动的效果目前似乎有限,你如何看待这种情况?

Suji:这个很难说,每个人看到和相信的东西不同,比如你相信性别没有什么差别,政府跟垄断公司不影响真相的追查,所以才会做记者、参加社会运动。

我认为得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它并不是对一个东西的反抗或者背离,它是一次改革,这和我们在商业上做的事情是一致的,我们倡导用户夺回自己的数据隐私,这必然会迫使一些互联网企业巨头作出改变,这是一次互联网上的革命。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094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