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10-22 阅读数 3408

MOV:给DeFi装上发动机和安全气囊

1 、安全事件

经过2017年的疯狂炒作期以后,区块链ICO泡沫基本破灭,各大公链也在黑暗中艰难探索。

2018年6月以后,EOS上几百个菠菜游戏喷薄而出,随后又偃旗息鼓,当时的区块链行业,暗淡无光。而在另一条线上,以太坊上的分布式金融DEFI初露峥嵘,makerdao、compad、uniswap、lend、bzx、knc等一系列金融项目纷至沓来,经过两年多的发展,逐渐壮大,存储规模已达百亿。

然而近期,DEFI却暴雷不断。

2月15日,bZx团队在官方电报群上发出公告,有黑客对bZx协议进行了漏洞攻击,这一次攻击者获利2388个ETH。

2月18日,bZx遭遇第二次攻击,攻击者获得1193ETH,此次黑客是通过操纵 Oracle 价格对bZx 合约进行了“蒙骗”。

3月12日,由于美国股市及原油暴跌,ETH价格暴跌,大量贷款跌破抵押阈值,引发清算程序,部分清算人以价格0的Dai的出价赢得ETH抵押品清算程序的拍卖,导致MakerDAO出现400万美元未偿还贷款的债务。

4月18日下午, Uniswap上的imBTC遭到黑客攻击,损失了1278个ETH,价值约22万美元,此外还有大约18.37个 imBTC被0x3195c3和0x17559a开头的两个套利者以较低的价格获取。

4月19日,去中心化借贷协议 Lendf.Me 遭到黑客攻击,价值约2500万美金的加密数字资产被黑客盗走。

4月21日,DeFi平台PegNet遭遇51%攻击,4名矿工控制了70%的算力,人为抬高了与日元挂钩的稳定币价格,从而将一个11美元的钱包变成了670万美元,黑客获利659万美元。

 

2、 问题归类

 

尽管暴雷不断,仍然可以将其归类成以下几种原因。

2.1智能合约本身的安全问题

智能合约是一种旨在以信息化方式传播、验证或执行合同的计算机协议。智能合约允许在没有第三方的情况下进行可信交易,这些交易可追踪且不可逆转。简单说,就是将数字货币编入程序,当触发交易阀值,自动交易、结算。

数字货币作为一种标榜安全的程序,安全性是其立足的根本。没有了安全性,也就没有了数字货币,智能合约与传统编程序不同,是一种不允许有漏洞的程序,传统程序出了漏洞,大不了不能运行,而智能合约出漏洞,钱就没了。

然而一个可怕的现实是:没有漏洞的程序是不存在的。因此智能合约的编制对编制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像传统编程那样天马行空,将大量智能合约暴露于空气中,稍有不慎就会被黑客攻击造成巨大损失。

针对智能合约本身的安全性,主要通过第三方安全公司审计的方式来保证安全性,然而审计往往需要相当高的费用,对于初创公司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MOV从一开始就注重安全审计,经过多轮测试和审计才将程序正式发布,这一点上,MOV的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2.2性能低下导致的流动性不足

在3.12黑天鹅事件中,Makerdao的网络拥堵和高 Gas 价格导致交易延迟,并且导致故障。基于这些问题,再加上资产价值的空前下降,使价值所有者、看护者和流动资金池措手不及。预言机作为抵押品的定价数据源,虽然功能正常,但与其他所有人同样受到延误的影响。由于上述情况,触发了大量拍卖,并且那些拍卖由提交零以上小数点的投标人中标,归根结底,与以太坊的性能低下有直接关系。

比原链一主多侧的架构能将tps提高到8000,使用bycoin的用户应该已经体会到了MOV的畅快,体验上已经与中心化交易所没有明显区别,MOV为流动性提供的效率足够满足DEFI产品的需求,这里不再赘述。

在高效率的基础上,MOV采用跨链机制将多重主流资产引入,一方面,利用钱包的巨大资产储备为MOV提供生态入口,另一方面,为了增加多资产抵押的可能性,拓展了抵押的边界,此外,MOV还将引入做市商团队来增强流动性。

2.3合约调用的可组合性风险

DeFi的优势之一是可组合性,目前以太坊生态系统有MakerDAO、Compound、Uniswap这样的货币乐高。在已经建立好的代码或协议上开发,开发者可以像搭建“乐高积木”一样大大加快开发速度,而且可以利用现有用户基础,一个个项目,就像生命一样长出来,并彼此较差错落。

然而,要注意的是,DeFi的可组合性也伴随系统性的风险。可能就单个“乐高”来看,都是符合标准也没有问题的,但是在它们组合起来的时候,就会涌现出漏洞。就比如吃虾、喝啤酒都是有利于健康的,但是两者放一起,就有毒了。

一旦某个“乐高”的资产遭到攻击,比如DAI,可能会殃及利用这个“乐高”的其他DEFI项目,导致一系列资产暴跌,从而引发加密世界的系统性金融危机。

MOV从一开始就从体系角度出发对系统进行设计,稳定币机制的设计考虑了资产负债表、合格抵押品、负债和权益、稳定机制和风险转移、独特的生态场景等核心要素。

当下的稳定币项目大多是从稳定币本身出发和立项,不断讲述稳定机制和算法调控的故事,赚取代币发行或者参与借贷市场的短期利益,而不是系统的解决问题。

 

3、 MOV的意义

 

3.1资产上链-建立安全高效的链上金融体系

从基本经济学原理和MOV 基础设施建设角度出发,制定多元化抵押品框架,建设完备的稳定机制和清算体系,引入风险债券概念,基于传统金融领域风控模型和理论,全面构建一种崭新的链上现代化金融和多边贸易愿景。

3.2稳定币-建立数字与现实世界的接口。

在整体的稳定金融体系设计里,资产合成和借贷市场机制更多的是在建设一种流动性基础设施,MOV 稳定币的价值边界与流通量、流转速度、流通广度、流通多样性有关。

更多的场景和金融角色、金融联盟需要融入到生态当中来,比如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数字资产期货平台、链上支付体系等。

随着场景的不断丰富,稳定币流动性和流转速度增大,市场对稳定币的需求和借贷合成业务将会迎来快速增长期,进而促进整个稳定金融体系扩大化,MOV 也更有机会成为一种广泛在链上流通具备定价清算能力的记账单位,用于交易和支付,这将真正打开稳定币竞争发展的新格局,将更好的诠释稳定币的核心要义-清算定价权。

3.3拓展边界-连接多方应用

MOV 稳定币发行后流通将不局限于自身生态业务场景,会与更多链外第三方应用和资产金融生态对接。比如可以和传统P2P公司对接,因为MOV始终在链上可查,将使得传统P2P变得清晰透明而有更多的可信任性。想想前几年盛行的P2P借贷公司,似乎出现的太早了一点,导致夭折,如果在MOV以后出来,那么也许会是另一番局面。

在输出自身高价值资产MOV的同时,让合作的第三方生态加快MOV 流转速度,而对应的合作生态所获取的MOV 背后由四种主流高价值资产支撑,对其扩大自身业务品类和平台资产量具有直接作用。

 

4、MOV的方法

 

4.1开放的自治生态体系

以房屋建造的高度为例,木结构可以做到6米高,砖石结构可以做到16米高,砖混结构体系可以做到22米高,框架结构可以做到60米高,剪力墙结构可以达到140米高,而采用核心筒结构则可以做到800米高。

这无疑是结构体系的力量。良好的结构意味着普适、高效和稳定。

真实的世界无疑是浑沌和无序的,而区块连的意义之一,正是让这种无序的混沌状态演化到有序的状态,稳定币的意义就是将上下巨大波动的这种无序,变成稳定的有序状态,而这恰恰需要组织和体系的力量。

而自治组织的最重要的即是保持开放性,公链显然最大的特点是有开放性,而智能合约本身则是相对封闭的,因此仅仅是智能合约的makerdao等项目无法成为可以演化的组织体系,而MOV则可以不断吸取新的钱包等机构及个体加入生态,这种不断演变、强化生态的自组织性是MOV的重要特点。

4.2多方激励的并行发动机

华为的员工持股管理模式,无疑是相当成功的,员工持股阻止了大资本利用资本投机攫取劳动果实,而将利润分配给辛勤劳作的员工,极大激励了员工的工作和创新能力,这是华为成功的根本原因之一,其核心即是生产关系的优越性。

生产关系概念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第一次提出。这本是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范畴,而区块链的政治经济学本质,恰恰是对生产关系的改变。

我们知道,生产关系包括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人们在生产中的地位及其相互关系和产品分配方式三项内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并反作用于生产力。

MOV将改变各参与方的生产关系,释放参与方的生产力,并进而推动开放式金融生态的健康、快速发展。在MOV体系里,btm归全体持币者共有,而MOV不像以太坊上各种DEFI项目一样通过发行货币来攫取短期利润,而是将系统所获盈余用于对风险的干预和偿付,以及反馈给稳定系统的所有贡献者,并最重体现在btm的价值本身。

只要参与、就有激励,多方参与、多点激励,激励无处不在。

就好比动车组,前面火车头拉,后面火车头推,中间火车头又拉又推,mov给系统各个角度都装上发动机,各个参与方齐心协力,在主观上维护个人利益的同时,客观上为生态系统提供稳定支撑。

4.4 基于跨链的多资产抵押

如果抵押1000万的房产贷款600万,房价暴跌50%,那么实际房产只值500万,而却要还600万的贷款,抵押品的稳定性是稳定币的基础和稳定源头。

从makerdao事件来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单一的抵押品eth,比特股的暴涨暴跌也和单一抵押bts密不可分。抵押品种的相互独立性和稳定性对于稳定币的稳定性至关重要。

mov为了提高稳定币的稳定性,将提供多种资产,并保持抵押资产的独立性,以将抵押资产的安全性解耦,来降低系统性风险。

Mov不为跨连而跨链,而是利用跨链机制,将四种相对独立的资产类别引进系统内,包括btc、eth、usdt、btm,后期还将引入dcep,从源头上增强抵押品的和组合的稳定性。

4.5治理权与分红权分离

华为虽然100%由员工持股,但持股员工并没有因为股权而有决策权,也就是将分红权与治理权分离,防止了权利得滥用。

MOV更进一步,诠释“程序即正义”,体系里所有参与方包括持币人,都没有决策权,而只有分红权,不会通过影响稳定费率和清偿费率让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影响整个系统的健康运转,而是利用机器的数学算法约束和共识力量,来增强系统的稳定性。

4.6多级清算体系来控制风险

MOV设置三级清算体系:

1、市场套利清算。这一级风险较为局部性,且市场变化有可控回转局面,鼓励外部第三方套利者参与到流动性清算过程中,纯市场行为,有权决定竞卖标的和价格,自主对接交易市场和对手方,赚取市场差价,一个良好的清算市场离不开第三方套利者的守护,这其中体现的是理性经济人。

2、系统整体清算。此时往往系统在遭受着较高风险,全面冻结系统,第三方清算流动性不足以应付亏空,由官方清算流动和储备(做市和风险干预资金池)介入,成为最大市场套利清算者,官方也因此获得清算利润,进一步增强官方做市的动力,巩固系统安全保障,这体现的是理性经济机构。

3、风险债券清算。这是应对小概率黑天鹅事件发生时启动的终极清算模式,通过生态主体信用债的发行、竞卖、回购等机制最大程度减少用户的损失以及增强生态回暖信心,由MOV生态、联邦节点、共识节点、Bytom共同用信用铸债,抵御危机,这体现的则是群体共识带来的信任。

4.7 成体系的风险预测

风险并不可怕,黑天鹅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在风险出现之前没有预知风险,并采取有效措施来避免风险。

就像飞机在空中飞行一样,飞机会经常遇到气流扰动,通过雷达波来探测风险以后,采取绕飞、提高高度等方式,就会化险为夷,平稳穿行。

MOV的风险预测采用了基于马尔可夫链的预测模型,起自俄国数学家安德雷·马尔可夫。马尔可夫在1906-1907年间发表的研究中为了证明随机变量间的独立性不是弱大数定律中心极限定理成立的必要条件,构造了一个按条件概率相互依赖的随机过程,并证明其在一定条件下收敛于一组向量,该随机过程被后世称为马尔可夫链。

MOV即是通过动态调整参数来达到预测风险的目的,如波动指数、模型来预测风险,并根据经济周期、风险状况和市场环境及时调整。形成一套基于经验、数据、模型三位一体的全方位全天候风险度量体系,充分纳入评估来自人、系统、流程和外部事件的风险源及其损失影响。

一句话总结,MOV是一台自动预测市场的机器,并会自动调整,这其中会利用一些人工智能和经验的技术手段,而不仅仅依赖历史回测数据,来达到更好的预测效果。

 

5、总结

 

MOV通过基于跨连的多资产抵押品、将治理权与分红权剥离、利用多级清算和系统风险控制,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现代链上金融体系,来保证系统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并通过多方参与、多点激励、循环驱动、为DeFi装上安全气囊和发动机。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5966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