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3周前 阅读数 3307

Algorand顾问们(3):准“诺奖”级天才教授康·达斯卡拉基斯

人在链圈,遵从本心、顺其自然地“链赚”。我有“4PAI”计划:实在参与的“行动派”系列、兴致研讨的“随心Pie”系列、全球引智的“薏米Pie”系列、学习进阶的“学缘Pie”系列。本文是“薏米Pie”系列第17篇,敬请指正。

Algorand顾问们(3):准“诺奖”级天才教授康·达斯卡拉基斯

Algorand是由密码学先驱、图灵奖得主、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西尔维奥·米卡利(Silvio Micali)创建的科技公司,旨在解决“区块链不可能三角问题”,以去中心化、可延展性和安全性的特色技术,赋能“无摩擦金融”,支持“无国界经济”。作为基于纯粹的权益证明(PPoS)、无需许可、即时交易终结、没有分叉的明星公链,Algorand于2019年6月主网上线、同年11月推出Algorand 2.0协议,显示了强大的技术实力和卓越的网络性能。

“谋定后动,知止有得”。得益于创始人米卡利教授的个人魅力和学术声誉、Algorand公链的技术实力与卓越性能,Algorand成功邀请了13位多领域、多学科的学术与实践大师级专家作为顾问,借力外脑共谋事业发展。按Algorand分类,其中顾问5人、科学顾问4人、数字代币顾问4人。笔者撰写《Algorand顾问们》系列文章,介绍与Algorand结缘、为新兴区块链领域贡献才智的大师们。

作为《Algorand顾问们》系列第3篇,本文介绍Algorand科学顾问康斯坦丁诺斯·达斯卡拉基斯(Constantinos Daskalakis),39岁的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致力于计算理论与博弈论、经济学、机器学习、遗传学等交互融合,未来大概率获得图灵奖乃至诺贝尔奖的希腊裔天才教授。

学术谈:潜力无限的计算理论大家

Algorand官网上,很简洁地介绍:“康斯坦丁诺斯·达斯卡拉基斯教授,算法、博弈论、机器学习和统计学领域的世界级专家。”不过,这位年轻的科学家在4位科学顾问中名列第一位,排在图灵奖得主Shafi Goldwasser教授和美国“三院”院士Maurice Herlihy教授前面。他有怎样的成就和资历,能够在成就卓著的前辈学者中据此要位?!

Algorand顾问们(3):准“诺奖”级天才教授康·达斯卡拉基斯

达斯卡拉基斯现任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学院(EECS)的教授,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CSAIL)的成员,这是信息和决策系统实验室(LIDS)和运营研究中心(ORC)的附属机构。他也是麻省理工学院数据科学基础研究所(MIFODS)的研究员。

达斯卡拉基斯2004年在希腊雅典国立技术大学(NTUA)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完成本科学业,2008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在伯克利最后一年,达斯卡拉基斯就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工作offer,但他推迟了一年,2009年在微软研究院先做博士后。他说:“在来到麻省理工学院之前,我真的花了一年时间来考虑下一步我想做什么。”

自2009年起至今,他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和科研,历任助理教授(2009-2011)、X-Window联盟助理教授(2011-2012)、X-Window联盟副教授(2012-2015)、副教授(终身制,2015-2018),2018年至今任教授。在人才济济的麻省理工学院,作为“外来客”,可谓步步领先。

Algorand顾问们(3):准“诺奖”级天才教授康·达斯卡拉基斯

达斯卡拉基斯的研究,主要是致力于计算理论及其与博弈论、经济学、概率论、统计学和机器学习的交互。经过多年富有创造力与艰辛坚韧的努力,他解决了纳什均衡的计算复杂性、多物品拍卖的数学结构和计算复杂性、以及机器学习方法(如期望最大化算法)的行为等长期存在的开放性问题。同时,他获得了在高维环境下进行统计假设检验和学习的计算和统计有效方法,以及描述高维分布的结构和集中特性的结果。

其中,有关纳什均衡的计算研究、最优多物品拍卖机制研究等,都是未来竞争诺贝尔奖和图灵奖的强有力成就。难怪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埃瓦·塔多斯评价:“我真想不出还有谁在如此多领域都是领导者和有影响力的人!”

达斯卡拉基斯获得过多项重量级奖项。因为研究成果“改变了我们对市场、拍卖、均衡和其他经济结构中基本问题的计算复杂性的理解”,他获得2018年国际数学联盟(IMU)的罗尔夫·涅瓦林纳(Rolf Nevanlinna)奖。这是国际数学界最负盛名的奖项之一,与菲尔兹奖章一起每四年颁发一次,授予一位在计算机科学的数学方面做出重大贡献的40岁以下科学家。CSAIL主管丹尼拉·罗斯评价说:“Costis将惊人的精湛技术,与选择处理既基础又复杂问题的罕见天赋结合在了一起。”

他的博士论文《纳什均衡的复杂性》,因为在纳什均衡的计算复杂性方面所做的贡献,他与博士生导师Goldberg和Papadimitriou一起获得博弈论学会2008年的博弈论和计算机科学 (Kalai)奖 。获奖评价是:“这篇论文在计算纳什均衡的复杂性方面做出了杰出的理论和技术贡献。它还强调了构建实用算法的必要性,这些算法可以有效地计算博弈的重要子类的均衡。”该论文还获得了2008年ACM博士论文奖、2011年暹罗杰出论文奖。

达斯卡拉基斯的其他奖项和荣誉还包括:2007年微软博士研究生研究奖学金、2009年NSF职业奖、2010年斯隆基金会奖学金、2011年麻省理工学院鲁斯和乔尔·斯皮拉杰出教学奖、2012年微软研究院院士奖学金、2017年谷歌教员奖、2018年Simons调查员奖、2018年ACM Grace Murray Hopper奖、2019年博多萨基基金会杰出青年科学家奖、2019年麻省理工学院EECS弗兰克快速教师研究创新奖。他还获得了2006年、2012年和2013年ACM经济学和计算会议的最佳学生论文奖和2013年ACM会议的最佳论文奖。

浪漫说:揭示遥远真理的计算诗人

“揭示遥远真理的计算诗人”,这是著名《量子》杂志对达斯卡拉基斯的评价。一位五官雄伟、黑发粗壮,身高1.85米的典型希腊美男子;更是一位冉冉升起的世界科技新星,当时他刚刚获得了2018年国际数学联盟罗尔夫·涅瓦林纳奖。

达斯卡拉基斯的研究方向,是处于数学和人类行为研究之间的交互界面,这并非偶然。他是雅典两位高中教师的儿子,父亲教数学,母亲教希腊文学和历史,他的童年不仅沉浸在科学中,也沉浸在古希腊哲学家和剧作家以人类为中心的思想中。他说:“这是我身上非常重要的遗产。令人鼓舞,让人谦卑,这是一项重大责任,也是一项挑战。”

少年的达斯卡拉基斯,经常与哥哥尼古拉斯着手一个又一个项目——钻研父亲的数学课本,创作漫画书,甚至试图推导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当他读三年级时,父亲买了一台早期Amstrad电脑,达斯卡拉基斯彻夜未眠,试图弄清楚它是如何工作的。“我告诉我父母,‘我知道我必须睡觉,但这很重要!’”父母破天荒允许他熬了一夜。

初中时,他参加了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并获得了全国第二名。从那时起,他就被视为拥有非凡数学前途的学生。高中毕业阶段,他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在全国排名第五,如愿进入著名的雅典国立技术大学攻读电气和计算机工程专业。大学阶段,除了一门课程外,他的其他课程都取得了完美成绩,这在该校近200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知情人评价:“问起每一位教过Costis的老师,都会记得他,即使是20年后。”

达斯卡拉基斯大学毕业后很容易找到一份高薪工作,那是2004年,希腊经济蓬勃发展。但他并未考虑,“我在寻找机会做一些有创意的事情”。他发现自己的本科学习大多没有什么启发性,不过2003年奥纳西斯基金会组织的暑期课程让他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学习方式。该活动以计算机科学与经济学的关系为中心,几位杰出人士来讲学。“我以前无法接触到这种人,这是一次令人大开眼界的经历!”

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克里斯托斯·帕帕迪米特里奥教授的演讲,给他留下了特别深刻印象。教授讨论了纳什均衡的计算问题。纳什均衡是博弈论和经济学的核心概念之一,由曾经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的数学家约翰·纳什开创,最终赢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纳什证明之后的几十年里,研究人员试图找到一种有效的算法来计算所有可能的纳什均衡,但都失败了。研究纳什均衡问题已经20年的帕帕迪米特里奥教授,在这次演讲中确信失败的原因是不存在有效的算法,“坦白说,在内心深处,我没想到会解决这个问题。”达斯卡拉基斯当时也不会想到,这个课题后来成为了他的博士论文选题。

Algorand顾问们(3):准“诺奖”级天才教授康·达斯卡拉基斯

(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纳什教授合影)

达斯卡拉基斯决定申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去做帕帕季米特里奥的研究生。2004年秋天,他如愿来到了伯克利。多年来,帕帕季米特里奥曾经指导他最有才华的几个学生尝试过纳什均衡问题,但都没有成功。然而,达斯卡拉基斯热切地拥抱了它,“我在找一些有挑战性的东西”。帕帕季米特里奥也很快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教授回忆:“也许和以前一样不可能有结果,但我有种感觉,我们在撞新墙,而不是旧壁!”

达斯卡拉基斯对纳什均衡问题的解决方案,让他在理论计算机科学界一举成名。2008年,当他获得了美国计算机械协会博士论文奖时,整个希腊为他兴奋。关于他获奖的博文在网上疯传后,希腊总统邀请他回访祖国,希腊电视台一次又一次播放有关他的纪录片。“他基本上就是希腊的摇滚明星,”在斯坦福大学从教的当年同学拉夫加登回忆,两人有一次去波士顿的一家希腊餐馆,驻场音乐家竟然为他疯狂,停止演奏,大叫:“天哪,那是科斯蒂斯·达斯卡拉基斯!”

在研究生院取得成功后,达斯卡拉基斯很快成为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开始为自己的研究生提供建议。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马修•温伯格当年是达斯卡拉基斯的第一批博士生,有一次温伯格到达斯卡拉基斯办公室讨论修改自己的一篇论文,温伯格回忆:“我记得他有礼貌地说,‘好吧,那很好,但我认为我们应该更雄心勃勃一些!’

这意味着,达斯卡拉基斯想要解决多品拍卖这个30年来基本上没有任何进展的问题。1981年,现就职于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罗杰·迈尔森(Roger Myerson)解决了如何设计单品拍卖以使卖家的收入最大化的问题,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但许多交易涉及多个项目,在这些情况下,就理解其结构难度而言,单品拍卖和多品拍卖之间存在巨大鸿沟,几十年来,没有人能想出最佳的方案。

2012年,达斯卡拉基斯和学生温伯格、Yang Cai开发了一种算法,可以有效地找到多物品的最优拍卖设计。之后几年里,达斯卡拉基斯和他的两个研究生艾伦·德克尔鲍姆和克里斯托斯·扎莫斯,在只有一个买家的情况下进一步推动了这一分析。

温伯格教授评价自己的导师达斯卡拉基斯只对“影响巨大”问题感兴趣,达斯卡拉基斯的态度一直是这样的:“这里有尚未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疯狂的、难以解决的,但也是有非常的影响力。必须有人去做,那么,就让我们来改变它吧!”

近年来,达斯卡拉基斯教授一直在使用高维统计来研究机器学习的理论基础。特别地,他在寻求一种称为生成性对抗性网络的机器学习方法,使用博弈论来训练一个神经网络,与另一个正在玩游戏的神经网络进行竞争。而且,他与哈佛医学院神经科学家的哥哥一起,探索使用数学模型来识别各种神经精神疾病的致病基因,这是一个兄弟俩都感兴趣的课题。虽然两人的知识体系各不相同,不过达斯卡拉基斯相信合作会取得成功,“因为我们都非常关心如何将我们的两个领域结合起来。”

达斯卡拉基斯教授在研究计算遗传学、概率论和机器学习的课题,也一直努力推广在拍卖设计上的成果。对跨学科研究,作为世界级科学家,达斯卡拉基斯有精彩的诗意化观点,令人大开眼界:

“计算机科学的审美观是,‘给定一个问题,我要寻找一种算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实例’。经济学的美学观是,‘给定一个问题,我想了解这个问题不同实例的解决方案的结构,我想对这些方案的结构作一个普适性陈述’。在经济学和计算的交互界面上,你必须平衡这两种美学。现在,我们正试图将更多的经济学美学引入我们的工作中。”

每天与希腊诗圣相伴

在麻省理工学院官网的个人网页结尾部分,达斯卡拉基斯教授引用了希腊现代派诗人康斯坦丁·卡瓦菲(Constantine Cavafy)的一首21行诗《The Satrapy》。

卡瓦菲是二十世纪初期希腊著名诗人、现代希腊诗歌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西方诗坛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创作严肃,发表的几乎都是短诗,很少超过一页,题材多涉历史神话,或哲理和个人感情的抒发,显示出独特的风格。

《The Satrapy》写于1910年,卡瓦菲讲述的是一个无名的人,他“为优秀而伟大的作品而生”,但在遭遇了渺小和冷漠之后,他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来到了波斯国王阿尔塔薛西斯的宫廷。国王把总督(省长职位)授予他,但他的灵魂,“为其他事情哭泣……来之不易的、不可估量的成功;广场、剧院和桂冠”——所有这些都是阿塔克塞克斯不能给予他的。卡瓦菲问道:“你在什么地方能找到这些东西呢?没有这些东西,你能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Algorand顾问们(3):准“诺奖”级天才教授康·达斯卡拉基斯

对达斯卡拉基斯来说,这首诗就是一个护身符,保护他不受卑鄙动机的影响,不会停下来揭示遥远的真相。“如果你愿意,这是一个道德指南针,”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想不断地提醒自己,你正在为一些高尚的想法服务,当你做决定时不要忘记这些!”

The Satrapy

What a misfortune, although you are made

for fine and great works

this unjust fate of yours always

denies you encouragement and success;

that base customs should block you;

and pettiness and indifference.

And how terrible the day when you yield

(the day when you give up and yield),

and you leave on foot for Susa,

and you go to the monarch Artaxerxes

who favorably places you in his court,

and offers you satrapies and the like.

And you accept them with despair

these things that you do not want.

Your soul seeks other things, weeps for other things;

the praise of the public and the Sophists,

the hard-won and inestimable Well Done;

the Agora, the Theater, and the Laurels.

How can Artaxerxes give you these,

where will you find these in a satrapy;

and what life can you live without these.

Constantine P. Cavafy(1910)

(本文图片来自公开网络)

(END)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5340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