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4周前 阅读数 3099

Filecoin矿机代理商:我是怎么卖出几百万“假矿机”的?

作者:黄雪姣,来源: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原题《2020,资本圈押宝Filecoin挖矿》

 

 

最近,Filecoin 有两件备受关注的事,一是官方卖硬盘,二个是测试网曝出“代币无限增发漏洞”。

无论好坏,都在向人们传达一个强烈的信号:相比于前两年的“龟速”进展,如今的 Filecoin 进入了生态链快速完善期:从测试代码,到推出多版本客户端,再到市场方面 Coinbase 等多款钱包支持其代币 FIL,以及多个币圈项目和基金宣布进军 Filecoin 挖矿。

总之,Filecoin 火了,除了它自身“争气”外,很多人也说是因为今年缺热点(本质是缺乏赚钱效应)。

在一级市场,人们太久没看到募资的优质新项目,偶有一些项目上所/IEO,也不复往日十倍神话。二级市场中,比特币的“减半效应”被反复炒作,不少人开足杠杆“迎接牛市”,不料先被大暴跌清洗出场。至于矿圈,在多轮暴跌行情、区块奖励减半、丰水算力不断上涨的强压下,许多矿工已然濒临亏损。

人们不断寻找新的造富机器。重仓以太坊2.0 是一个,开挖曾经的“币圈顶流”Filecoin 则是另一个。

相比于 2018 年就蜂涌购买Filecoin矿机的“先行者”们,今年入场的投资者来得晚了,但更显聪明。

2 年前,Filecoin 矿机市场假货遍地、资金盘横行,在错误的时机入场的投资者,难免要成为炮灰。

 

2020,资本圈角逐Filecoin

 

Filecoin 挖矿,无疑是资本圈近期的一个热点。

2020 年 4 月,Filecoin 挖矿方案提供商“1475”宣布获得 HashKey Capital、分布式资本、伊默资本注资,投后估值 4 亿人民币。

至 5 月底,Odaily星球日报获悉,早前曾获建元基金、分布式资本投资千万美元的企业级加密资产服务商 Keystore,也已低调入场,定位同样是 Filecoin 挖矿方案提供商。

另据某币圈基金合伙人 Bryce(化名)透露,基金拟投资千万级资金试水Filecoin挖矿,当前正在考察头部矿商。

嘉楠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在 5 月底的一次活动中公开表示,PoW 已进入门槛相对较高的阶段,分布式存储开辟了(哈希)算力之外的新战场,嘉楠正在关注 IPFS 及 Filecoin 矿业发展。

5 月 29 日,头部显卡矿机厂商熊猫矿机联合创始人杨笑表示,公司今年将重点布局 Filecoin 挖矿赛道……

自 2017 年以来,Filecoin 这颗闪耀一时的新星,因为项目代币、矿机长时间处于“空气阶段”,一度吸引骗子无数,让传统币圈、矿圈皆对 Filecoin 挖矿望而止步。

如今,Filecoin 仍未落地,但人们对 Filecoin 挖矿的认知和参与意愿已悄然改变。

这一切,要从 6 年前说起。

2014 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 Juan Benet(胡安·贝内特)带领一群高材生们,创建了一种旨在替代 HTTP 的协议——IPFS(星际文件系统)。

HTTP 是互联网上应用最为广泛的网络传输协议,IPFS 可以理解为 HTTP 的分布式版本,其工作流程为“将文件碎片化、并加密——上传到分布式节点完成数据存储—再从分布式节点调取、合成、解密到需求节点——完成数据读取”。

和区块链类似,“分布式、抗审查、更开放”是IPFS最大的卖点。

为了推动这一开源协议的应用,2017 年 6 月,Juan 团队(也即 Protocal Labs,协议实验室)发布了新的分布式存储协议 Filecoin,想通过加入经济激励制度,来提升分布式存储的实现/采用。

这一想象空间够大、兼具天时(ICO 狂热时期)与人和的项目,一经推出便从 9 家知名投资机构募集了 5700 万美元,包括红杉资本、联合广场风投、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Winklevoss Capital 等。

在随后的公募中,虽在 Filecoin 只在合规融资平台 Coinlist 上、面向合格投资者(年收入在 20 万美金以上)筹资,将无数散户拒之门外,但仍在一个月内筹集了 2.05 亿美元,成为当时史上最大 1CO。

团队、资方硬核、募资的火爆以及资金雄厚,让 Filecoin 未上线先火。

那些没能参与 1CO 的人,便想到通过 FIL 期货、矿机来淘金。

Gate.io、LBank 等交易所先后上架期货 FIL,在牛市时价格暴涨一度暴涨 1.5 倍。

在硬件市场,“空气项目”Filecoin 的实体矿机也陆续推出。

Filecoin 总数为 20 亿枚,其中,70% 分配给矿工,15% 给开发团队,10% 给投资者,剩余 5% 给 Filecoin 基金会。团队和基金的代币共 20% 分 6 年线性解锁,投资者的 10% 有 6 个月至 3 年不等的解锁期,因此,早期的流通代币将主要通过挖矿获得。

Filecoin 的挖矿算法是独特的 PoC 机制,也即通过投入存储容量来争夺记账权和存储费用。PoC 的包含两个部分:

  • 复制证明(PoRep),用以验证矿工已按要求存储文件;
  • 时空证明(PoSt),即不断生成复制证明,以证明矿工一直存储了该文件。

完成这两步的矿工将能争夺出块权。

对于 Filecoin 矿机而言,考验的是其存储、转移数据的能力,比如存储的总量,检索的速度,传输的带宽、延迟等。Filecoin 矿机组件通常包含 CPU、GPU、主板和硬盘,类似于一台高配的电脑外加一块硬盘,不似比特币的 ASIC 矿机那般需要定制芯片。但不同硬件的成本和效率不同,因此,如何配置高可用的矿机仍旧是门学问。

矿机厂商由此产生。

最先嗅到商机的是华强北的电脑组装商。

在别处,隔行如隔山,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但对精确踩上每一波硬件浪潮的华强北人来说,从移动互联网早期的山寨机到 2017 年币圈牛市的矿机,没有他们不“倒腾”的硬件。

Filecoin 项目有人气,市场对 Filecoin 矿机有需求,在尝过倒腾矿机的暴利后,华强北的商人们希望Filecoin能再创辉煌。

更爽的是,他们经销比特币矿机时,只能赚一道中间商的钱,在生产销售 Filecoin 矿机这件事上,可以赚两个环节的钱。

于是上游供应链和部分厂商就此诞生了,他们甚至不在乎生产的是矿机还是废铁,也不管能不能挖到币。

自 2018 年开始,数以百计的 Filecoin 矿机先后涌现,如今能叫得上名的就有十几家,更多的则在“私域流量”中隐秘贩售。

下图为“超哥区块链学习笔记”在 2018 年中统计的厂商和矿机。

Filecoin矿机代理商:我是怎么卖出几百万“假矿机”的?

截图来自:超哥区块链学习笔记

毫无疑问,这些绝大部分都是假 Filecoin 矿机。

6block石榴矿池首席架构师“币圈李白”从两方面来进行判断。

从逻辑上而言,Filecoin 官方在 2018 年 6 月才开始在 Github 上提交代码,并且直到今年 6 月才敲定挖矿方案,“那么 2 年前随意配置的矿机怎么正常工作?”

再者,从当前主网要求的硬件配置看,一台普通的 Filecoin 矿机至少需要配备 AMD CPU、1TB 的 SSD(固态硬盘)、128GB 的内存,光是这些配件的成本都不低于 6000 元。反观上述矿机,售价介于 2000-6000 元之间,是怎么达到基本配置的?

对此,目前仍在运营的星际大陆员工表示,这款机器,没有一台机器能单独挖矿,只能参与集群、作为一个存储节点参与。另外,“产品没怎么卖、很早就下架了。”

彼时,市场上也有部分价格在 5000-10000 元的矿机,但一位 Filecoin 矿机厂商负责人指出,其可用性也要打个问号。

该负责人表示,这些矿机多为家用网络存储设备(即 NAS 机),采用 ARM 架构,配置低、不足以支撑算法运行;在搭建集群时稳定性亦没有保障,不适合用来挖 Filecoin。

如果你买了这些矿机,也许你不禁会想,性能差一些就差一些,大不了少挖点。

不过,据“币圈李白”了解,低配矿机会导致挖矿效率低,运算过慢,而官方对挖矿速度设有最低门槛,一天要运算完挖矿的三个阶段,否则无法被系统成为有效算力、竞争出块。

但就是这些假的离谱的矿机,曾风靡一时、吸金无数。

以唯一一款被警方立案查处的“蜗牛矿机”为例,据第一财经报道,从 2018 年 10 月到 2019 年 2 月,该公司以 Filecoin 矿机的名义,向数千人贩卖了近 30 万台“蜗牛星际服务器”,仅 5 个月就骗到 20 亿元。

“蜗牛矿机”不过是冰山一角。随着 Filecoin 主网的上线,更多假矿机将显出原形。

有人可能要问,挖矿看起来并不是个常规、易懂的投资项目,假矿机何以圈到这么多钱?

 

我是怎么卖出几百万“假矿机”的?

 

问题正是出在 Filecoin 的“新”上。盘圈操盘手们利用人们对专业领域的信息/认知差,鼓吹明星项目将带来丰厚回报,吸引币圈或是混迹盘圈的投资者。

阿biang 是其中某款矿机的代理商(也称“城市节点”)。他常年以“投资项目”为生,2017 年赶着币圈牛市在 1CO 浪潮中赚了一些钱,但遗憾的是没赶上 Filecoin 这个天王级项目。

因此,当阿biang 发现能通过买卖矿机、运行机器的方式参与 Filecoin,他认定,这是个上车的机会。

在对各家矿机厂商的基本面进行一番研究比对后,阿biang 决定投入全部身家数十万元,购买 40 台某厂商的矿机、取得一级经销商资格、拿到最低进货价。

对于阿biang来说,该厂商的吸引力在于有实体公司和产品可供考察,营销、运营模式十分成熟。

一面,该厂商会带代理商到公司参观、提供培训授课;另一面,会在线上投放软文、玩机视频等打造品牌,在线下,则通过定期举办会销来帮代理商进行销售。

Filecoin矿机代理商:我是怎么卖出几百万“假矿机”的?

Filecoin 矿机经典文案

更极致的品牌打发则是花钱请名人站台。譬如,上述蜗牛矿机居然在一次会销上请来了“胡润榜单”的创始人胡润,称要合作创建 CAI 百富榜,来间接为项目背书。

CAI 可以理解为蜗牛矿机团队做的一条 Filecoin 仿链,购买蜗牛矿机可“一机双挖”CAI 和 FIL。

Filecoin矿机代理商:我是怎么卖出几百万“假矿机”的?

图为胡润参加蜗牛矿机(CAI)活动

一机双挖也是个经典的营销策略,其逻辑顺畅(在 FIL 上线之前先挖某个小币种,实现收益最大化),但为了卖矿机而创建的代币,可想而知 K线会是何走势。即使代币不是矿机厂商所发,而是类 Filecoin 的 PoC 项目代币,从基本面到代币价格也未见相较优质的项目。

但矿机买家们却对一个个“套路”信以为真。

据阿biang 观察,通过线上线下导流而来的客户,老年人居多,许多之前都曾加盟投资过互联网项目,或是炒币,或者干脆玩的就是盘圈项目。

“尽管大家不懂什么文件和数据存储,但 Filecoin 有个天然优势是项目团队、资方都很靠谱,网上到处都是它的资料介绍,和那些真真假假的项目不一样,推销它比推一个全新的小项目容易多啦。“阿biang 介绍道。

阿biang 发现,他们和自己一样,没有什么好的项目可投。

“都相信翻倍的暴富神话,所以大市场的投资机会,比如股票基金理财之类的肯定看不上,看到 Filecoin、能参与进来,就觉得自己的好运是不是要来了。”

当被问及是否向这些新手提示了项目主网延期、矿机无法交付等风险时,阿biang 连连摆手。

“你不知道,卖这个,要尽量避免去提示风险。收益是要说的,而且必须要去宣传高收益。“

包括阿biang 自己,也是被“城市节点”的收益吸引。

成为“节点”后,进货价在几千一台的矿机可以卖到 1 万左右,利润颇高,这是硬件的一次性收益;第二道收益则是挖矿分成。因为挖矿本身的专业性,普通客户购买矿机后几乎无法自己运维,因此厂家多提供从产到挖的一条龙服务,至于收费,主要通过收取客户挖矿产出的一定比例代币。

在经营 3 个月后,据阿biang 介绍,矿机价格甚至硬生生涨了两三千。当然,这和成本无关,只是一种“营销手段”。

“降价了就不好了,那就说明你这个资产在贬值,涨得越厉害越好,所以我们的价格都会呈阶梯形往上调。货还是同一批货。”

抬价还能造成先入场的成本低于后入场的“错觉”。据全天候科技报道,蜗牛矿机的营销策略里就有一项是发调价通知,“矿机每台上涨 3000 元”,导致诸多投资者在价格上涨前夕大量囤积机器。

据阿biang 观察,2018 年是 Filecoin 卖得最好的时候。

“类似的会销有很多,来的人也很多,而且经常连跑几家厂商做考察,和币价正在下行的币圈感觉完全是两重天。”

 

“这行当呆不下去了”

 

如果一门生意的维系主要靠认知差、不透明,随着信息的流动,它很可能无法长久。

同行竞争难免相互揭批,外加外界的关注,公开质疑 Filecoin 矿机的声音越来越多。

同时,这个已经在币圈、盘圈横扫一年的项目,流量似乎也已见顶。“信的人越来越少,不像以前每场都能转化几个客户。”

至 2019 年 2 月份,预期上线的主网第二次延期(Filecoin 最早的计划是和 EOS 一样,在 2018 年 6 月上线主网),也给了诸多代理商、投资人以不小打击。

阿biang 也是从那时起开始怀疑,“这项目是不是哪儿出了问题”。

“刚开始上道时也怀疑过,这些矿机就像印钞机一样,各种的高收益显得不现实。但既然选择了(卖)它,就说服自己这是真的,往坏了想这落差感让人无法接受。”

但如今,想到没人能保证下一个上线日期不会被“鸽”(主网不上线,自己的托管收益也就无法兑现),以及蜗牛矿机警示的风险和“行业红利见顶”,阿biang 的信念开始动摇。

在打了几个月退堂鼓之后,阿biang 正式退圈。

“顾客不买单、利润薄,对这个东西也没底、搞不好会出事,呆不下去了。”

随后,阿biang 的几个同级代理和半数下级代理也陆续离场。曾经活跃的几十家同行,也渐渐没了消息。

即使是上述在 Filecoin 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十大矿机品牌”,大部分也已经没有踪影。

Odaily星球日报逐一查看其官网,发现大部分网站已经无法打开,能打开的网站中,只有星际大陆还在继续出售Filecoin矿机,另一家“玛雅矿机”官网则已转行卖上“以太矿机”,但通过其留下的公众号和微信号,均无法联系上官方人员。

Filecoin矿机代理商:我是怎么卖出几百万“假矿机”的?

截图来自:玛雅矿机官网

就在一众资金盘作鸟兽散时,Filecoin 项目却取得了喜人的进展。

 

新人进场,“良币”能否驱逐“劣币”?

 

2019 年 12 月 11 日,Filecoin 开放测试网,各路矿工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试验场。尽管测试网挖到的代币没有价值,但 1475 等矿机厂商仍纷纷参与测试,寻找 BUG 并完善 Filecoin 网络。

至 5 月 15 日启动第二阶段测试时,Filecoin 进行复制证明挖矿的速度提高了 2 倍,各项代码也得到了可行性验证。官方预计,如无意外主网将在今年 7 月底到 8 月中旬上线。

从延期两年到指日可待的 Filecoin,不仅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人们的论调也开始转向,而 Trustwalle 等钱包则用实际行动宣布对 FIL 的支持。

“币圈李白”清楚地记得,当时,团队正处于研发 HandShake(HNS)ASIC 矿机的尾声,市场上突然出现一些研究 zk-SNARK 零知识证明的技术团队。经了解,原来这些人都是 Filecoin 矿机厂商。

在 Filecoin 项目中,zk-SNARKs 可实现的效果是,验证者在不查看矿工存储的具体文件的情况下,仅凭 zk-SNARKs 的证明结果,就能判断矿工是否诚实地复制和保存了用户的文件,由此即节省了消耗,又能保护用户隐私。

因此,在证明(挖矿)过程中有效地运行 zk-SNARKs 部分,是对 Filecoin 挖矿软硬件的基本要求。

但碍于密码学技术过于精深,平时少有人涉猎,因此不少团队几乎是“现学现用”的。

“币圈李白”和他的团队此前曾开发过一个 Layer 2 的隐私协议,对 zk-SNARKs 较为了解,于是在结束 HNS 矿机研发后果断进军 Filecoin 矿机制造。

当然,做自己所长只是小部分原因,李白团队看到更大的机会在于,Filecoin 承载着一种颠覆传统的希望,经过 3 年的潜心研发,终于进入生态链条成型和爆发的前夜。尽管有风险,但为了这样的一个天王级项目赌一把,值得。

决定试水挖矿的还有 Keystore。这家以安全存储私钥为核心业务的公司,一直在研究如何更好地提供信息防护、数据隐私和安全存储。

“决定进来,不仅是 Filecoin 和我们的业务规划有直接的耦合,更主要的是看到了广阔的市场需求。”Keystore 市场总监贾旭东告诉Odaily星球日报。

从 1 月份到现在,Keystore 团队接触了不少想挖 Filecoin 的机构用户,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 Filecoin 的公/私募投资人,他们仍看好 Filecoin,而挖矿是以较低成本获取 FIL 的方式,因此挖 Filecoin 可以理解为继续加仓。

另一类则是少数比特币大矿工。

注意“少数”这一定语。大部分比特币矿工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拒绝 Filecoin。最大的一个原因在于比特币矿工几乎不挖其他币种,加上 Filecoin 挖矿曾以资金盘闻名,更是让许多矿工不屑一顾;也有不拒绝新币种,但对 Filecoin 分布式存储业务持质疑态度的,认为其可能会像 TON 一样遭到监管打压;还有就是保守型矿工,因为 Filecoin 挖矿早期没有一个可靠的投资收益模型,让其望而却步。

但总有偏好风险的矿工,会把自己的小部分资产拿来“投资趋势”。

实际上,聪明的矿工应该都已意识到,在区块减产、币价长期横盘但参与者不断加注的当下,比特币挖矿也有天花板,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亏损,和投资 Filecoin 挖矿可能并无两样。

Odaily星球日报在采访中见到了一家投资过亿的矿场,准备将 10% 的资金放到 Filecoin 挖矿中。这一规模的资金对于现在的 Filecoin 挖矿市场来说不算小,目前其正在和头部矿机厂商洽谈合作。

机构级新矿工、新矿商涌入,对于此前混乱的 Filecoin 挖矿市场来说,无疑能带来“良币驱逐劣币”的正向促进。

以石榴矿池为例,其在二测启动时开始参与挖矿,凭借不到 10 台矿机的配置,便冲入了 Filecoin 算力榜的第 9 名。其中,单台矿机每日累计算力可达 300GB,相比于算力榜上一些算力仅为 200GB 的矿机,有一定提效优势。

5 月 21 日时,石榴矿池突然将其硬件方案公开,引发社区关注。

如前所述,自 2018 年以来,Filecoin 厂商就开始售卖各类矿机,又因为是期货,因此 Filecoin 矿机对于投资者而言就像黑匣子一样不可知。

石榴矿池公布硬件方案的初衷在于为普通投资者、一些不够专业的厂商提供参考。就像矿池软件开源能刺激更多矿池诞生、促进算力去中心化一样,Filecoin 矿商们藏着掖着两年的硬件方案被公开,于行业而言无疑利大于弊。

生产研发机器是为矿机厂商的赚钱之道,方案即已开源,大家要比拼的就变成了软件、运维服务的可用性和成熟度等,由此刺激行业的纵深发展。

只可惜,草草入场的阿biang 和他的客户没能赶上这样的好时候。

退出之际,阿biang 算了算自己参与了一年的收获。“不算未来托管的收益分成,单卖硬件是赚了一笔钱,但那几十台矿机还没开始产币、也没转手,所以忙活了一年,也只是赚了个‘套牢’。”

Filecoin 主网上线在即,他对自己的矿机能够挖到FIL心里没底,“大不了就把硬件 6 折卖了”,阿biang 思忖着。

但厂家能够交付矿机还是个未知数。两年前收取的资金,是否用于购置矿机,有没有运营亏损和超卖,都是风险点。

可以想象,Filecoin 的上线将牵出一批“蜗牛矿机”骗局,届时,投资者们踏上的这趟“暴富列车”将向悬崖驶去。

阿biang 既是传销者也是受害者,他感慨良多。但对于维权,他不抱任何希望。

“买卖合同上都写着的,这个机器售出不退,除非挖不了币,到时如果厂家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少量的币发给你,就说是机器挖的,你也没什么办法。”

更多的平台则是已经停摆,项目方进入长期失联状态,譬如上述言及的玛雅矿机。而且,距欺诈发生已有两年,用户是否有意识地保留了证据呢?真要维权,这些情况都不乐观。

最后,阿biang 建议正在寻找时机进场的投资者,对于这类高风险项目,永远不要 All In,量力而行,而且等项目上线了再加入也仍是早期投资者,不要担心赶不上车,也不要轻易有“信仰”。

“投资就是投资,要看回报、要控制风险。”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0963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