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6-08 阅读数 3160

国金公链:明修「区块链」,暗度「币生意」

作者:JX kin

来源:蜂巢财经

 

“国金公链是国家战略平台,是生态,有多个侧链组成。”

添加刘磊为微信好友后,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他就主动介绍起项目。刘磊自称,他只是一个国金公链的共建者,目前在杭州。

这个号称“中国第一公链”的项目,早在2018年下半年就在微信群中推广,去年,“国金公链已经拿到国家合规牌照在运营”的说法流传在推广群中。

推广什么?简而言之:节点,名曰“通证积分”的GOS,以及各种国金公链侧链项目的“通证积分”。

尽管叫公链,但国金公链明确表示,不开源,白皮书里也没有公示共识算法。尽管有节点,但节点不需要布置服务器,想当节点,花钱买下名额,在各地开分公司即可。买了节点,便有了GOS。

国金公链的一系列运作方式都突破了区块链的普世概念,但这并不妨碍它面向投资者,持有GOS及其侧链通证积分的人自称“共建者”。

GOS会进入二级市场交易,但不会上币圈交易所,因为不合规,要等国家队。这是投资者、推广者坚信的说法,也是他们在场外点对点买入“积分”的原因。

的确,国金公链在首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清单”中,但负责登记备案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多次表示,“备案仅是对主体区块链信息服务相关情况的登记,不代表对其机构、产品和服务的认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显然,国金公链并非没有商业目的。不久前,投资者群里流传着“国金公链已经成为国资委下属央企”。而国资委的企业名单里,并没有它的身影。

 

看不见区块链的国金公链

 

国金公链又上线了一条“侧链”。官方公众号显示,5月30日下午,“2020国金消费资产总链全球发布会”在浙江义乌举行。

官方称,这是国金公链生态系统中的一条侧链,针对的是“万亿级高净值家庭消费需求和资产双重属性的特殊商品”。简单说,要把一些类似于白酒、房产等既是消费品也具备资产属性的商品上链。用户购买资产包的同时,可获得国金生态通用积分GNA,“越消费、越增值”。

至此,国金公链的侧链已经至少5条“侧链”,除了消费资产总链外,还包括全民直采链、全民数据链、特权链、上链商品资产总库等,每个侧链都对应着类似GNA这样的“积分”,并在推广群里叫卖。

号称“中国唯一公链”的国金公链的确神通广大,下至老百姓消费生活,上至国家的司法政务,都用一条公链+若干侧链的方式包圆解决了。以太坊、EOS.IO看了可能都要汗颜。

国金公链:明修「区块链」,暗度「币生意」

国金公链宣传的生态矩阵(图片来自网络)

 

囊括了如此庞大的应用场景,国金公链的链不见踪影,但有所谓的“通证积分”GOS。

今年4月,有传闻称,国金公链主网已经上线公测。为了查询链上信息,蜂巢财经以用户身份向国金公链客服及推广者们询问主网接口和区块链浏览器时,双方都表示“没有”,因为“主网还在测试,没有开放。”

按照区块链行业的通识概念,一个区块链网络的构建往往依托某种共识算法建立,然后将布置节点按照算法来维护网络运行,同时获得节点奖励。

比如,比特币区块链网络依托PoW这种“工作量证明”机制,矿工用矿机计算哈希值争夺记账权,算对了、确权了,便获得比特币奖励,矿工是比特币网络的节点。

再比如,EOS.IO网络则依托DPoS机制,即权益证明共识,以持有并在网络中质押EOS币及争取社区投票来成为网络的出块节点,配置服务器出块、记账,按网络规则获得相应的EOS币奖励的分红。

那么国金公链到底依托什么共识机制而建?白皮书里没有说,仅显示“基于ERC20、ERC621、ERC721和ERC827等协议进行扩展自定义智能合约”。

国金公链:明修「区块链」,暗度「币生意」

国金公链白皮书出现以太坊协议标准

以上协议标准均系以太坊智能合约(一种区块链系统)的标准化规范,定义了基于不同标准产生的Token(代币、通证)按何种规则在以太坊主网中运行。

用了以太坊的合约标准,国金公链是构建在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吗?在以太坊浏览器上查询,也没有GOS智能合约的构建痕迹。

蜂巢财经登录目前已上线的全民数据链、上链商品总库等APP应用时,也未发现与区块链相关的功能,比如控制账户的私钥、加密钱包等。按照社区成员的说法,

“GOS只是一个通证积分,你查不到。”

如此看来,国金公链虽然叫公链,但现在并没有链;GOS也和通证沾边,但不是Token,更不敢叫币,只是积分。

但看不见的区块链国金公链,切切实实地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首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清单”中。而不是Token、是积分的GOS及类似GNA的“侧链”积分,已经形成了一个可以场外交易的、点对点买卖和投资的一级市场。

 

购买高等级节点获得GOS

 

尽管没有明确共识算法是啥,但国金公链有节点,而且不少,节点也目前可查的GOS积分的产生源头。

公开信息介绍,国金公链“针对中国产业需求”,设置了25个根节点,1万个超级节点(7500个备用),100万个产业节点,以及数亿个用户节点。

这些节点,大多数需要花钱购买。

国金公链:明修「区块链」,暗度「币生意」

国金公链节点布局

投资了超级节点的万芳告诉蜂巢财经,一个人可以投资多个超级节点。她称,已经投资了7、8个超级节点,最近和几个城市中心主任在四川万佛寺参加国金公司组织的禅修。

根据白皮书信息,想成为超级节点,需要发展10个产业节点。一个产业节点的成本是9.8万元,可以获得1225个GOS。如果按照100万个产业节点计算,国金公链可以靠出售“超级节点”获利9.8亿元。

层级更高的跟节点,一般人无法担任,那是战略投资机构的角色。超级节点的角色是行业或区域的推广运营团队。产业节点主要由企业用户和开发者团队担当。按照公开信息,这些级别的节点运维者,要懂服务器、懂软件开发、懂DAPP应用(去中心化应用)开发,也就是说有技术门槛。

但当蜂巢财经询问万芳,超级节点是否需要配置服务器时,对方表示,不需要。按她的说法,超级节点和产业节点的共同条件是需要在地方注册分公司,成立运营中心,

“现在全国已经有七八十个运营中心了,有些超级节点还没有注册公司。”

一些社区人员也反馈,运营这些节点不需要硬件设备,

“这些公司都布局好了就行。”

企查查显示,以国金公链为品牌的分公司注册在杭州、重庆、海南、云南、江苏等地,名称遵循“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地区+有限公司”的规则。

国金公链的一些公开宣传中提到了算力、收益,但节点的算力何来、贡献给什么样的区块链网络,仅停留在纸面上,算力池、公开收益这些事项均无从公开查看。

节点倒是充斥着投资吸引力,因为按照国金公链的官网显示,投资了节点,将可获得GOS,不同等级的节点,投入金额不同,获得的GOS也不同。

GOS这种积分,以买卖节点的方式,形成了一个一级投资市场。

 

场外「暗箱」市场买卖多种积分

 

如果按照币圈的运作逻辑,一级市场投资Token,想要退出获得投资回报,要么在一级市场以场外交易的方式低买高卖,要么等待上线二级市场的载体交易所,待价格推高后退出。

但国金公链的投资者们表示,GOS会上所,但不会上币圈的交易所,理由十分正当——不合规。

国金公链的另一名“共建者”刘瑜告诉蜂巢财经,GOS肯定是要上交易所的,“预计下半年,币圈交易所都不合规,要看政策什么时候放开加密货币交易所。”

随后,他发来了一个名为“海数所HDEX”的公众号,并表示数字通证都可以在这个交易所上交易。不过,打开该公众号后,消息提示,平台目前正在进行系统升级,将暂停海数所所有资产通证的交易。

海数所的全称是海南数字资产交易中心,该交易中心目前在Web端不呈现交易页面,“系统全面升级”的公告内容停留在5月12日。

虽然没有二级市场,但GOS有一个点对点交易的场外买卖市场。投资者可以私下通过担保人交易,即把人民币转给一个第三方中间人,买家收到GOS后,中间担保人再把钱转给卖家。

为了一探GOS的价格,蜂巢财经以购买GOS为名,联系到网名为“思”的持有者。对方表示,为了双方资金安全,要验证流水,要有通过第三方担保人介入的交易记录,才可以买卖。

思称,产业节点98000元,可以获得1225个GOS,“单价80元。”但他给出的报价在50多元,较产业节点获得GOS的成本便宜不少,“这是成本价,还会涨的,已经涨到过80了。”

至于这个涨跌幅到底在哪看,没人知道,似乎价格在场外交易中暗地形成,GOS也不透明地在投资者中流动。

场外流动的不仅仅有GOS,还有更多所谓的国金公链生态侧链积分,它们包括全民数据链、全民直采链、上链商品总库、特权链等等,至少5种积分。

全民数据链(积分名为NT)有点类似公信宝,用户贡献个人数据拿收益。不过,在国金公链体系里,贡献数据前先要充值299元,名曰“获得1G线上存储空间”,以此获得64 NT,参与挖矿分红。

上链商品总库(积分名为MTZ)号称区块链电商,目前正在招募第二期合伙人。在社区宣传中,招募分9期,此期招1万人,入驻费3万元,“现在公司补贴1.5万元,只需要1.5万元。”推广者信息显示,投入1.5万元的合伙人可获得通证奖励51200个MTZ,“越靠后,入驻费用越高,获得MTZ数量越少。”推广者用“饥饿营销”营造火爆,据称,第三期的入驻费已经达到了4万元,仅能获得25600个MTZ。

国金公链宣称的生态场景和应用功能大多可以在这个总库APP里找到,包括电商、社交、个人数据等板块。

国金公链:明修「区块链」,暗度「币生意」

上链商品总库首

电商版块显示,注册用户可以购买各种商品,看上去与淘宝类似,不同的是,用户无法与商家联系以确认商品信息,下单后直接进入了支付宝的支付页面。

按照官方说法,GOS、MTZ、NT等国金公链旗下的各种积分都可以用来购买这些商品,但蜂巢财经发现,这并未实现。

也就是说,花钱买节点获得的GOS,场外交易来的各种积分,并不能在国金公链所说的场景中使用,到头来,还得用人民币,钱才是硬通货,也是投资者手里的真金白银,而那些积分,现在看,还是国金公链画的大饼。

 

打「国」字头政府机构旗号

 

共建者”们坚信国金公链会有一个美好的区块链未来,他们不断推动新人购买GOS、NT和MTZ等各种积分。

在一个名为“GOS国金公链上链商品总库”的社群里,刘磊每天都会推送国金公链利好消息。近期的“好消息”是国金公链与老龄委已经签约2.9亿会员进入。

国金公链:明修「区块链」,暗度「币生意」

“国金公链与老龄委签约”

而今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人口统计数据显示,中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为2.53亿人,把50岁以上的人加起来,都不足2.9亿。

但没人去查这些权威的官方信息。类似上述这种宏大宣传,在国金公链共建者群中随处可见。

今年1月9日,某自媒体文章里出现了一条视频:在一个活动现场,有人宣称,国金公链已经得到了正式的批复,主管单位正式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目前有关股权变更手续正在办理当中,“国金公链正式成为国资委下属央企。”

企查查显示,国金公链的主体公司名叫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由中海宏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

在2020年3月国资委公布的央企名录里,这两家公司均不在列。

蜂巢财经以合作方身份,致电国金公链在杭州的运营分公司以询问此消息,对方称,“准确的说是全民所有制,”当继续询问更详细的信息时,他称自己只负责接电话后,便快速挂断。

至于国金公链软件系统(北京)有限公司公开的电话号码,则始终无法打通。国金公链官方客服称,股权还在变更中,变更后就可以查到了。

刘磊拿出国金公链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备案信息,试图说明项目的合规性。但每一批备案信息出炉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都会强调,

“备案仅是对主体区块链信息服务相关情况的登记,不代表对其机构、产品和服务的认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从卖节点兜售积分,推出各种侧链积分,存在一个场外交易市场等种种迹象看,国金公链的商业目的明显。

多次打着“国”字头政府部门背书的旗号,国金公链明修“区块链”,通过场外炒作,暗度“币生意”,尽管GOS、NT、MTZ叫做积分,也并不能掩盖发行价值载体用于炒作的本质。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互动时间

你认为“通证积分”是不是币?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06529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