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4-26 阅读数 2475

疫情后,DCEP 该往哪些方向做?(下)

疫情后,DCEP 该往哪些方向做?(下)

本期好友:Joyce Lin

资深科技媒体人,Conflux 社区代表,前 CoinDesk China 执行主编,对区块链行业有深入观察。

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已经近在眼前,传统意义上的法币将迈向逐步消亡,尽管是以极为缓慢的速度。但目前为止, DCEP 的相关讨论多半仍围绕在抽象的理论层次,这里将通过一系列的文章,尝试更具体地探讨 DCEP 是什么及其未来可能的使用场景。

疫情后,DCEP 该往哪些方向做?(下)

新冠疫情爆发曾一度导致 DCEP 的讨论声量减弱,但实际上这次疫情或有可能加速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进。

果不其然,4 月 19 日,中国人民银行首度证实,数字货币将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根据经济日报报道,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表示,当前网传的数字人民币体系(DC/EP)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而目前数字人民币开展的封闭测试不会影响上市机构商业运行,也不会对测试环境之外的人民币发行流通体系、金融市场和社会经济带来影响。

数字人民币开展测试是一项重大推进,不过人行目前对外透露的信息仍相当有限。因此,我们不妨先了解目前世界各国的 CBDC 都在往哪些方向做?其它国家的思路是什么?与中国的 DCEP 有什么不同?通过厘清这些问题,也更能看出未来 DCEP 可以往哪些方向做?

在《疫情后,DCEP 该往哪些方向做?(上)》中我们提到,根据 BIS 发现,各国央行对于 CBDC 的设计路径仍在考虑多种选择,并没有太多共识。但是相较于只有一个项目专注于传统技术,目前已有五个项目专注于 DLT 技术,显而易见区块链在 CBDC 体系中仍有吸引力。

疫情后,DCEP 该往哪些方向做?(下)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有数家中央银行正在开展跨境支付试验,但目前仍然没有哪个 CBDC 项目已明确将关注目标扩及其央行管辖范围以外的支付模式。也就是说,跨境支付在目前的 CBDC 发展上更多是停留在理论的阶段。

那么从央行的角度来说就必须考虑四大问题。

首先,体系结构应该是间接或直接索偿,以及中央银行的操作角色为何?

第二,基础设施是传统的或基于 DLT 的中央银行基础设施?

第三,访问方式是基于令牌或帐户的访问,以及如何保护隐私?

最后,在跨境情境下是采取批发或是零售级别的技术连接?是否可以像现在的现金一样,消费者被允许持有多种货币?

用一句话简单来说,真正的问题是在于 CBDC 的成本。

因为目前来看,CBDC 在使用上并未脱出传统现金与电子支付的范畴,暂时没有提供太新颖的功能。CBDC 更有可能的突破之处,是通过去除中介、改变记帐方式等创新,为现有货币体系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疫情后,DCEP 该往哪些方向做?(下)

简单来说,CBDC 带来的好处必须高于投资建置这套系统的成本。

包括丹麦和瑞士在内的一些地方的初步研究认为,目前而言,零售 CBDC 的成本将超过其所带来的益处。不过,随着更多国家和地区投入研究,不断改革技术,这个情形可能在未来有所改变。

世界各国许多央行都在过去几年时间进行了大量的 CBDC 研究,其中不少研究从概念推论,推进到了实验和验证的阶段,包含跨央行的研究。不过,各国推行 CBDC 的动机原因各自不同,例如有些国家现金用量遽减、取得不易,有些国家则是更希望能解决洗钱与地下经济盛行的问题。

动机不同意味着目的不同、方法不同,这导致 CBDC 不容易开展大规模的跨国合作计划。实际现况是,仅有很少的央行推进至试行阶段,至于有望在短、中期内真正发行 CBDC 的央行,就为数更少了。

以中国来说,据此前公开的 DCEP 计划,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首先是人行将 DCEP 发行至商业银行,然后再由商业银行面向公众提供 DCEP 服务。这意味着在技术方案上会有多种选择,那么强大高效的互操作性就是很重要的一点,也是区块链技术团队可以施力的关键,比如 Conflux 也早已将支持双向跨链纳入未来主网功能的目标规划中,若能实现顺畅的异构链的跨链,这一技术不仅可适用于 DCEP,也可以应用在 DEX、DeFi 等多种场景,提高数字货币交易的去中心化程度,值得期待。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8811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