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4-15 阅读数 4367

普华永道:加密行业日趋成熟,加密企业并购的变化预示着更多的整合

本文来源:Cointelegraph中文

作者:STEPHEN O’NEAL

 

根据普华永道(PwC)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即使是在现在的熊市时期,加密货币行业也在继续走向成熟。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调查结果显示,虽然2019年加密货币领域的并购交易数量下降了40%,但资金现在都流向了老牌公司,而不是还处于种子阶段的初创公司。

此外,随着市场变得更加统一,不再那么以美国为中心,加密货币行业内的原生玩家开始从机构投资者手中占据一席之地。那么,这对行业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机构投资者是否会对加密货币重燃兴趣?

 

加密寒冬的影响已持续多年

 

普华永道的报告指出,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加密货币市场都在经历所谓的“加密寒冬”,与前一年相比,并购行业出现了一些明显的后果。

虽然行业在2018年也主要是熊市,但下跌趋势直到第二季度才加速,并于去年12月达到一个临界点,当时“加密寒冬”一词开始被广泛使用。因此,当机构早就开始切断与加密货币行业的联系的时候,2019年期间的现金流出情况就更加明显了。面向加密货币的投资管理公司Arca的首席投资官杰夫·多尔曼(Jeff Dorman)向Cointelegraph发表置评时解释:

“2018年,在牛市结束后,加密服务提供商的数量明显超过了客户数量,而且大多数提供商的产品并不能完美地匹配市场。”

事实上,据报道,去年加密领域的融资活动减少了40%,同时并购交易量也下降了40%。挖矿领域受到了主要冲击,由于加密货币价格的断崖式暴跌,该行业的利润大幅下降,甚至像Bitmain这样的大企业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由此,挖矿业去年的加密并购交易仅占整个市场的15%,成为最不被并购选择的行业。

因此,随着投资开始转向加密货币解决方案,以及诸如媒体、咨询和研究等外围领域,加密并购交易在2019年出现了显著的多样化转变。

 

美国不再是并购交易的主舞台

 

根据上述报告,在融资和并购交易的总市值中,美国失去了其主要地位,其份额从55%下降到48%。而亚太地区以及欧洲、中东和非洲现如今占据了较大份额,这些地区的总价值增长到了51%。

专家们对于美国为何落在后面持有不同的看法。曾在德勤和华兴资本从事过主流并购业务的香港加密货币平台Crypto.com联合创始人Bobby Bao认为,这是由于不同地区的企业思维不同。他告诉Cointelegraph:

“一般来说,美国的加密货币公司更多的是主要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而亚洲公司的增长战略更倾向于关注其产品的多样化,同时更注重生态系统的建设和扩张。”

数字资产数据提供商The Tie的首席执行长约书亚·弗兰克(Joshua Frank)则表示,监管的不确定性和美国的市场渗透率可能是出现这些数据变化的主要因素。他认为,一些公司会故意选择在监管松懈的司法管辖区内运营:

“加密货币还没有像其他市场那样渗透到美国市场。另一个问题是,监管的不确定性给初创企业和行业新手在美国境内运营的能力设置了很高的门槛。而其他国家/地区的监管相比之下更有利于数字资产行业的增长。”

来自Arca公司的Dorman告诉Cointelegraph,像新加坡、日本和马耳他这样的国家提供了更有利于区块链的法规,而且比起遵从美国当局的监管,加密货币玩家更容易将其业务转移到这些国家。他还强调了这一趋势的另一个潜在原因:在美国加密货币市场上有很多成熟的参与者,而并购交易选择目标主要是未成熟的企业:

“现在美国加密市场绝大部分由成熟的企业组成,这些企业不太可能成为并购的目标(不过他们可能会是收购者)。新成立的、规模较小的公司反而更有可能成为收购活动的目标,而且这些小公司也正在美国以外的地区进行合并。”

对此,初创公司Skale Labs的首席执行官杰克·奥霍勒兰(Jack O’holleran)表示,普华永道的数据可能并不完全准确:

“我认为并购数目正在从美国转移的数据具有误导性,因为有很多强大的团队与美国员工一起从事美国以外的加密货币业务。在某些地区,美国确实有强劲的项目增长,但是硅谷仍然明显地在生产数目最多的初创公司。”

Skale Labs是一家初创公司,拥有超过40名投资者,为其去中心化的以太坊兼容网络提供了数轮融资。

 

行业正在整合

 

普华永道报告中的另一个重要亮点是,加密行业正变得更加统一和成熟。该报告称,2019年,行业里超过一半的并购活动是由加密货币玩家推动的,而融资“更倾向于发展到后期阶段的公司”。该报告的摘要总结称,行业里多达90%的并购交易是“战略性的”,并且是由专注于加密货币的参与者推动的。

弗兰克在与Cointelegraph往来的电子邮件中指出,整合“是必要的,也是成熟的标志”,尤其是考虑到没有一家数字资产公司似乎真正垄断了部分市场。他总结道:“整合使企业能够实现规模经济,与其收购的企业共享知识和网络,并最终为终端用户开发出更好的产品。”

杰克·奥霍勒兰认为,这种统一是“一个好迹象,表明我们在加密货币领域有一个不断发展的生态系统”,但它也提醒我们,这个行业可能仍将保持其独特性。“由于技术和组织的分散性,市场成熟的最终状态将与传统软件市场截然不同,”Bobby Bao似乎对加密货币并购市场的现状更为不满,但他对其未来还是充满信心:

“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有很多并购交易,因为加密领域的交易数量和规模在稳步上升,并创下新纪录。但兴奋的市场情绪很快就平静下来了;随着市场炒作的消退和更严格的监管出台,私人和公共市场都经历了一场洗牌。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短期冲击不会改变行业的长期增长轨迹。”

对于合并减少的潜在原因,加密货币研究公司Messari的分析师杰克·珀迪(Jack Purdy)对Cointelegraph解释称,这可能“主要是熊市引发的结果,是熊市导致收入困难或企业难以筹集到额外资金进行收购”。他还解释说,“那些发现了能创造辅助收入机会的大公司,正在挖走那些拥有潜在实用性产品的强大团队。”

在行业内,此类并购交易的最新例子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该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将以未公开价格收购CoinMarketCap,该平台是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加密数据网站之一。

至于2019年期间,前三大并购交易分别是:总部位于美国的Kraken以至少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总部位于英国的加密交易平台Crypto Facilities;印度尼西亚的乘车服务巨头Gojek收购了菲律宾的加密货币相关公司Coins.ph,据报道,其收购价为7200万美元;而美国加密货币巨头Coinbase以5500万美元的收购价合并了托管公司Xapo。

 

机构投资者的兴趣并没有完全丧失

 

这一合并趋势也证实了机构投资者对加密货币行业的兴趣正在减弱。Bobby Bao表示,自加密货币热潮兴起以来,监管的不稳定性一直存在,这是一个关键因素,且在未来几年里可能会继续阻碍行业:

“风险投资等传统金融机构正在限制用于加密货币行业的基金数量,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是由于法规的出台数量和不断变化的监管复杂性,这些变化往往会吓跑或迷惑传统的风险投资。随着加密货币行业的成熟和扩张,更多的监管措施将会出台,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让并购市场失去热度。”

杰克·奥霍勒兰认为,大多数传统的硅谷公司“都在耐心地等待市场成形”。杰克·珀迪也同意这一观点,但他补充说,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非法行为的普遍存在和行业“普遍缺乏专业素养”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当时,市场正活跃地蓬勃发展,因此开始引起传统风险投资家的注意。但是,他指出,这些发展对行业来说是必要的:

“熊市使加密货币行业急需清除许多游客,而随着一大批不可思议的天才日渐涌入,这些想赚快钱的游客最后只剩下真正的信徒。我认为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直到传统的风险投资家逐渐意识到这一点。”

2019年的并购交易市场总额约为5亿美元,目前尚不清楚2020年间的并购交易量是否会超过它。普华永道报告的作者指出,一直扰乱全球经济的疫情也会影响到加密货币行业,并可能限制行业并购交易的数量和价值。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8252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