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4-11 阅读数 2957

人民币海外移动支付增长,谈DCEP解决交易“双花问题”之道

上周,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有关支付处理的详细信息,该数据显示了移动支付的大幅增长,其中交易数量增长了68%,人民币金额增长了25.13% 。

该数据还表明在跨境交易中,人民币支付的金额为34万亿美元(4.76万亿美元),交易数量年均增长30.64%,金额年均增长28.28%。

随着央行数字货币的筹备日益完善,这些统计数据越来越值得关注。

当前,人民币跨境支付依然使用的是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简称CIPS)。它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组织开发,并于2015年10月8日上午正式启动的独立支付系统。

人民币海外移动支付增长,谈DCEP解决交易“双花问题”之道

       CIPS系统本质是基于银行账户。中国人民银行批准CIPS在大额支付系统开立清账户,该账户是CIPS所有直接参与者的共同权益账户,账户内的资金属于所有CIPS直接参与者,并按照CIPS中的账户余额享有对应的权益。

       直接参与者需满足以下加入条件:需具备法人资格或是法人指定的机构、具有办理国内外人民币结算业务的资格、具有大额支付系统的直接参与者资格、具有业务集中处理和直通处理能力等条件。

       当直接参与者加入CIPS时,运营机构同步为其在CIPS开立帐户,该账户不计息,不透支,日终账户余额自动划回到该机构大额支付系统账户。而如果不满足直接参与者的条件,进行人民币跨境结算则需前往指定银行进行操作。

       CIPS系统相比于原有的人民币代理行模式、人民币境外清算行模式、非居民人民币账户模式程序简单许多。

人民币海外移动支付增长,谈DCEP解决交易“双花问题”之道

       但是, DCEP 作为数字化的人民币,是一种现金,用户双方只要拥有 DCEP 钱包即可完成交易。这将意味着使用 DCEP 跨境支付的门槛会比过去大幅降低,效率也将有所提升。

       然而,不论现如今银行账户体系下支付,还是未来的DCEP支付,我们都必须在交易中面临“双花问题”。

       所谓的“双花问题”,指的是双重或多重支付。在数字货币系统中,由于数据的可复制性,可能导致该系统存在同一笔资产因不当操作而能够被交易双方或多方重复使用的情况。

       使用数据作为货币,可能是生活在现代信息时代人们的梦想之一。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们对货币便携化和增加货币流通性手段的需求越来越大,人们开始不断探究更多的手段来使得货币更加便携、流通性更强。

       而信息时代的到来,让人们认识到数据具有极易流通、可快速转移且转移成本较低的特征。因此,人们很早便开始考虑如何利用数据来构造货币。

       这就是我们大家现在所说的数字货币的基础概念来源。

       但如果我们想将数据作为货币,我们首先就会遇到一个非常严重的挑战。这个严重的挑战源自于数据和货币的一个内生的矛盾。数据可以非常轻松的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进行流转,但它也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缺点,即数据可以被轻松复制。

       这与货币的属性出现了矛盾。一张具有法定价值的货币,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

人民币海外移动支付增长,谈DCEP解决交易“双花问题”之道

       举个例子,张三拥有一个价值100元的货币,当他将这一个100元的货币给予李四之后,张三手里就应该没有货币了。如果我们直接使用数据作为货币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出现张三把一张100元的货币给予李四后,这个世界上凭空多出来了一张100块钱的货币,因为张三手里这100块钱的货币存在李四手里,也就会多出来100块钱的货币。

       我们在这里将这个问题进行转换,转换为这样一个问题:一张 100 元的货币,被张三花过之后,张三就已经失去了这 100 块钱的货币,这 100 块钱的货币张三就不能再去使用了,但假如张三手里还拥有这 100 块钱货币的所有权的话,那么就会导致这一张 100 元被花了两次。这种问题就是所谓的双重花费问题,简称为双花。

       实际上双花问题的根本来源就来自于数据的可复制性,因此,如果想要使用数据来作为货币构建所谓的数字货币的话,我们就一定要解解决这个问题。

       而解决这个问题也并不复杂。

       如果我们不把货币本身进行数字化,而是想象用一个账本来实现如下的操作。我们记录每个人拥有多少数量的货币,在发生货币转移的时候,同时的在两个人账户上进行操作,一个进行增加,一个进行减少即可。

人民币海外移动支付增长,谈DCEP解决交易“双花问题”之道

       这个账本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银行账户。每个人都可以在银行中开设一个账户,这个账户上记录的是我们每个人现在所拥有的货币总额度。

       当张三想给李四转100元钱的时候,银行作为这个账本的维护者,会把张三名下的账目减去100元,同时又将李四名下的账目增加100元。实际上张三和李四手中并没有这张真实的货币,他们所看到的只是自己账户中的数字发生了变化。

       银行只需要保证,从张三账户扣下 100 元和给李四账户增加 100 人这一个行为同时发生就可以了。

       然而,这种基于账户设计的东西并不能成为货币,因为它仅仅是一个账本。这样的交易方式就决定了,它与真实的货币交易有非常大的区别。

       其中最大的区别点在于,基于账户机制的交易是线性的,而基于真实货币的交易是分布式并行化的。

人民币海外移动支付增长,谈DCEP解决交易“双花问题”之道

       假设现在我们这里有100个人,这100个人当中,有50个人想要将自己手中的货币给另外的50个人。那么,这50笔交易中,付出货币的人需要与收取货币的人一一配对。

       但是在使用真实的货币进行交易的时候,我们是直接将这个货币交易给了对方。无论这个世界上存在多少对交易者,交易都可以相互不受影响的完成。同时这样的交易过程只涉及交易双方。

       而如果采用账本机制来进行交易,交易双方则需要将自己的交易请求都发送给账本的维护者,也就是所谓的银行。账本的维护者需要在收到这些请求后,将自己所收到的这些交易请求按照顺序进行排序,而后依次执行。

       银行采用这种排序方式执行请求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是账本的维护者必须要保证张三账户上的钱在减少的同时,李四账户上的钱能够增加。这个过程,张三和李四的账户都需要被锁定,不能被其他的人写入,否则账本的用维护者就不知道是否真实的去执行了这样的一个行为。这也就是保证了数据不会产生「竞争」。

       第二个原因是账本的维护者必须确定在转账行为之前,张三的账户当中是有钱的,只有满足这个条件才能进行转账。因为在真实的交易过程中,张三很可能在是在自己收到其他人转给自己的钱之后才将这笔钱转出去的,这也就意味着具体的交易过程是可能有依赖关系的。

       在上面这种方式中,我们利用账本虽然可以构造出来类似于“货币”的概念。但实际上,它的本质还是账本而不是货币。

       因为真实的货币在流通中,货币与货币之间是并行化的,每一张货币的拥有者都在不断发生变化。

人民币海外移动支付增长,谈DCEP解决交易“双花问题”之道

       这表明了使用账本机制来构造货币,构造出来的只是一个记录价值转移关系的账本,而不是真正的货币流转体系。

       因此我们如果真的想要构造出来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数字货币,那么我们就需要进行重新设计,保证数字货币的流通过程可以类似于真实货币的流通过程。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