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3周前 阅读数 4203

观点 | 比特币减半行情前提是不爆发金融危机,关注加密资产出圈

3月3日,X-Order创始人,NGC Ventures合伙人 陶荣祺应邀参加了陀螺财经非正式会谈,进行了主题为 [减半、避险与加密市场] 的分享,下面是精彩内容实录。enjoy~

 

魔幻疫情危机之下,Long Crypto, Long Gold, Long China

1. 四年一度的「比特币减半年」,这个标签让大家对2020充满期待,但开篇的疫情让全世界猝不及防,全球避险情绪爆发,黄金暴涨。2020开篇这么魔幻,今年应重点关注哪些机遇,防范哪些风险呢?

陶荣祺:一句话的回答是:Long Crypto, Long Gold, Long China。这个问题隐含了一个大的背景,即加密市场与全球宏观经济政治的关系愈发紧密。我们一直建议关注宏观经济,尤其是经济周期对于加密市场的影响。从这个角度,可以发现一些确定的趋势。

例如:全球经济仍在不可避免的走在下滑,何时见底仍不确定;全球央行仍在不可避免的不断放水,何时见底遥遥无期;数字货币(包括比特币、主权数字货币、商业数字货币等)正在并且加速成为主流经济的一部分。

结合宏观经济,加密市场的风险和机遇来自两方面:贪婪与恐惧。典型的例子便是上周由于全球股市暴跌,因其流动性匮乏连带导致黄金和比特币市场的缩水。这很tricky,因为按照一般的理解,当避险情绪高涨,比特币且不论,黄金难道不应该作为避险资产上涨的么?一方面央行在放水,一方面整个市场又缺水,我的理解是:整个市场的杠杆率太高了,故而在某个重要局部崩盘时影响到剩余资产。

接下来假如美股真的在今年崩盘,全球股市也跟着崩盘,就要看是带着其余市场的资金一起去杠杆呢的力量大呢,还是避险情绪带来的资金扎堆力量大了。从历史上看,2008年金融危机的一开始黄金是跟着市场一起跌的,所以这可能会是风险所在。

但反过来,如果说有哪些资产可以先触底然后带领全球经济下一轮发展的话,我认为就是加密资产和中国。

本次金融危机一旦到来会如何,很多人都不敢想象。无法想象的全球性庞氏,本质问题是钱太多资产太少,资产太少的原因是市场本身太贵。我坚信加密资产会带来百万乃至亿级别数量级资产的未来,加密资产是下一个时代的金融答案。

关于疫情对于中国在全球经济上的影响,现在看来是祸兮福所诉,福兮祸所依。在苹果都把工厂搬回中国的现在,在口罩成为硬通货的2020年,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机会远大于风险。而黄金作为战略性的避险资产,在下一轮经济明显起势之前,仍旧看好。

所以:Long Crypto, Long Gold, Long China。

 

如果减半前没有爆发金融危机,就可以期待减半行情

2. 比特币最近走势萎靡,叠加疫情,全球面临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是否还可以对「减半行情」抱有期待?A股热火朝天、crypto和美股喜忧参半…今年如果丰水期crypto还起不来的话,是不是就要更悲观了?

陶荣祺:承接上一个回答,如果金融危机在减半前没有来的话,那就可以期待减半行情,反之就罢了吧。金融危机爆发的标志,可以回顾08年金融危机,所有人都在说金融危机。

去年开始,矿机势力对于比特币的影响就越来越小。我认为减半之后,矿机势力将彻底淡出比特币的定价权争夺,华尔街将在减半后成为crypto的真正主角。

3. 为什么A股近期持续走强?

陶荣祺:A股走强的背景是:全球的钱越来越多,好的标的越来越少。除了黄金这种不会生蛋的资金盘之外,也只有A股能够带动全球经济往前走。在经济不好的时候,可投资的标的其实很少,A股是其中为数不多的。

4. 当前来看数字货币作为避险资产这种说法是不是还是太早了?

陶荣祺:黄金在08年金融危机时候的表现和避险毫无关系。金融危机黄金也跟跌。避险不避险也是看市场偏好的。

5. 三五年内有没有第二种加密资产体量能超过btc?

陶荣祺:稳定币很大概率会超过btc,eth一小半概率。虽然稳定币现在体量不大,可是一旦libra出现,就有可能一下子超过,更不用说各种主权国家的数字货币。

6. 美联储降息对市场有什么影响?

陶荣祺:美联储降息会导致市场进一步走向短期高位,暂时回血,和更为危险的崩盘高度。

 

传统金融巨头与加密世界正在融合,关注加密资产出圈度

7. 以太坊2.0转POS会带来什么新的机遇和风险?摩根大通区块链部门收购以太坊开发商ConsenSys会促进以太坊的发展吗?以太坊还能讲新的故事吗?

陶荣祺:以太坊转POS最大的机遇,可能是可以提升Dex的体验了吧。结合NFT,内置金融的互联网这一方向会大跨步前进。至于摩根大通收购Consensys,在我看来反而是一个信号:传统金融巨头与加密世界正在加紧融合,这种融合的形态会成为2020年代的新金融载体。我认为,以太坊并不需要去讲什么新的故事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互联网时代的金融自然发展就好。

8. 去年,公链概念的项目各种出问题导致进行不下去,资金断裂、“交给社区”,公链“下半场”,重点比拼什么,概念、产品设计、还是传统大公司的合作资源?

陶荣祺:我认为公有链下半场的结局在去年已经决定了。如果公链没办法做成生态的话,与大公司/小国家合作,甚至为之服务又何尝不可呢?这是马太效应,没办法的事情。拼概念毫无疑问没有人会认可,拼产品设计也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看有谁在使用,以及更重要的,能够服务于哪些人。

9. 几个小圈子概念 Defi、NFT、DEX,在2020年有希望出圈让更多人接受吗?最近cryptovoxels上一幅加密艺术品卖出了103ETH,折合人民币16万元。

陶荣祺:有希望出圈的。2019年开始,NFT就已经通过Nike出圈了,而Libra则代表着稳定币的出圈。2020年我认为这个方向会加速。与其说NFT又火了,不如说刚开始火。“出圈”两字我觉得特别好,我个人非常非常关注“出圈度”。现在所有的加密资产以及应用里,NFT方向的出圈度是最好的。

同时NFT结合DEX和大数据,又可以引入新的金融理念,海外一般叫做“Social Money” 例如丁威迪发行的债券就是,游戏内资产的加密化也是,将来up主发资产也是。我对其的翻译为“自金融”。自金融这个概念,姚前之前就提到过,这个方向我个人非常,非常,非常看好。唯有这个方向,才有可能实现互联网时代的金融状态,实现百万乃至亿级别的资产。

 

产业区块链和公有链最后可能会殊途同归

10. 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是去年的大热话题,今年有预期的落地机会吗?如果落地,对区块链概念股是否有助力?去年官方对区块链的关注引起了很大的市场反响,#区块链#这个标签,今年还会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吗?

陶荣祺:我一直认为,区块链在国内需要分为两块去解读:

  1. 产业区块链,代表的是数据服务;
  2. 金融区块链,代表的是分布式账簿为基础的科技金融。
产业区块链以及对应的数据服务,如果说去年是Hype阶段的话,今年或许是筑底阶段。

金融区块链,分布式账簿为基础的科技金融,或者说开放金融和加密市场,是我一直以来更为专注的方向。

一旦涉及到金融领域,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这半年我感觉到国内在把“区块链”这一概念归属到产业区块链里去。虽然我认为金融方向的发展潜力更大,但届时在国内其是否还叫做“区块链”呢?不知道。国内对于区块链的定义是,需要服务于实体经济,这就给区块链戴上了一个帽子。现在国内的区块链应该叫做”产业区块链数据服务“,2016-2017年就满大街的东西了。

从这个角度,「区块链」概念被狭隘化了,现在当我们说到发币这件事的时候,仿佛就不应该属于区块链。当一样东西越来越”干净“的时候,就无法称之为”金融“了。

最好笑的是,区块链的”教育领域“的应用,你觉得是什么?——是把CET 4的结果上链。

11.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看待国内的“产业区块链数据服务”,有没有可行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陶荣祺:这相当于用国家给区块链背书,然后去做国家本来就已经做了的事情。

我所得知的信息还是去年年底的。去年年底的情况是,产业区块链数据服务商接单子赚钱。单子接完之后想的是赚每年维护费的钱。如果说有更长远的想法的话,就是赚流量的钱,而这个流量是什么呢?流量是开发者,以及开发者未来开发出来的应用。

开发者和开发者开发出来的应用又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加密市场里已经很普遍的各种defi、nft和互联网的组合,当然这只是猜想。

我认为产业区块链和现在公有链最后会殊途同归,只不过这个拐点需要有重要的事件推动,尤其在国内,很可能是监管的推动。

12. 今年国内外对于区块链行业监管的预期是什么?美国最近有几个对数字货币的听证会,国内暂时好像没什么动作?

陶荣祺:加密资产的监管,美国的方向是妥协与正规并存,且越来越正规,典型的例子是EOS、Blockstack和Enigma与SEC的三种交互结果。国内监管的预期往往与市场的“乱象丛生”相伴相生,接近一种市场的负反馈自动纠错机制。

国内的动作有两个可能的方向,一个是数字货币,另一个是证券市场的应用。

我更看重证券市场的应用,消除乱象后,正规军入场,推动下一个时代的金融。从姚前讲话内容,可以发现,姚前对于区块链的研究从一开始的货币,慢慢转向更全面的证券领域。在我看来,货币是一种特殊的证券。证券才是更为普遍的金融。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