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3周前 阅读数 2342

谁给了孙宇晨“控制”Steem的权利?

谁给了孙宇晨“控制”Steem的权利?

文|问道 JX kin

编辑|文刀

孙宇晨收购Steemit Inc ,还未施展他“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新纪元”的运作,便招致Steem公链社区的不信任。

该公链的见证人节点发起软分叉,冻结了孙宇晨因收购而持有的大量公链资产Steem Power,以此反制孙控制Steem链的可能性。

风波从2月22日社区发起软分叉的公开信开始,引发了后续孙宇晨从至少3家交易所调取选票将前20名见证人节点替换掉的举动。

双方的动作引爆外界舆论,焦点集中在DPos机制去中心化与否的讨论,以及对交易所拿用户资产投票的质疑。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直指,这是DPos机制下“贿选攻击”的首次大型案例。知名数字货币投资人赵东在一场直播中评价此事时称,DPos机制再次证明了它不够去中心。

也有不同声音,EOS原力创始人孤矢认为,从区块链的角度看,Steem社区先行利用软分叉冻结孙宇晨的币,正当性存疑。Steem原有规则给了见证人节点联合即可冻结某个人币的权利,别人利用自己的币选出新节点、解锁币也是规则给予的权利。

无论是Steem社区冻结孙宇晨的币,还是交易所代用户行使投票权,其实都说明,DPos制下的区块链上,当私钥不掌握在持币者手里时,数字资产上附着的权益属性便无法得到保障。另一个现实是,当下的数字资产市场仅有投资者,尚未培育出对权益属性有广泛认知的区块链用户。

数字资产的世界里,当一切都显得急功近利时,想要打破中心化统治的区块链世界,便离我们很远。

Steem冻币 孙宇晨“取钱”

 

Steem区块链浏览器上,原先的见证人节点正在重夺控制权。昨日,已经有7个见证人重回席位,而那些在3月注册、未发表过帖子但拥有大量选票的可疑账户,正在被社区标识。

孙宇晨已经发出邀请,表示希望能与社区排名前50的见证人在3月6日举办会议,来讨论Steemit的未来发展。

这场风波的前奏是2月14日波场宣布收购了Steemit Inc。9天后,等着孙宇晨的是一场Steem公链见证人节点发起的软分叉。

Steem是基于DPos(股权授权证明)机制下创立的公链网络,由投票选出的21名见证人节点作为网络的主要维护者。而Steemit是基于该公链开发的去中心化内容应用,背后有具体的运营公司。

2月22日,Steem社区发出了一纸要进行“软分叉”的公开信,旨在防止网络被中心化控制,并将控制人指向了刚刚收购Steemit的孙宇晨。Steem的一些见证人节点认为,这场收购可能会带来中心化危机——Steemit公司大量掌握的原生Token “Steem Power”可能会违背起初“不用于投票”的承诺。

软分叉的直接后果是孙宇晨通过收购获得的Steem Power币被冻结了。

“战火”由此点燃。见证人节点代表Luke Stokes发现,网络上原先的前20名节点被一些新的节点替换掉,投出这些新见证人的票来自于交易所Poloniex、币安和火币。他在Twitter上将这一发现公之于众,“社区成员在中心化交易所抵押的Steem代币成为这些交易所用来接管Steem区块链的工具。”

谁给了孙宇晨“控制”Steem的权利?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用“贿选攻击”评价此事

之后,社交网络上质疑声四起。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更是直指,这是DPos机制下“贿选攻击”的首次大型案例。

新节点出现后,Steemit迅速完成了新版本升级,这一动作释放了他被冻结的价值1000万美元的Steem资产。

孙宇晨后来的一系列回应,也证实了这些新节点出现和他的关联。他称,此举只是为了取回波场基金会合法持有的资产。在恢复Steem网络秩序后,他认为,此前的软分叉冻结资产是恶意的“黑客的犯罪行为”。

余波远未结束,不仅Steemit公司团队的几名原有成员宣布辞职,也让外界重回DPos治理机制是否去中心化的讨论。此外,交易所动用用户资产投票的行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DPos制下的寡头决策

 

Steem社区与孙宇晨的纷争不仅是个案事件,也让币圈重新审视DPos这种类似股份公司一样的共识机制。

矿工是比特币的记账节点,与算力证明下的比特币机制不同,DPos制下,网络由记账见证人负责创建与签核交易区块,一个见证人就是一个网络数据节点。

Steem白皮书规定,节点要想记账必须先来竞选,竞选者需要持有股份即Steem代币,所有持币人可以投票来决定谁来记账。持币量越大,也意味着竞选筹码越多。

Steem规定了21个见证人节点席位,采取投票+轮流制的方式来选出维护网络的主要节点。见证人当中的20位由用户投下的赞成票数选出,另一位则由所有票数未达到前二十名的见证人分时担当。21位见证人每轮完一圈之后,都会重新排序,以避免任何一位见证人持续忽略某个顺位的见证人所生产的区块。见证人一旦错过某个区块且在过去24小时内未生成区块,就会丧失资格。获得记账工作的见证人,每完成一次记账都可以获得系统的代币奖励。

谁给了孙宇晨“控制”Steem的权利?
Luke Stokes视频展示了原21个节点被替代

在2018年EOS的超级节点竞选时,就掀起过DPos机制不够去中心化的讨论。一种声音认为,这种机制会形成持币大户组成联盟互投赞成票,治理的中心化会导致决策的中心化。

如今看来,Steem社区能发起软分叉冻结孙宇晨的币,成了一种例证。

EOS原力创始人孤矢对蜂巢财经表示,从区块链的角度讲,孙宇晨用自己买来的币去投票选节点,一点问题也没有,“孙宇晨持有的币是他花钱买的,币的权益属于他,(社区)为什么要限制他呢?从链上来讲,他是合法的,所以他使用这些币去投票也是自由的。”在孤矢看来,Steem社区软分叉“冻币”行为的正当性反而存疑。

“当然,按照这条链原来的规则,节点联合起来能冻孙宇晨的币,这是规则赋予他们的权利;那反过来说,孙宇晨又把自己选上去,把币解锁了,他也有这个权利。这都是链赋予节点的权利。”

孤矢指出了另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在Steemit、EOS等BM的创建的区块链里,有一个假设就是节点联合起来能做的事情不少,包括不经过你的私钥去动你的资产,节点也能做这个事儿。”他解释,在别的区块链里,比如比特币UTXO这种账户模型,即使节点同意了,谁也没有办法去操作你的账户余额,“你的币在区块里有证明,节点没有办法把前面的区块全部重写。”

他介绍,Steem在设计时就有一个可以修改私钥的功能,这是基于以往在比特币、以太坊上,用户丢失私钥就无法找回资产这种情况下出现的,EOS、Steem网络授予大于2/3节点同意可多一个操作用户账户的权限,“这样的话,当你的私钥丢了,你的币也可以找回来。”

如此可见,DPos世界的区块链上,币多、票多而带来的“寡头”决策,因规则如此而显得天然,但选谁当维护网络、做出更优决策的“寡头”,决定权原本在用户手上。

权益属性与资产属性的市场撕裂

舆论的另一个焦点是孙宇晨拉交易所投票的行为。Steem社区的支持者们认为,交易所动用户资产投票不妥。V神也直指这是“贿选攻击”。

按照Steem的投票规则,持有Steem Power这种Token的用户都可以参与到见证人的投票中,只需在区块链浏览器上注册账号后,就可以利用自己账户里的Token给所支持的见证人投票,1 Token代表1票。

现实情况是,大量普通持币人的Steem Power都在交易所,这些持币人可能并不是Steem网络的用户,而仅仅是币的投资者。相比投票,交易获利才是他们持有的目的。

这便是DPos类数字资产与其他资产标的的不同之处,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它不仅仅是财富、钱,还是权益的证明。

但是,当持币者将资产放在交易所时,是否意味着将权益也让渡给了交易所呢?这一问题仍存在分歧。

一种声音认为,用户也并没有与交易所签订一个“不允许用于投票”的协议,“当你的币放在交易所时,你不掌握交易所的私钥,也就没法掌握你的投票权,你的投票权是由你自己的私钥决定的。”

当下,意识到数字资产其他权益属性的持有者恐怕并不多,这个市场仅壮大了投机者、投资人队伍,但还没培养起区块链的用户市场。这种撕裂也是区块链市场始终围绕在币市打转的投射。

谁给了孙宇晨“控制”Steem的权利?

孙宇晨收购Steemit后,STEEM币价上涨

在孙宇晨与Steem社区的纷争发生前,或许还存在另一种理想化的假设——Justin Sun原本可以完成一次币权启蒙的市场教育。

假如,孙宇晨以他的影响力发起一场竞选,当初收购Steemit那句开启“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新纪元”多像一场竞选宣言。假如,他没有通过交易所而是号召Steem Power持有者将币存入Steem账号为他投票。或许,局面又会不一样。

毕竟,Steemit被孙宇晨收购的消息传出后,Steem币出现了上涨。在这之前,Steem网络及其上的应用一直半死不活,活跃度较高的正是Steemit。而以孙宇晨的营销能力,极有可能让这场竞选成为币圈新的热点,更大的意义是可能带来的一场权益启蒙。

可惜的是,孙宇晨没这么做,大多数持币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数字资产的世界里,当一切都显得急功近利时,想要打破中心化统治的区块链世界,便离我们很远。

互动时间

你用数字资产为某个节点投过票吗?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