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2-16 阅读数 3297

DAO不完全近况报告:失败的实验与技术的复兴

这是 DGOV 的 Rebecca Rachmany 写的一篇关于 DAO 的“不完全近况报告”,2019年以及刚刚开始的2020年所发生的一些事件令她颇为沮丧,正如她所言的“衰落”,然而衰落最终只会属于那些盲目的、不行其义的 DAO,而在另一面,2019年至今我们也看到了很多 DAO 收获了显著的积极成果,这便是她所谓的“复兴”。Rebecca 的分析案例数量不多,因此也不能完全概括整个 DAO 世界的真实全貌,但其中警示性案例实属典型,可谓前车之鉴,可共勉之。—— Typto

过去几周,DAO 和分布式治理领域出现了一些重大失败,但同时它们也标志着 DAO 技术的复兴,一些新的积极因素似乎正在从失败的夹缝中重振旗鼓。

DAO不完全近况报告:失败的实验与技术的复兴

 

从灰烬中重生…

正如我在去年7月和10月的 DAO 案例研究中提到的,大多数的 DAO 实验均未成功,因此以下列表仅仅列出了3个最近的失败案例。

最近的失败案例:

复兴的讯号:

  • HyphaDAO 出现在 Telos(EOSIO 的分叉)网络上
  • Genesis DAO 的成员依然在坚持其 DAO 实验
  • Nectar DAO 启动
  • dGov 委员会成员正在重振其组织

 

2020 始于沮丧

 

Genesis DAO:愿景错位

Genesis DAO 的崩塌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实际它不能被称为失败,DAOstack 在他的 Alchemy 平台上创建了 Genesis DAO,将它作为沙盒进行了 DAO 的功能性试验。Genesis 社区曾经非常活跃,并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和团队参与。而 Genesis 项目带来的成果是,在 Alchemy 平台上有二十多个新的 DAO 诞生,数百人在众多“dHacks”中试用了该技术,以及在全球范围内举行的数十场“DAOfest”活动。今天,在 Genesis DAO 和 dGov 参与者的努力下,www.daolandscape.today 已经建成了一个庞大的知识库。

然而,DAO 的衰落从一开始就是不可避免的,因为 Genesis 社区与 DAOstack 社区在观点和目标上存在重大分歧。社区似乎从来没有真正接受过 Genesis Alpha 的沙盒地位,而且他们的自筹资金意愿也根本不符合 DAO 的商业目标。

Genesis DAO 的使命包括支持和推广 DAOstack,但并非所有参与者都认为 DAOstack 的方向与他们所秉持的 DAO 理念一致。 虽然少数人 (包括我自己) 公开谈论这种错位,但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以提高声誉值 (REP) 并从 DAOstack 获得持续的资金。 换句话说,经济激励导致人们选择保留自己的真实观点,并利用了这一系统。

而对于 DAOstack 而言,它向 Genesis Alchemy 项目投入了资源,但似乎并没有有很好的回馈。虽然我没有任何内幕消息,但说实话,DAOstack 采纳这些人的意见理由是什么呢?仅仅只有1个自给自足的 DAO (dOrg) 从这一年里脱颖而出,储备金达到了15万美元。

 

其他的表演

DAOfest 是 Genesis Alpha 最成功也是最失败的案例之一,它与先前 DASH 在 DAO 资金分配事件上所遭受的批评如出一辙。问题基本在于,人们很喜欢举办活动和聚会,而他们则乐于在当地社区举办活动从而获取经济回报,他们如此热爱,以至于大量的金钱都投入到了没有任何实际成效的活动,即使他们有一点点成果,通常也没有人负责维护活动组织者建立起来的社区。

社区活动的好处在于他们带来了更多的 DAO 参与者,而社区活动的问题恰恰也在于它们带来了更多的 DAO 参与者。这些新的参与者想要资助……更多的活动!换句话说,“发起活动”在 DAO 产生了滚雪球的效应,DAO 的选民不断地将越来越多的资金用于越来越多的活动,在 Genesis Alpha 的案例中,这些活动很快就耗尽了他们的预算。对于任何想要创建 DAO 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重要的警示,当前 DAO 的大多数功能都未包含用于预算的存储池 (buckets),因此,意识到这一潜在隐患非常重要。

功能缺陷

当下 DAO 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功能缺陷,Etherum 上的 DAO 技术允许复杂的多签 (multi-sig) 方案 (多数人投票决定是否释放资金) 和 (或) 自动实现链上代码升级 (通过投票达成共识而不是分叉代码),这两个都是非常棒的功能,但 DAO 技术在社会结构的创建上依然存在缺陷,甚至 DAO 的共同使命都尚未具备。在 DigixDAO 发表的帖子和即将离任的 Genesis DAO 社区管理者发布的Google 文档中均指出了这一缺陷。

成就与复兴!

尽管有这么多令人失望的事件,但社区依然表现出了韧性,最初的失败催生了 DAO 技术更新、更适合的应用场景,Nectar DAO 正在利用这项技术最擅长的一面:资金分配。NectarDAO 正在履行其承诺,让社区使用 DAOstack 管理自己的资金。

再次重申,我没有内幕消息,但对于 DAOstack 来说,这比继续支持 Genesis DAO 更好。虽然 Genesis DAO 社区的终结让我很难过,但这是 DAOstack 向前迈进的一大步:从沙盒到 beta 用户。

社区的韧性:Genesis DAO 和 dGov

参加今年的 dGov 议会对我来说是一件令人失望的事情。去年,60个议会参会者名额销售一空,而今年我们总共才有30名参会者,相比去年议会的成绩,今年的议会是一次重大失败。dGov 的议会活动比业内任何其他媒体都深入,然而却没有吸引更多的人参加,这可谓一种耻辱。

然而社区自身也接受了挑战,我们开设了每周一次的会议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中欧时间周三下午2点,欢迎你加入) 来保证持续性对话并增进其动力,其中一名参会者表示,他将在未来几个月里,在巴塞罗那启动 dGov 议会。

同样,Genesis DAO 社区也在考虑自筹资金,并在没有付费推动者的情况下坚持每周一次的会议。

社区的恢复力令人鼓舞,尽管遭遇了第一轮的挫折,但分布式治理的前景却是显而易见的。

Nectar DAO: DAOstack 上的大型 DAO

如上所述,NectarDAO 已于2020年初在 DAOstack 上启动,NectarDAO 拥有比 DAOstack 上任何以前的 DAO 更活跃的成员和规模更大的预算,而且民进党 (DAP ) 成员已经证明了他们对参与 NectarDAO 的兴奋和意愿。去年,NectarDAO 的参与者已经成功地使用 Kleros 技术在 Diversifi 交易所上架了他们的 token,现在,他们将使用 DAOstack 来管理他们的预算支出。

NectarDAO 的核心团队对 DAO 和 DAOstack 做了深入的研究,并将最佳开发实践应用在了本次的启动,他们的网站和博客也为社区提供了非常好的指导。目前看来,NectarDAO 的初始工作质量比以前的 DAO 高很多,提案更精准,任务更明确,参与者也经过了审核,对于现有的 DAO 技术而言,这次启动是 DAO 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Hypha:第一个以太坊之外的 DAO

JoinSeed 和 Telos 社区正在开发 HyphaDAO,这是第一个在以太坊之外开发的通用 DAO 技术 (据我所知是如此,如果我错了,请纠正我)。

Hypha 采用了与其他 DAO 技术截然不同的方式,它专门设计用于支持 SEEDS 社区中的人,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平台更像是自由职业交易平台,而不是治理平台。 该平台的重点是定义社区中需要完成的工作需求,然后发布这些工作 (角色) 需求,并接受申请人实施工作, 申请人完成工作后便会获得平台支付的报酬。

HyphaDAO 尚处于初始阶段。 目前平台的大部分工作均由志愿者完成,然而团队的素质却非常出色,团队主要成员来自 Digital Life Collective (数字生活合作社?)。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偏向,那就是为每一个人的贡献时间提供奖励。我最近为团队提供了几个小时的建议,获得了 SEEDS token 奖励 (在 Commons Stack 社区中也存在类似的偏向,突然间,你会发现自己仅仅因为成为了一个体面的人而受到了“赞扬”)。

无论如何,看到 DAO 技术跨越以太坊,发展到其他以智能合约为基础的区块链上,肯定是令人兴奋的。

 

总结

虽然我们看到 DAO 技术在2019年和2020年初遭遇了一些重大挫折,但社区仍然充满活力,这些失败非但没有让人灰心丧气,反而似乎刺激了 DAO 复兴的投入力度和参与广度,一些先前持观望态度的人也已经感受到这种召唤进而积极地投入其中,而且一些新的 DAO 架构设计的出现使得在协调方面能够比上一代技术更为出色。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rebeccarachmany/dao-falloff-and-revival-2cf74f3c18c1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