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周前 阅读数 4860

捐款去向存疑,慈善基金区块链化迫在眉睫|目击

来源:Blocklike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红 + 字会接收大量物资但医院仍短缺」、「湖北红 + 字会公开信息不准确」、「武汉红 + 字会保安拦央视记者」等事件接连被爆出并发酵,随着学者、公益机构和广大志愿者、捐赠人对于红 + 字会等机构的疑虑增多,部分社会公信力已经受损。

韩红在采访里说:「自己做了基金会才知道,原来一包泡面的去向都可以公示的。为什么你们不做,你们做不到干净,就别怪社会有质疑。」

这里的「一包泡面的去向都可以公示」,喊出了整个社区对于慈善领域公开透明的渴望。一直以来,善款去向不明、诈捐等黑箱等问题一直存在于传统公益项目中,去中心化的慈善平台一直是区块链技术重要的探索方向。

业内并不缺乏已经面世的区块链+慈善平台。本次疫情中,最先喊出「武汉加油」的蚂蚁区块链现状如何?现有的去中心化慈善平台能否发挥作用?这些产品的去中心化程度到底如何?是否改善了传统行业痛点?Blocklike 对以上情况进行了整理。

 

去中心化与「半」去中心化慈善平台

由于传统慈善领域在款项管理、信息记录等方面存在的主要存在问题有:

1、对受助人、捐赠项目信息审核不够严格,难以做到真实有效的甄别。
2、钱款的募集和使用过程难以透明公开。
3、公益款项先进入中心机构账户,再由机构进行操作处理,多层级操作。本次对于红+字会的公众质疑由其发布所收捐赠物资匹配存在差异而引起,矛盾即出于上述内容。

之前提到的韩红和她的慈善基金会,经查主要属于传统慈善行业,从「一包泡面的去向都可以公示」的言论、及其慈善基金会对外公开的信息来看,其在信息公开透明方面的所做值得肯定。虽说其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信息公开渠道、人工成本上仍然存在传统行业的短处,但这已经完整体现出了公众对「公开透明」的追求,从某种程度上,也让大家看到了社会对于去中心化慈善平台的认可与需要。

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记账、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特征,从技术层重构信任机制,以解决慈善组织的信息披露和透明度等问题。简而言之,其重点就在于信息是否充分「上链」。

实际上,已有的通过区块链技术赋能慈善领域的平台对于本次疫情的反应非常快,在 10 月 25 日前后,通过支付宝搜索「武汉加油」,即可对疫区进行捐款。这便是来自公益利用区块链技术落地的应用案例知名项目之一,蚂蚁金服在公益领域运用了区块链技术追踪筹款。这样,支付宝 APP 也成为了最早一批开始以这种方式喊出「武汉加油」的平台。

相对来讲,支付宝、微信等大家熟悉的第三方平台在此充当了一个具有较强公信力的机构。

「宁愿信支付宝,倘若说支付宝信不过,就没什么可信的了」,这也是 Blocklike 在多个微信群内看到的捐赠人的心声。

但据 Blocklike 了解,即便是在蚂蚁区块链所支持的平台上,这些募捐也是给湖北省红+字等性质的平台进行募捐,在这里,支付宝充当了募资平台,而本身并无法起到真正意义上的监督作用。

捐款去向存疑,慈善基金区块链化迫在眉睫|目击

(图片来自支付宝 1 月 25 日截图)

捐款去向存疑,慈善基金区块链化迫在眉睫|目击

(图片来自支付宝 1 月 25 日截图)

以上公示资料显示,蚂蚁区块链将公益项目及捐赠信息写入了区块链,将前半部分的信息上链。但是涉及采购、物流、物资分发等关键信息的后半段部分却是缺失的,这部分仍由中国红+字基金会等接受捐款的机构来做,在这一「接收并执行」的过程中,所捐赠物品的去向仍旧依靠传统的慈善机构信息公示。

据 Blocklike 观察,这也是大部分拥有区块链技术的慈善领域平台所能做到的,毕竟,大部分民间慈善平台无权进行进一步的监管。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种方式或许可称为「半个」去中心化慈善平台,上文提到的最终进行公示的慈善机构,在这次疫情中,即为民政部于1月26日发文中指出的5家:湖北省红+字会、湖北省慈善总会、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字。而被卷入舆论漩涡的几家机构正在其列。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区块链慈善平台当属币安的 BCF(全称为 Binance Charity Foundation 币安慈善基金会)。此前,币安承诺将提供 1000 万人民币帮助防治新型冠状病毒。

根据 BCF 的官方介绍,该平台上,每一位捐赠者的捐赠记录和受助者的分配记录都会显示在币安慈善机构网站各个项目的页面上,并标注交易 ID (Txid)。通过点击 Txid,公众可以在 BNB Chain 或其他区块链浏览器上跟踪每笔交易的流向。这里的捐款将显示在区块链上,并将全额入账。

在本次疫情捐助细节上,何一曾透露 BCF 将会是这次捐款的主体,并公开表示:「我们会先支持 1000 万物资,BCF 的物资捐款会直接到人,不便将资金打给第三方机构」。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到,币安所尝试的途径应不是仅捐款给红十字会这种简单的途径,其所尝试的是使用去中心化的方式进行捐赠。目前,根据赵长鹏2月2日所发推「BCF 已收到武汉市政府的感谢信」来看,该项捐赠已经完成。据社区所传的相关捐赠照片来看,这种去中心化的方式使得物资运送到了所帮助的医疗机构手中。

在当前情况下,如何让去中心化慈善能更进一步呢?

一位来自社群的投资人分析道:「红+字的本质是资源的重新配置,靠区块链技术可以打破更广阔的范围的数据孤岛。但是,就好比韩红基金会,只要慈善机构愿意,一包泡面都可以公开,信息照样是透明的,倘若本不愿公开这一包泡面的消息,给再多的区块链技术也没用。」

他还提到:「此外,公益方向通常为无币区块链,没有激励机制,又是非盈利组织,可能会缺乏维护的动力,这需要更多的力量一起来解决问题,当我们在谈论区块链在公益慈善的应用时,其实更准确的应该是谈论区块链在政务方面的应用。」

捐款去向存疑,慈善基金区块链化迫在眉睫|目击

逾 30 家区块链企业驰援抗疫

值得整个行业骄傲和肯定的是区块链行业对于社会责任的承担。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区块链业内至少 30 家企业或社区展开针对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物资支援,其中既包括欧科、币安、火币、MXC 等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也包括维基链、TopNetwork、量子链等项目团队以及嘉楠科技、比特微、虎符集团、金氪资本、八维资本、真格基金、能链科技等机构。

据媒体2月1日数据显示,包括区块链企业在内的新金融企业驰援疫情地的物资总额已超过 17 亿元,做到了一方有难、八方驰援。

我们有理由相信,区块链技术的透明性、可追溯性等特点仍将逐步渗透慈善领域,更多慈善组织的信息将会进一步走向透明。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