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25 阅读数 4469

假“央企”天富天承暴雷后,CEO戚洛源何去何从?

假“央企”CEO

戚洛源,真名戚雪锋,来自西安。2019年8月至12月期间以天富天承交易所执行总裁身份多次出席公开会议。他曾在网络可追溯的某会议上说“今天,我们正式走向世界,天富天承将正式为数字资产提供交易服务、为区块链技术开发提供服务,为探索数字资产在深圳这块创新基地做些利国、利民的工作。作为央企百分百控股的数字资产交易服务机构。我们会用心服务好每一个优质资产、每一个企业项目、每一个敢于创新的投资人。”假大空张口就来,于是乎天富天承这家“假国家队”在2019年8月就迅速被媒体揭穿虚假宣传,在国家没有颁布政策的情况下声称自己“首获牌照”,而后这家交易所的募资依然照常,并发行了平台币TFTC作为募资货币。

这也不是他第一个项目,戚洛源发起的上一个传销项目叫智谷960,是一个倒卖假矿机、伪算力的项目。同样,不知道是不是梁静茹给的勇气,他总是不吝啬在操盘这种高风险骗局的时候,公开展示自己的肥头大耳。

我们投资人一共被骗了3000万——

来自受害投资者张女士(化名)的口述

2019年7月初,我经朋友认识了戚雪锋,了解到戚雪锋在天富天承(武汉)数字资产交易服务有限公司担任执行总裁,负责该公司天富天承数字资产交易所的整体运营。8月13-15日当时他们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会议,大肆宣传,上了多家媒体(附有新闻证明材料)。据戚雪锋介绍,“天富天承是首个国家颁发营业执照的数字资产交易服务机构,由央企中资华信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并由梧桐国际资本有限公司以汇丰银行1000亿美元对天富天承交易的数字资产承担担保服务,确保交易安全。”戚雪锋说中资华信是华信集团100%控股的国有央企,华信集团是由中科院、清华大学、中国瑞达系统装备集团、中国通广电子集团、中国电子系统工程集团、中国惠通电子中心等六个机构联合成立的国有联营央企。

在铺垫天富天承是央企的同时,戚雪锋告诉我们,天富天承交易所将于2019年9月份上线,让我们向他进行私募认购,天富天承大节点投资一份150万人民币,这些投资款有些转到了戚雪锋的个人账户,有些转到了天富天承的公司账户。戚雪锋不止一次在群里告知我们,平台币未来会涨至很多倍,以各种升级锁仓的手段,禁止投资人卖币,故此,在平台上未有收益,且至今血本无归。

在天富天承暴雷后,众多投资人夜不能寐,连夜赶到深圳,希望讨个说法。 

 

你去告吧,我有后台!

7.26日,天富天承在深圳举办了天富天承供应链汇报会,会上邀请了中国智慧城市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刘志刚教授现场做报告,中资华信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明华、中资华信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游宝平、天富天承副总裁戚雪锋现场参加会议并站台。

8月13日至8月15日,深圳会展中心举办了“一带一路全球互联互通双创博览会”,天富天承作为联合主办方在会上宣布,近期将启动交易所。

8月22日,天富天承在深圳举办启动仪式。南方都市报、腾讯、南方plus等媒体报道了此次启动会。北京大学刘志刚教授、世界华人协会主席程万琦均在现场致辞。

9月16日,天富天承交易所APP上线。当时的网址为:http://www.tftcex.com,现平台已关闭。

天富天承在对外宣传中,始终打着央企100%控股、首个国家颁发营业执照的数字资产交易服务机构的旗号。期间戚雪锋和王金士多次宣传交易所及平台币vfptf。

11月23日晚,戚雪锋在微信群告知投资人,国家在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所,天富天承接受了武汉人民银行和深圳人民银行的约谈,将在12月31日前全额清退大家的款项。可是到了今天,投资人没有拿回一分钱,等到的却是系统关闭,公司搬家。通过公司财务人员,了解到款项已经全部被转出,转至十几个对公户和个人账户,账户控制人是游宝平。当时股权关系均可在企查查上查到,目前公司已变更为个人控股。

据我们掌握的数据,从7月到11月,有将近100余人,总金额3000余万元。其中2000多余万是打入天富天承(武汉)数字资产交易服务有限公司公户。事发后戚雪锋告知投资人目前没有资金退还,但根据掌握的材料,戚雪锋从平台拿走了900余万。根据戚雪锋的个人银行转账记录看,投资人转入他的钱绝大部分未转入到天富天承的公司公户,也就说明这笔钱大部分被戚雪锋和王金士分赃占有。

王金士何许人也?女,50岁,安徽合肥人,表面憨厚,实则传销惯犯。根据戚雪锋提供的个人银行转账记录看,有290多万转给王金士和80多万转给方某某(王金士的N朋友),总计370多万明确是王金士的提成返利。并且王金士拿着投资人的血汗钱肆意挥霍,行为非常嚣张和恶劣!投资人经过多次联系戚雪锋和王金士无果,也曾告知他们,如不退还款项,就去报警,但对方气焰很嚣张,称想报可以去试试,并不惧怕,似乎有后台保护!

欠薪+跑路,30多名员工法院联名上诉讨薪未果

天富天承员工有30余人,他们大多是在2019年10月后入职。经理以上级别的岗位面试时都要经过天富天承CEO戚洛源(戚雪锋)这一关,戚雪锋在面试时信誓旦旦地宣称,天富天承是有牌照的正规军,是央企全资的国家队,不是那种准备做几个月就跑路的山寨交易所,员工社保要交全税,不会避税,原因是公司未来是要上市敲钟的。从10月到12月期间,作为CEO的戚雪锋召开过一次全员会议,这次会议的内容是告知大家公司即将在12月要上项目拉盘,让员工都买天富天承交易所的平台币VFPTF,说会大涨。另外公司要上一个新的募资项目,叫TC计划,起步募资资金是500USDT(价值人民币3500元),戚雪锋鼓励员工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项目,购买一定份额到TC计划,并且要带动自己到亲戚朋友也来买。不少员工都本着信任的态度参与了投资,如今天富天承的交易所暴力关停,无法提币,员工投资后血本无归。

而在2019年12月15日,仅仅2个多月后的一个周末,这一天也是天富天承的发薪日。戚雪锋通知公司全员开会,单方面宣布天富天承交易所因为政策原因要关停,公司全体放假,11月及12月份的薪资延期处理。

这一次,员工们的安全感到达了底线,谁都明白老板要跑路了,并且大部分10月后入职的员工签约的公司并非天富天承(武汉)数字资产服务有限公司,而是天富天承(深圳)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完全有可能借此推卸法律责任。

当场有员工情绪激动,欲跳楼威胁,并且报了警。天富天承(武汉)数字资产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陈浩也在现场,全体员工一致要求公司签署一份承诺书来保障员工薪资发放问题,以及承认天富天承(武汉)数字资产服务有限公司与天富天承(深圳)科技有限公司实属一家。

谈判就在天富天承交易所当时的办公地点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园大冲商务中心A座33楼进行。从2019年12月15日上午10点至2019年12月16日凌晨4点,全体员工坚持捍卫权益,陈浩及戚雪锋最终签署了对全体员工的协议。如下:

2019年12月15日天富天承员工会议现场

(左一戚雪锋,左二陈浩)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时至2019年12月25日,员工的薪资问题并没有得到任何解决及进展通知。于是,全体员工被迫走上法律途径捍卫权益,上诉到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2019年12月31日,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就此次案件第一次组织双方调解,天富天承(武汉)数字资产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陈浩拒不到场,于是此次案件升级为集体劳动争议民事案件,将于年后正式开庭审判。直至2019年结束,30余名员工仍未拿到应得薪资,当别人都在计算年终奖,参加年会的时候,这群受害员工只能在一起收集证据,准备着来年的上诉审判。天富天承甚至至今没有正式的人事流程给员工开具一份离职声明,影响员工的再就业。

 

CEO又起矿机新骗局

然而惹上诸多案件纠纷后的戚雪锋并未就此罢手,而是火速开展他的新骗局,只是这一次,他不敢再对外担当什么CEO角色,而是由他的伙伴张国桥出面。他们成立了一家公司叫“中芯矿业”,在深圳市福田区皇庭中心商务楼的45层租了一间办公室,每天招揽着络绎不绝的投资者前来听他们讲解矿机模式,这个模式本质上就是资金盘+传销盘,无非就是传销骗投资,大骗子骗小骗子,他们甚至都没有实体的矿机售卖,只卖云算力这种随意造假的数据,所有关于项目的资料都是照搬IPFS矿机的资料。他们的诈骗对象就是币圈小白,利用暴富的故事和虚假的包装来骗取他们的投资。

戚雪锋朋友圈宣传中芯矿业

戚雪锋朋友圈歌舞升平

如今的币圈几乎沦为资金盘与传销骗子的江湖,尽管在国家多次明令限制后,各类数字货币交易所,数字货币项目仍然层出不穷,并且越发明目张胆,但像天富天承这样连国家队的招牌也敢明着打的,实属罕见。据熟悉戚雪锋的受害者说,为躲避西安那边投资人的讨伐,戚雪锋已将其家人从西安接到深圳生活,一个学历仅为中专的CEO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