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4周前 阅读数 2849

王晓亮:区块链终结互联网“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模式

文/王晓亮

编辑/赵雪娇

在新旧交替之际,锌链接邀请到行业领军人物,共同来探讨产业区块链2.0时代的发展,探讨区块链与其他技术融合,在产业中落地的路径,推动产业区块链从1到100的历史进程。

本文是溪塔科技联合创始人王晓亮对技术融合大趋势的思考:

乾隆晚期,民族资本崛起,商业交易增长,商埠间的物资交易愈发频繁,埠间货币流通量大增。另一方面,人口快速增长,土地供给不足,加之自然灾害连连,抢劫现银时而出现,各商号间运输现银不得不加上镖行。

山西平遥达蒲村人雷履泰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在供职的西裕成颜料庄增加汇票代替运现银,兼做汇兑业务。

同村人李大全与雷履泰一拍即合,创建票号。

此后,外出经商可不必携带大量现银,只需在当地用现银兑换为银票,再去异地的同一票号兑换为现银或者直接交易银票。

雷履泰谙熟生财之道,票号越做越大,前后经营存续100余年。其创立的票号日昇昌被誉为中国现代银行的开山鼻祖。

 

一、创建新世界

 

在日昇昌创立的180年后,互联网泡沫刚刚破裂,中国的网民数量接近1亿大关。随着网速的不断提高,网上购物成为时尚。

但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方法着实让网民又爱又恨。先钱后货还是先货后钱,质量、售后等一系列问题拦在刚刚兴起生活潮流面前。

2003年,B2B交易平台阿里巴巴投资一亿元创立购物平台淘宝网,次年成立支付宝,提供交易担保服务,解决了钱货两清的问题。2020年新年伊始,阿里巴巴美股股价突破6000亿美元,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集团。

2009年,化名中本聪的匿名人士,也许由于对现有金融体系的不满,启动了一个点对点现金支付网络,比特币作为该网络发行的内生货币,最高触达3265亿美元市值,该网络在没有一家具体机构维护下安全存续至今。

2015年,经济学人以封面为《区块链:信任的机器》一文介绍比特币网络背后的区块链技术的价值。

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之后,国内掀起区块链应用和实践的新一轮热潮。

日昇昌,支付宝,或区块链。通过实现各种流程操作维度的统一,构建“新的世界”的同时,创造了巨大价值。

进行银票交换时,银票如何在不同地点进行兑换?日昇昌的做法是,通过总票号来协调各地账目,在内部的账本中将银票与现银对应起来。

当某地收到现银后,可以在账本上增加银票的开具;当另一地的银票承兑后,在账本上减少现银的库存,同时记录开具方所欠现银数量,即清算。每隔一段时间,通过总票号来协调各地现银的支出与收入,实现结算。

现银代表物理世界的资金,银票代表账本世界的凭证。账本上的数字变化,实现了实物流与交易资金流在同一个维度内进行操作,账本就是这个新的世界。

在网购过程中,卖家将货物在淘宝展示,买家下单,付费到支付宝,卖家发货。买家确定收到货物,没有特殊质量原因或其它问题,支付宝将费用交给卖家。

货物、资金、业务在淘宝的业务系统内实现同一个维度内操作,架设在互联网上的支付宝淘宝业务系统就是这个新的世界。

比特币网络开创了一个没有一个央行发行的全球加密资产,通过计算的“消耗”,矿工挖出一枚枚比特币。比特币网络记录了比特币所有归属以及交易信息,任何一个数额比特币的持有人掌握可以更换所有者的钥匙。

日昇昌账本与淘宝不同的是,比特币转移后,并不是增加或减少某个账户中的余额,而是更改了比特币资产的所有者。

交易比特币实现了清算与结算的同步完成,把清算业务流与结算资金流放在了同一个维度内操作。构建在区块链上的比特币网络就是这个新的世界。

 

二、信息与资金同维度操作

 

新的世界带来更多的可能,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一书中描述,人类与动物最大的不同在于,人类具有想象力。 

正是这样的想象力,在借助日昇昌的账本,淘宝支付宝网络,区块链网络这些新的世界,实现了本来并不存在的信息与资金同维度的操作。

这些新的可能包括:商户将所持有的银票典当为现银,即使当地没有票号,因为银票附加了票号的信用;

去国外游玩,我们可以提供蚂蚁信用的分值获得面签待遇,因为蚂蚁信用代表了其用户个人信用历史情况;

单一个体可以在区块链技术搭建开放的平台上,做原来需要极高信用才能构建的保险业务,因为支付逻辑公开可见,信用能力可验证。

这些创造新世界的工具抽象成:一个映射网关,一个承兑网关,一个账本加一个计算器。

映射网关是票号,是支付宝公司,是上链设备或机构……它把我们当前所处的信息记录到新世界中。

承兑网关是票号,是支付宝公司,是数字资产的承兑机构,它把新世界中的价值或信息返回到物理世界中。

账本是日昇昌账簿,支付宝公司的数据库,区块链的链数据。计算器是账本的记账方法、数据库的业务逻辑,链上的计算逻辑。

 

三、三个幽灵

 

然而,构建近200年以来出现的新世界的基础设施里,依然游荡着三个“幽灵”。

映射与承兑网关的诚实与自我约束是第一个“幽灵”。

日昇昌在经营的末期,放出去的贷款无法回收,挤兑发生,1948年最终歇业。

2019年,互联网金融的大部分企业进入清退与转型期。

逐利成本与代价的不匹配,映射的信息依靠人或者制度的约束,在巨大的经济价值前,信息的映射出现问题。虚开的银票,虚假的项目,因为作恶的成本仅仅是一次输入。

可执行性是第二个幽灵。

当涉及到关键利益时,人们常常发现,约定的逻辑或者动作停止了。监控往往在关键时刻失效,应当偿付时拒不执行。数字化的执行开关由单一主体把握。

第三个幽灵是数据的治理,信息的滥用。 

人们的时间越来越多停留在了数字化的新世界,这个世界中通过数据描述我们在哪里,使用什么,喜爱什么。物理世界中,我们回到家,关上门,可以换得宁静。但在数字世界并没有这样一个家。

我们在这个世界创造的价值同样也难以得到保护,被侵害只需要点点鼠标和键盘,伸张价值的成本远远高于被侵害。

 

四、数据需要与服务解耦

 

区块链可能是解决上面问题的关键之一。

区块链世界的信息目前依然来源于物理世界(PoW 公链可能算是例外)。但是,一旦输入信息,这些被篡改抵赖的成本会大大增加。经过时间的积累,人们可以选择相信信用更高的映射网关提供的数据。

当前政府和大型企业看准了这一机会,用自身良好的信用把信息输入到区块链中。可信硬件、物联网设备在保证物理良好和环境正确的情况下,准确率将高于人为记录与操作。这样的映射网关也可以提升输入到区块链上信息的真实性。

可执行性是效率的基础。在英国的法谚中有“Justice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的金句。区块链中的智能合约可以理解为是确定性的支付宝,可以让一些基础的执行变得更加有确定性。当然,非完备语言所描述的逻辑依然还需要借助人为的判断。

人类文明从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的迁徙似乎不可逆转,人们在向数字世界输入指令的同时,数字世界的算法又反过来影响物理世界的我们。数据的边界与授权代表隐私的边界,在传统系统里似乎没有办法很好地解决。

身份被识别后用于承载服务,服务产生的数据又由服务商保留,互联网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的模式,使得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沦为数据变现。 

变化势在必行。虽然欧洲已经产生GDPR法条,用于约束数据与信息的使用,但是相比前两个幽灵,第三个幽灵还没有达到崩塌互联网基础的程度。

王晓亮:区块链终结互联网“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模式

所以,区块链在数据治理中能起到什么作用?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数据需要与服务的解耦。当人们产生的数据并不存放于服务商时,那么人们就能掌握数据的自主权。区块链可以将数据附着在我们的不同身份上,并委托或自行保管这些数据源。从而最终实现个人或者企业数据治理而不是数据处理的效果。

一首首“谨防假票冒取,勿忘细视书章。堪笑世情薄,天道最公平。昧心图自私,阴谋害他人,善恶终有报。到头必分明,坐客多察看,斟酌而后行。国宝流通。”记录密码的顺口溜伴随日昇昌风云百年。

区块链引领的浪潮在何处?我们可以期待,在这样的基础设施创造的世界里,价值的流动像溪水一样灵动,信任的根基像宝塔一样稳固。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