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21 阅读数 3473

王彬生:区块链是一场社会运动,今天所有的区块链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

– PART1 –

导语

2019年10月24日国家强调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一时间,区块链成为了许多政府部门、各大上市公司和学者所热议的话题。

为让关注区块链技术的读者全方位了解区块链技术及产业发展的方向及问题,火讯TALK推出特别栏目——区块链产业人才智库系列专访,将以《区块链上升至国家战略,如何把握产业与人才新机遇?》主题,邀请专家畅聊区块链!

本次特别栏目由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区块链产业人才研究所主办,由火讯财经、证券日报、链人国际、数权经济创新发展中心、清华x空间、福建省区块链协会承办。

区块链产业人才智库由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区块链产业人才研究所联合链人国际,清华x-lab,证券日报、福建省区块链协会、火讯财经等众多垂直行业机构共同筹备发起,聚集各领域专家力量,建设区块链“政产学研用”协同的开放生态体系。

1月20日晚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金融专业特聘导师、天使投资人王彬生作为第17期嘉宾做客火讯TALK,以下为访谈实录。

– PART2 –

精华集锦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金融专业特聘导师、天使投资人 王彬生:

  • 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最大的挑战实际上是来源于观念。
  • 理解这场区块链革命必须从信息成本的角度才容易理解。
  • 区块链是一场社会运动,今天所有的区块链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
  • 根本上的问题,一定是区块链技术普及以后能够将基于过去中心化的信息集中,甚至信息的垄断为模式特征的社会结构彻底的解构掉。
  • 沙盒监管的重心应该放在打击跑路和作假。
  • 区块链技术在中国快速的普及,将极大地提升中国的经济潜力,极大地改善中国百姓的福利状况。

 

– PART3 –

访谈实录

主持人火讯财经主编赵一丹:今晚,我们有幸邀请到的重磅嘉宾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金融专业特聘导师、天使投资人王彬生!欢迎王博士。

王彬生:大家好哈。

张晓媛:各位新老“火”伴儿好,好久没见,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倾听和支持,感谢火讯提供这么好的分享平台,感谢各位专家老师精彩落地的分享。

赵一丹:是啊,好久不见,2020了。这是2020年的第一场火讯talk访谈。感谢王博士今晚接受我和媛姐的访谈。那我们直入主题哈。

 

01

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最大的挑战实际上是来源于观念

赵一丹:第一问:区块链上升到国家战略,国家决策层提出区块链要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您认为区块链公司应该从哪些方面来更好地服务和赋能实体经济?哪些传统产业对区块链技术有硬需求?区块链在赋能实体经济方面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王彬生:这个话题呢,比较棘手。首先我们说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那我们对实体经济要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我们一说到实体经济,好像就是过去的钢铁厂水泥厂,汽车厂。各种各样的制造厂才是实体经济,这个观念在移动互联网的今天可能是错误的。

过去人类社会工业化时代的很重要的特征就是集中在一起,可以降低生产成本,而且工业化时代的很重要的特征就是产业分工,分工分的越来越细,一切围绕着生产、降低成本来展开分工。人类社会的信息成本越来越低的时代,我们一切可以围绕着消费的协作,一辆汽车你开完了我开啊,我开完了他开过去一辆汽车可能开10万公里就报废了,现在如果不停的共享可能100万公里正好寿终正寝。

从这个维度上讲,什么叫区块链服务实体经济,我们对实体经济要有一个重新的定义,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只要能促进人类消费效率的提高都是实体经济,你说淘宝、京东、腾讯不是实体经济吗?爱奇艺不是实体经济吗?

赵一丹:“只要能促进人类消费效率提高的都是实体经济”

王彬生:所以讲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最大的挑战实际上是来源于观念,我们要认清什么是实体经济。区块链这场社会运动,只要能提高消费效率,提升人们之间的协作价值,它就是有价值的,就是有意义的。

里面有一个最大的前提就是放到一个市场经济的环境里来看待。说到实体经济这个概念非常混乱。

王彬生:区块链是一场社会运动,今天所有的区块链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

赵一丹:最大的挑战来源于观念。

王彬生:我可以简单的补充几句,比如过去我们讲到汽车厂是有规模效应的时候,五十万、一百万辆了,现在你看看,没有人再提了,为什么没有人再提汽车厂的规模效应,是因为这个社会的发展越来信息的成本越来越低,大家协作的成本越来越低,所有的。最近二三十年都是逆城市化。

过去是大工业大公司集中在一起,所以催生了大城市的诞生。大家要集中在一起,因为集中在一起,信息的协作成本才是最低的,而当今天信息本身成本很低,信息本身在全社会的传播没有成本的时候,可能大家压根儿就不需要集中在一起。

所以说,区块链对实体经济的改造,不如说是怎么样,最大限度地利用移动互联网信息成本低的时代特征,让实体企业把协作成本降到最低,这一说他用是不是用了区块链的技术原理,这个已经不重要。

赵一丹:王博士正好说到这,可以引出我的下一个问题了。

 

02

理解这场区块链革命必须从信息成本的角度才容易理解

赵一丹:您曾公开表示,区块链核心问题不是技术问题,它就是下一代的互联网的业态。信息的传递成本接近零是这场区块链运动的时代前提,只有信息传输价格高就甭提区块链。一个技术能够引起社会变革,它的门槛必须足够的低。您认为,距离区块链足以引起社会变革的时间还有多久?

王彬生:我们想想这个话题,区块链这个技术在30多年前我就知道有了,具体我也没有查那么具体的文献。它为什么今天大行其道了?

我们抛开区块链技术来看今天的社会现状,在30年前,你得到的所有的信息都是经过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得到的,甚至出版社。那么今天是一个什么时代?是一个自媒体时代,什么叫自媒体就是信息,从知识的传播娱乐传播新闻的传播,完全都是自媒体发声的,大家看看抖音就会明白一切。

所以在二三十年前吧,中关村有一个广告牌子,叫“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今天中关村应该再说一个广告牌子:“信息传播没有成本,世界将会怎样?”

王彬生:区块链是一场社会运动,今天所有的区块链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

赵一丹:王博士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考维度。

王彬生:区块链技术说它不是高深的技术,不是说从我们小白的角度看。对任何一个搞计算机,搞网络的人,它就不是高科技,因为这个社会可以实现零成本的协作和复制。

这个社会学的维度上讲,区块链根本就不是什么高深的科技。这个社会信息的传播成本越来越低,任何人都可以发布信息,任何人都可以储存信息,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时代特征。所以说,区块链加密技术才可以大行其道,有了其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土壤。

因为我们自己不会看代码,不懂代码,就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多高深的技术,一定要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这个社会懂代码的人多了去了,这些代码是可以很廉价的复制的。

由于信息的成本越来越低,实际上引起的社会变革一直在发生,大家知道微博把什么替代掉了?把广播、电视取代掉了;微信把过去的通信短信给替代掉了;今天的抖音快手集新闻娱乐知识与一体、融合了,彻底的把过去的电视台给取代掉了。

真正的社会革命,一定是在一点一滴的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等你发现的时候,已经一切都变了:微信,支付宝把银行卡现金业务通通的给取代了;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快递小哥可以通知我们在城市甚至乡村的任何一个地方收发快递,把固定的邮局中心化的模式给替代掉了。

赵一丹:变革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中。

张晓媛:现在社会发展变化太快了。

 

03

区块链是一场社会运动,今天所有的区块链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

赵一丹:第三问,各种区块链应用场景正在全国多个城市落地,应用落地正在加速中。您看好区块链的哪些应用场景?

王彬生:首先我不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单纯的技术问题,好像找一个场景一落地就是区块链了,我认为它是一场社会运动。

就像刚才讲的,邮局快递小哥与利用移动互联网把城市的甚至乡村的任何一个地方变成了移动的邮局,这就是区块链啊,去中心化分布式。

还有一些值得我们现在利用区块链,比如说一些文书、司法文书上链、银行票据上链,通过这种联盟链的方式,加大了它的这个传输的速度,增加了它的可信性,提高了它的这个交易效率,这些都不是根本上的问题。

王彬生:区块链是一场社会运动,今天所有的区块链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

我们现在都讲银行的票据上链问题。银行的票据上链做一个联盟链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们之间相互交换票据、交互数据,这个不是区块链要解决的实质性问题,区块链要解决的实质性的问题是:在过去工业化时代是分工、在未来是融合。

比如说茅台酒,将来上链了一瓶酒,对应一个茅台的token,那么可能就没有茅台股份了。过去及分工产生的生产、经营、金融将来都融合了。

如果将来所有的实物能和虚拟世界之间产生一个对应关系,那么他们之间就会产生一个交换关系,我们今天所理解的这些场景在未来可能就不存在。

比如说我们看今天的抖音、娱乐新闻知识,它是一体的。将来没有说这个节目就是一个纯粹的新闻节目,这就是纯粹的娱乐节目,这就是一个纯粹的知识节目,边界是很模糊的。我个人的感觉就是,今天所有的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再过十年甚至20年。再回过头看今天。可能会觉得非常的肤浅甚至幼稚,就像你40岁以后看你大学的初恋一样,谁没年轻过?

 

04

沙盒监管的重心应该放在打击跑路和作假

赵一丹:第四问,您曾提到过:不同于传统金融部门的精英化和中心化,区块链技术将金融与消费逐渐融合了,在监管上可能不再需要有详细的部门分工。国内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在探索实行沙箱监管机制。结合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际监管经验,您对国内区块链监管有哪些建议?

王彬生:应该说逻辑关系非常清晰,就是过去是分工,未来是融合。那么在监管上,套用工业化时代的监管模式肯定是不成立的。

沙盒监管计划我认为都是一个尝试,这个市场本身的逻辑到目前没有完全的清晰,作为监管更不可能搞得很清晰,都是尝试性质。市场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的问题,监管是很难搞明白。

所以我觉得现在沙盒监管的重心应该放在打击跑路和作假,因为这个司法界限是非常清晰的。

 

05

区块链技术在中国快速的普及,将极大地提升中国的经济潜力,极大地改善中国百姓的福利状况

赵一丹:第五问,不少人把2020年称为区块链发展的转折之年。您认为2020年对于国内区块链行业会有什么机遇和挑战呢?

王彬生:2020年作为一个区块链发展的转折之年,这话也没有错。首先,中国的最高层把区块链上升到了国家战略,还有一个技术问题就是比特币的减半。就我个人是这么看:如果信息没有成本,我们可以把这场区块链技术引发的社会变革,在经济上理解成两个维度,一个是宏观上的资产转移运动,一个是微观上的个人行为价值化。

但是不管怎么说,它们表现出来的都是直接的点对点之间的协作和价值交换。因为中国正处于一个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一个国家,过去的大量的机构都是集中化的,所以它的协作效率实际上比较低。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和普及在中国一个资源少人口多的国家,可能恰恰会把生产效率给集中的爆发出来。

比如我举一个例子,在美国每个人都有车,如果你搞共享汽车,可能汽车的效用发挥的并不那么大。在中国就不一样,中国人多地少,如果我们把汽车的消费寿命有10万公里,通过共享提升到100万公里,中国的富裕程度将增加多少倍?

所谓的区块链的社会学含义,就是把个体经济之间的经济能量和效率自由的挥发出来,让它们自由的点对点协作。

王彬生:区块链是一场社会运动,今天所有的区块链落地都是尝试性质的

赵一丹:王博士,按照您的理解,共享经济也属于区块链的范畴?还是只是类似概念?

王彬生:区块链不能从技术的角度理解,就在这儿,它是全社会的信息传播成本越来越低的时候,可以直接展开协作的产物。

过去,黑车在机场车站码头大型的医院趴着,很容易就被运管打掉了。而今天由于信息成本很低,滴滴共享汽车分布在社会的任何一个角落,按照过去的有关规定,它们是黑车呀。但事实上,今天你打得掉它吗?

如果非要讲区块链技术,就是说信息成本低到了足够的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这种加密技术实现点对点之间的协作。

赵一丹:了解。

 

06 这是一个开源的时代

赵一丹:第六问:2019年10 月 25 日,区块链的寒流回暖之后,国家级和传统巨头的进场越来越迅速,而在互联网巨头中,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一直都有相关的联盟链平台在蓄力建设——百度超级链平台、蚂蚁区块链 BaaS 平台、腾讯云 TBaaS 区块链服务平台等等。国家政策倾向于联盟链,对于公链项目方而言,究竟去向何方前景迷茫。您如何看待联盟链和公链的未来发展趋势?

王彬生:联盟链我是这么看:联盟链的本质是数据共享,而不是我们讲的区块链的点对点去中心化、分布式不可篡改,因为共享也就意味着你不可篡改,要改一起改。

联盟链是基于现代公司制的逻辑必然会出现的现象,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那么多巨无霸的互联网公司,因为他们是以法人的面目存在的,所以他们法人的价值之间的协作是有的。

未来信息的成本越来越低,只有个体之间的协作,法人之间的协作、第三方赚差价没必要。大家怎么理解公链看看比特币,看看以太坊就懂了。

赵一丹:第七问、大众对区块链有哪些认知误区?有哪些让您担忧的现象?有何建议?

王彬生:大众对区块链认知的误区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认识到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过多的迷恋高科技。区块链无论多么的高深,这是一个开源的时代,对于那些搞计算机的同学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

我最大的担忧就是这个泡沫可能会比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还要大,大家过多的迷信技术被骗。我在2017年动手写了一本书,叫《未来财富之路》,京东上有卖。本书前前后后写了将近两年,虽然字数不多,一个晚上就可以看完,最近才出版。就是想从社会学角度来全面理解这场区块链运动,而不是从科技的角度来理解。

张晓媛:看了未来财富之路,很有收获,实践派。

赵一丹:老韭菜区块链心得。

王彬生:各种各样的链改都会有,只要信息的成本越来越低,所有的现实世界都会影射到虚拟世界,我们不能迷信这样那样的技术。如果区块链技术是一项特别高深的科技,就不会出现五花八门的各种各样的链。

只要把握住信息的传播成本越来越低,这个时代特征,你基本上就理解了区块链世界,你就相当于找到了一把钥匙。

赵一丹:我的最后一问:您如何看待2020年的特币减半行情?

王彬生: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减半的都会导致比特币大规模的上涨。既然我们把这场区块链运动理解成是一场资产转移运动,那么在传统的法币退出流通领域之前,比特币的归宿到底是什么?只能交给市场。

赵一丹:我的提问就到这,接下来把提问时间交给晓媛姐@张晓媛|链人国际。

 

07

人才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经济转型关键在人才激活

张晓媛:感谢一丹和王教授的精彩访谈,分享的很实在!

我们知道王教授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也是很早进入区块链产业一线的资深大咖。王教授的教学和分享都有非常丰富和深刻的市场体验,是名副其实的实践型教授,借此机会也想问问王教授关于给区块链人才的建议。

我这里有两个问题。问题一:中国区块链技术研究与世界其他国家趋于同步,未来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专业人才的供应和储备。您认为现阶段区块链产业如何激活第一资源:专业的复合型人才,来促进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王彬生:首先,我个人认为人才都是过去一个计划经济的概念。在未来人才是谁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比如中本聪,谁知道他是人才,维塔利克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人才。

过去是一个精英化的社会把社会结构给固化了,你是哈佛毕业的,你是北大毕业的,你就把社会的精英岗位全部给占有了。所以从现实市场的逻辑来看,对人才的培养,主要应该表现出来对市场的包容度,对区块链市场创新的鼓励让人才自己跳出来,因为不知道谁是人才。

张晓媛:王教授的意思是,专门培养的人不一定是最合适和最杰出的人。

王彬生:但是这个领域的培训是很有价值的,让那些想尽快了解区块链技术和市场逻辑的人加入进来培训是很有价值的。

张晓媛:的确,人才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经济转型关键在人才激活。我们的区块链宏图再伟大,也离不开大量感兴趣人才的实施。做好人才工作关键在“引”,核心在“用”,王教授给了很好的建议,希望我们多关注产业人才的引导、激活和培养。

王彬生:火车跑的快,全靠韭菜带。如果当年不是比特币和以太坊价格的暴涨,计算机人才是不会到这个领域来创业。那么谁把市场搞起来的?都是韭菜。

张晓媛:说的很实在,我们培养和引入人才后,也一定要帮助人才充分实现价值。如何能让进入新产业的人有更高的价值和创造财富。

第二个问题是:新产业面临着巨大的泡沫,新产业人才应如何看待产业环境?如何提升自身技能,抓住致富窗口,选择和走入“未来的财富之路”?

王彬生: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当信息的传递没有成本的时候,只有原创的技术才是有巨大的社会价值,其它的都是copy和模仿,但是copy和模仿也是有社会价值的,它被无数的人给分散了。

因为传统的互联网需要转移到未来的价值互联网,那么,就需要无数的技术服务小分队来手把手的教那些传统的互联网人士怎么样转移到区块链价值互联网。

在未来,完全的技术创新一定是属于极少数人的,为什么,因为他们一旦创新出来,瞬间就被全世界给分享了,第二个人很难再出来。其他人甚至可以理解为沦落成了科技民工,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码农。

张晓媛:分享,传递价值。高科技赛道的科技民工。感谢王教授理论和实践的充分融合,给我们很有价值的引导和引道,很受益!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