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12 阅读数 3380

区块链在人才金融领域的应用

本文为作者在2020中国济南首届全球人力资源•人力资本服务业大会第三分会场的发言。

背景:《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新增第46类人力资本服务业内容。

 

一、什么是人才金融?

1. 对人才金融的理解

我们认为,人才金融是将投融资应用于人才的成长和使用环节,并从人才的成长和使用中获取收益的金融行为。

广义上,人才金融关注所有具有成长性的人员,覆盖具有成长性人员的全部成长(价值生成)和使用(价值创造)环节。学校培养、社会和企业培训、人才就业创业都是人才金融的关注领域。学校培养、社会和企业培训是人才价值生成环节,人才就业创业兼顾价值生成和价值创造。

助学金是人才金融。其受益者是受到资助的个人,也是整个社会。其成本由当地纳税人承担。

助学贷款是人才金融。其受益方主要是享受贷款的学生及其所在的家庭,其次是整个社会。从金融供给方来讲,助学贷款是一种低收益或无收益的金融行为。

政府部门的就业创业补助补贴是人才金融。其受益者主要是就业者本人及其家庭、创业者本人及其创业团队。如果创业成功,政府所在区域和整个社会也会从中受益。其成本由当地纳税人承担。

政府的引智也是一种人才金融行为。其受益者首先是被引进的高水平人才本人和其带领的团队。如果引进的高水平人才作用(价值创造)发挥明显,政府所在区域和整个社会也会从中受益。其成本由当地纳税人承担。

狭义上,人才金融更加强调高端人才的成长和使用,是一种风险投资。目前金融更多关注的是高端人才的使用,通过VC、PE等方式,对人才的价值创造活动开展金融投入。

 

 2. 人力资本、人才资本和人才金融的区别

人力资本相对来说是更加宽泛的概念,同时也是一种相对普惠式的资本活动。人力资本包括人力价值生成和人力价值创造两个环节。在人力价值生成环节,资本投入更多是由个人、家庭和国家承担。在人力价值创造环节,资本产出由个人、家庭和社会分享。

人才资本更加关注高端人力,其投入和产出相比一般的人力都要大。

人才金融主要关注高端人才的金融投资活动。无论是人才的价值生成,还是价值创造,除了个人、家庭和国家外,需要更多的投资机构介入,更多考虑和关注的是资金的投入和产出比。

 

3. 人才资本不是新现象

人才资本这种事务或现象自古就有。比如古代,当发现一个小孩子具有读书和考取功名的天份,如果这个小孩子家庭困难,就会由大家族统一供养,当小孩子将来考取了功名,从道义和责任上他就要回馈整个家族。此外在我国的古典文化中,也有很多有钱人供养读书人的例子。

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的大学招生目录中有一些指标是标着“委托培养”和“定向培养”的字样,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人才资本。委托培养是由相应单位出资,委托特定的大学为自己单位培养相关的人才。定向培养是由特定地区委托特定大学培养相关方面的人才。

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类别的学校,比如师范学校、军事学校、警察学校,由国家出资,为某一特定领域培养人才,这实际上也是人才资本的一种表现。

 

4. 人力资本概念的提出是极大的进步

上面说过,人力资本并不是新现象。那么现在提出“人力资本”的概念,是不是新瓶装旧酒呢?

我个人认为,“人力资本”概念的提出,是对以往人力领域资本活动的极大拓展。原来这些现象,是散落在各个角落的,是不成体系没有规划的。我们现在用“人力资本”这样一个名词,对原来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现象进行归集并重新命名,这将带给我们一个全新的视角,就会形成系统性、全局性的观察角度,能够从空间上和时间上对资本在人力领域的活动进行重新审视,既可以查漏补缺,更可以对以往资本在人力领域的活动进行整合、升级、优化。

此外,中国近十几年的各类独角兽企业,无一不是在风险投资的加持下才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比如阿里、滴滴、美团、今日头条等。这些现象和成功经验也需要进一步总结、升级和拓展。

5. 为什么现在更加迫切地需要人才金融?

计划生育政策以及经济发展带来的低生育率,使中国过早地迎来了刘易斯拐点。当人口红利即将耗尽的时候,我们就需要更多的人才红利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支撑。那么人才从哪里来?原来人才是从教育,从培养中来,那么在未来,人才不仅要从教育,从培训中来,更要从资本中来。

下一步的人才金融,一是应该使金融,尤其是风险投资从关注人才价值创造环节,向前延伸到人才成长环节,改变人才成长环节政府资金及政府相关的政策性资金一家独大的情况。

二是要改变投资的短期化行为。著名投资人王煜全曾分享过,美国的风险投资项目一般都会孵化10年以上,一般情况下是由一个著名的科学家和一个著名的职业经理人搭班,由一个顶级的科学原创成果,逐步变成技术上领先的产品,再推向市场。而人才金融的概念,恰恰具有这方面的功能和作用。

同时,当今社会对我们提出的挑战,已经不是局限于单纯一个学科或专业领域,而是所有要素融为一体,互为因果、互相关联,因此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来应对。而资本是人世间最聪明的事务,只要具备相应的条件,获得相应的进入通道,资本自然会找到合适的人去解决相应的问题,并获得远超社会平均水平的回报。

如果没有金融对人才成长环节的加持,不但会抑制人才的成长,还会使大部分潜在的人才被埋没掉。

6. 人才金融对金融活动的拓展

人才金融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功能的拓展和进一步深化,也是金融功能的进一步丰富和发展。

与传统的PE、VC不同的是,人才的培养和发现是一件更长周期的事情。人才金融,更需要全方位的数据积累,并建立起相应的数据分析模型。

同时,技术的发展也有助于人才金融活动的展开。尤其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以及区块链技术架构的出现,为资本在人力价值生成和价值创造环节提供了更加细粒度的投入产出效果评价基础,并能够为人才金融领域将来的制度建设提供更加完善和优化的数据支撑。

7. 人才金融对人才价值生长维度的拓展

人才金融,是将投融资应用于人才的成长和使用环节,并从人才的成长和使用中获取收益的金融行为。如果人才金融活动能够向前延伸到人才的价值生成环节,将对现有的人才判定和识别带来更加丰富的视角。

目前的人才判定和识别,比较多的是依靠考试成绩、学历、资历等显性因素。将金融活动向前延伸到人才价值生成环节,将促使更多的潜在人才及早脱颖而出,使人才遴选标准更加丰富和多元,能够改变目前由政府或机构组织制定的单一人才识别标准,从市场和价值创造的角度,实行更加市场化和多元化的人才识别标准。

同时,金融活动对于人才价值生成和价值创造活动的介入,对打破阶层固化、丰富教育组织方式,也具有更加明显的作用。人才金融活动将打破现有人才培养和遴选的领域局限,以外部挑战和市场需求,而不是以学科专业的方式挑选人才。

8. 要警惕资本通过对顶级人才投资以攫取过量社会财富

人才,尤其高端人才,在网络时代具有越来越大的话语权。这些话语权,不仅是在人才所在的专业领域,而且是面向整个社会。如果资本和具有重大话语权的顶尖人才形成合谋,在创造更大财富的同时,也会在财富分配领域获取更大的财富蛋糕,攫取过量的社会财富。

因此,要加强对人才资本相关内容的研究,不仅包括投资规律、投资特点、投资的各种长尾效应,也包括投资后收益及分配机制的研究,并进而从市场准入、行业准许、财富分配比例等方面作出必要的界定,以防止以上现象出现。

 

二、人才金融为什么需要区块链加持?

人才金融的两个重要资金来源,一个是政府,一个是投资机构。

在政府层面,政府开展的人才金融工作,更多是普惠性的资助,而不是金融领域的风险投资。政府资助更大意义上提供的是最基本层面的金融供给,更大意义上是普适金融和普惠金融。因此,政府资助要更加讲求公平性,减少资助各环节可能存在的贪污腐败和不公平不公正行为。这不仅要求数据公开透明,更要求数据能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要做到所有数据必须可验证可核查。

从风险投资的角度,人才的价值生长和价值创造是长周期事件,涉及的维度多、内容杂、不确定性高,目前还缺少定量甚至是定性的公式或模型的描述。但人才价值生长和价值创造的效果,是对金融投资效果的检验,必须要能够通过数据进行表达。

但我们目前的信息系统升级换代快,数据保存不完整,可靠性差。因此,需要一种比较稳定化的系统。而区块链本身是系统架构,而非单一的技术实现方式,其结构较为固定,链上记录的数据具有全网不可篡改性,适用于长期数据保存。

这种真实的、超长周期的、可检验的数据,不仅可以作为对金融投资者水平的检验,同样也可以作为金融投资的回报、人才发现准确程度的数据支持,并且还可以通过数据之间关系的挖掘,进一步促使教育教学方式做出改变,为挖掘更多人才价值度量的新要素提供渠道和支撑。

此外,基于区块链系统的数据分享,还为杜绝人才以自身最大的潜在价值创造空间,与多家机构同时开展重复性的金融投融资活动,降低了金融机构可能的风险,为人才价值的发现和准确定价提供了更加丰富的应用场景。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