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07 阅读数 3584

Vitalik Buterin:可信任的中立机制是一个系统的核心

本文为Vitalik Buterin 2020年1月3日在 NAKAMMOTO发布,翻译由头等仓(First.Vip)提供,为便于读者阅读,翻译有所删减。

前言:在本文中,Vitalik强调了可信中立性的重要性,并且总计了可信中立机制的几个特性。因为加密网络本质上是一种新的激励行为的方式。目前,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人通过提供验证工作(挖矿)的自治协议得到了有效报酬。这些系统还允许对规则进行编码,来补偿人们做其他类型的工作,比如Zcash的创始人奖励或Decred的去中心化财政。为了让这些系统成功,就需要保持一种可信任的中立性,以确保没有任何组织遭到不公平的攻击,否则这些系统就会遇到一系列安全性问题。

Vitalik Buterin:可信任的中立机制是一个系统的核心

人们有时会对开发者直接决定将代币分配给一部分人不满,但是却不会对比特币和以太坊分配给矿工的挖矿奖励不满。

人们会对社交平台审核屏蔽掉一些涉及政治形态内容而感到不满,但是却不会因为惩罚违反滴滴规则的司机而感到不安。

在这种情况下,V神认为,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原则在发挥作用,即在建立决定高风险成果的机制时,这些机制必须具有可信的中立性。

 

机制:算法+激励

本质上,机制是算法+激励,是一种工具,引入了决策者的价值观。运作良好的机制中,可以引导人做出有效且机制制定者想要的结果,并且具有激励性,可以使人们“诚实”地参与。

以下是一些机制示例:

  • 民主:选票控制选举出的政府席位。
  • 社交媒体:点赞控制着更多人可以看到这一条内容,反对和屏蔽则是减少。
  • 区块链的PoW和PoS机制:挖矿者和参与者决定最长链是否合乎规范,奖励用于鼓励正确行为。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高度网络化、高度中介化和快速发展的信息时代,在这个时代中,中心化机构正在失去公众的信任,人们正在寻求替代方案。因此,我们需要不同形式的机制。

 

什么是可信任的中立性?

本质上,如果查看机制的设计,该机制不会歧视或反对任何特定人群,那么该机制就绝对是中立的。“任何开采一个区块的人都将获得2 ETH”,这是绝对中立的;“Bob写了很多代码,应该奖励他”不是中立的;“被五个人都标记为不好的帖子都不会被显示”则是可信的中立。

在现实生活中,很难实现完全的中立性。任何人挖出区块,都获得相同数量的奖励,但是却对身处便宜电力地区、有便宜矿机的人更加有利。一个中立机制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才能使大多数人都信任这个机制。矿工身份很容易被验证,但是却更难定义一个人是不是开发人员、有无做出巨大贡献。因此中立机制的重点不是中立,而在于可靠的中立性。也就是说,设计出的机制必须使大部分人都有基本相同的付出/代价,这一点至关重要,每个参与者都可以看到机制是公平的,从而将此当作底盘,不会轻易放弃和这个机制。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的是常识概念,或者说可以用较少的数学术语来阐述广泛的合法性、合理性。为了获得这种中立性的常识(即每个人都认为这个机制具有公立性这种常识),该机制的公立性必须非常显而易见。

 

建立可信的中立机制

建立可信的中立机制有四个主要规则:

  • 不要将特定的人员或特定的结果写入该机制
  • 开源和可公开验证的执行
  • 把事情简单化
  • 不要经常更改

1.简单易懂。回到前面的例子,“开采一个区块的任何人获得2 ETH”是可信的,而“鲍勃获得1000个代币”则不是。在可靠的中立机制设计中,目标是这些期望的结果不会写入机制中。在自由市场上输出中的大多数信息应该来自参与者的输入,而不是来自机制本身内部的硬编码规则。

2.容易理解:该机制的规则应该是公开的,并且应该有可能公开验证规则是否正确执行。在许多情况下,用户不希望输入公开可见,那么零知识证明和区块链的结合可以同时实现可验证性和隐私性。

3.机制越简单,机制所具有的参数越少,插入针对目标组或针对目标组的隐藏特权的空间就越小。

4.不过于频繁地更改机制。过于频繁的更改反而会失去可信任性。

 

不局限于中立:功效也很重要

与可信的中立性对立的还有追求极端的中立性:如果不能完全公立,就不能执行。

这种观点的谬论在于:以广义中立为代价实现了狭义中立。机制可以保证每个矿工与每个其他矿工处于相同规则,每区块12.5 BTC或2 ETH,但是矿工的贡献无法超越开发者。如果我们采用毫不妥协的狭义纯粹的中立主义,社区的其他需求根本不会得到系统的支持,实现不了广义上的中立。

因此,可信的中立原则也必须有效力原则加以扩充。好的机制也必须能够解决现实问题。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机制制定者就会受到批评。如果没有找到可靠的中立机制来解决问题,就会短期内先采用不完美的中立机制。区块链的预售和一定时间内的开发人员奖励就是短期内暂时采用的不完美例子。另一个是在还无采用去中心化方法时,就必须先采用中心化的方法进行检测。尽管如此,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可信任中立性的可贵性,并逐步实现。

如果有人担心不完全的中立性会导致丧失信任,可以采用“故障安全”的方法进行补充。人们可以加上事件限制,奖励会在超出有限时间后消失,必须进行更新。人们可以在Layer2(rollup或者ETH 2执行环境)中实现这种机制,实现网络效应锁定,如果这种机制失调,可以通过协调工作来废弃这个机制。

解决问题的可信中立机制在理论上是存在的,需要在实践中加以发展和完善。

  • 预测市场,例如electionbettingodds.com 作为一个“可信的中立”来源,可以预测谁在不久的将来赢得选举。
  • 信誉系统。

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使机制既开放,但同时又能抵抗攻击,但是允许开放规则、又能保证可验证执行和输出以及输入私密的加密技术的发展将使这变得更容易。

原则上,我们知道完全有可能建立具有可信任的中立性的规则——正如上面提到的,我们基本上已经在多数情况下这样做了。但随着我们依赖的software-intermediated(软件中介)市场数量增加,确保这些系统不会将权利赋予少数人成为重中之重——无论是运营商平台还是服务供应商——我们要创建的可信系统的规则是任何人都支持的。

 

为什么可信任的中立性很重要

加密网络本质上是一种新的激励人类行为的方式。事实证明,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人通过提供验证工作(挖矿)的自治协议得到了有效的报酬。这些系统还允许对规则进行编码,来补偿人们做其他类型的工作,比如Zcash的创始人奖励或Decred的去中心化财政。为了让这些实验成功,他们需要保持一种可信任的中立性,以确保没有任何组织遭到不公平的攻击,否则他们就有可能遭遇困扰着加密系统的问题,而加密系统希望取代这些问题。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