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05 阅读数 4334

比特币第12年:在「混乱时代」构建通往未来的工具

作者:唐晗

来源:碳链价值

 

比特币代表了一种勇气。时代的混乱往往预示着现实中出现了按照既有规则无法解决的问题,揭示出了现存秩序的不合理性。普通人受其煎熬却毫无办法,唯有勇士盯着这些不合理性硬扛,构建出了通往新世界的工具。

 

01 走向混乱的世界

2020年1月3日,伊朗二号人物、“圣城旅”最高领袖卡西姆·苏莱曼尼被美国军队击杀。苏莱曼尼对伊朗的重要性,可以视为中国毛泽东时代的林彪,又或者是苏联列宁时代的托洛茨基。他的死讯使国际形势陷入了凝重与高度不确定性中,受此消息影响,黄金和原油价格一时飙涨,就连低迷了数月的比特币,当日价格亦拉升了4%。

自从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全球从革命叙事走向了经济发展的叙事,至今已经29年了。这29年中,我们曾经生活,或者曾经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世界秩序日益完善的世界中。这个世界有一个全球公认的领导核心,全球亦分享一套共同的叙事观。虽然这套叙事观在不同的国度有着不同的叙事版本,但在对待资本主义、消费主义、经济增长的态度上,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整体来说,世界是和平的,混乱只出现在局部。

然而在近年来,这种和平的感觉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并且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尤为明显。中国遭遇的种种外界打击自不必说,观之全球,动荡宛若一场传染病,正在各大洲流行:制裁后经济凋敝的俄罗斯、军阀混战的中东、被难民冲击的欧洲……每一块土地下似乎都埋藏着一颗极具毁灭性的地雷。那种仅仅是局部动荡的图卷,已经被一种全球性的不安所替代。

伴随这种不安的,是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再也未能恢复之前那样的强劲增长,然而贫富差距却在不断扩大。一国之内底层与上层之间的矛盾、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尤其是当一国想要提高自身阶序,挤占另一国地位时)日益突出。回望过去的29年,像那样的岁月,似乎是不可再得的了。

 

02 比特币创世区块诞生11周年

2020年1月3日还具有另外一个意义,即比特币创世区块诞生11周年。也就是说,从2009年至今,作为一个“无主之物”,比特币已经运行了整整11年。与苏莱曼尼的死相比,这件事显得毫无影响力。事实上,1月3日这一整天,除了币圈里的小部分人提到这件事,主流媒体几乎没有报道,更不要说让其他的人知道了。而纵观圈内的讨论,也大多集中在了币价上,例如“成功筑底”等等。

但我们非得聊聊比特币不可,特别是在这个日渐混乱的时代。

从2017-2019年,数字货币圈经历了从币价暴涨到泡沫破灭的过程。无可避免地,坑蒙拐骗之事层出不穷,在这个过程中,圈内人财富大多都经历了一轮暴涨和一轮清洗,人心也在资产的涨跌中上下浮沉。一个明显的观感是,2016年-2017年(虽然当时的币价低于现在)尚有人谈论比特币的理想和对未来世界的构想,时间到了2020年,基本只剩下对金钱的讨论了。

财富的戏弄,让人们日渐逃离了对比特币乃至所有数字货币的未来幻想,尤其是对未来组织形态及政治结构的想象。戏谑的是,比特币的命运却越来越与政治挂钩了。

就以圈内人最为关心的币价为例。在2020年1月3日创世区块诞生十一周年的时间点上,市场情绪却十分低迷,比特币价格一开始不升反降,一度下穿到了6900美元。而在苏莱曼尼被暗杀的消息公布之后,比特币价格才跟随黄金价格一起上行,最终上涨到了7300美元以上。

几乎所有的币圈人都将比特币价格暴涨的希望寄托在今年5月份的产量减半上。然而,产量减半本来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加上它被人反复提及和炒作,即便能够带来上涨,也早就被市场提前消化了。例如,从去年6月份开始币圈就一直在议论今年的减半行情,到现在已经有半年了,但市场并没有因此而提振,相反愈加低迷。由此看来,重要的不是比特币抛压的减少,而是资金以什么动机、从什么地方涌入。

此前,由于加密货币盘子较小,我们可以依靠庄家配合暴力控盘来拉升币价。例如,2013年的比特币价格暴涨,与加密货币交易所门头沟操控价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点在门头沟破产、其交易数据公开后,在学术界得到了验证。2017年的比特币暴涨,可以归功于ICO带来的大量入金,以及Tether暴力增发USDT。然而回看眼下,我们既没有一个可以强势市场的交易所门头沟,也不可能再重演一遍ICO(2019年的IEO小打小闹不成气候,很快就过去了),就连Tether现在也遇到了麻烦。可以说,比特币的入金成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过去,由于圈内人对比特币市场强势控盘,比特币价格是一个内部游戏,和其他风险资产的价格走势几乎没有什么相关性。然而近两年来,比特币价格却日渐受到外部政治事件的影响,与地缘政治风险事件高度相关。2019年中美贸易战令比特币价格涨破8000美元是一个例子,此次伊朗事件导致比特币价格上涨也是一个例子。由此,在目前找不到热点,持续低迷的市场中,地缘风险事件便成为了应当特别受到关注的因素。

抛开币价不谈,从比特币采用率的长远角度来看,比特币的命运也深深地被国际政治形势影响着。

根据中本聪的设想,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2010年5月,一个美国人践行了中本聪的构想,用10000个比特币购买了几个披萨,开启了比特币支付的先河。然而,虽然此后强调比特币支付功能的社区愿景甚嚣尘上,但比特币并没有在发达国家的合法领域得到广泛使用。2013-2014年比特币价格暴涨暴跌,让许多本已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商家叫苦不迭,只能选择放弃;2016-2017年比特币网络那可怕的拥堵,让支付体验成为了一种灾难。

相反,凭借着去中心化的性能,比特币在伊朗这样的地方反而成为了一种求之不得的新鲜事物。2018年,伊朗就曾通过比特币绕开美元管制,以取得欧元区的投资(不过,中转此投资的瑞士公司仍然在次年受到了美国的制裁)。此外,伊朗不仅将比特币添加为国际支付的主要方式,还将比特币挖矿设立为国家的工业产业。

在美元霸权之下,比特币最适合发展的土壤或许并不是美国,而是那些受到美国制裁、缺乏美元同外国展开贸易的国家。在这些地方,比特币去中心化的优点才得到了充分呈现,并使之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超主权货币。除此之外,在那些主权货币极不稳定的地方,比特币也有它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由此看来,比特币独特的性质,已经让它开始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发挥着某些作用,尤其是在政治局势陷入混乱的时候——像伊朗这样的主权国家已经开始了探索。不过,受制于严重的隐私问题(Chainalysis掌握了比特币链上80%地用户信息),比特币还不能成为真正的数字黄金。更严重的问题在机制设置层面:当比特币被开采完了以后,如何继续激励矿工挖矿维持账本安全?比特币是否会因此走向消亡?这些都是业内需要关心和讨论的话题。

 

03 第十二年:未来往何处去?

现在离比特币创世区块诞生已经整整十一年了。让我们跳出对中本聪和比特币白皮书的赞美之词,以及对比特币未来的展望,说点别的话吧。

十一年过去,我们可以扪心自问,自中本聪发明比特币以来,数字货币世界还有哪些像比特币一样令人自豪的新构建、新发明?可以说,几乎没有(以太坊算得上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但目前不如比特币)。这里面除了比特币这样的发明本身就很难复制以外,更多的因素恐怕在于人们做事的起点不同。很长时间以来,人们沉溺于比特币带来的财富神话,要不就是成立项目方给予大众一个新的财富故事,收割智商税;要不就是成为投机其中的韭菜,在高度投机的市场中赌一赌运气。然而,这些人里却再难见到像中本聪那样,具备构建改变世界工具野心的人了。

我们应当认识到,比特币不是一个歌舞升平、平安祥和时代的产物。它诞生的时代可能比苏莱曼尼被暗杀的时候更为崩坏,那时候资本主义在全球陷入了深深的危机之中。比特币没有投资人,因而不需要对什么投资人负责,也不向任何人承诺财富自由。它没有遵循一种温顺的、现实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成长逻辑;相反,它的出现指向了一种新的生活或者说生存方式——是在资本主义世界失序时代,经过好几代密码朋克不断奋斗最终破壳而出的幽灵。

2018年底-2019年初,币圈曾经出现了一股回归密码朋克的热潮。可惜的是,潮流中大多并非真正回归密码朋克,而只是利用密码朋克的外壳来包装新兴的项目罢了。这就好比把切格瓦拉印在衣服上贩卖,仿佛这样就革命了一样;往新成立的项目中掺入某些和密码朋克组织有关的成员,又或者掺入一些密码学家,人们便以为这样就更加密码朋克了。然而,当这些项目方被让熊市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资方送到市场急于变现时,疲惫不堪的韭菜们吃了几口,终于也吃不动了。

币圈还有没有前途?经过这几个月的低迷,大家的心里都在打鼓。如果论“钱途”,没有新引入的资金,没有继续强势控盘操纵市场的可能,“钱途”是比较渺茫的。如果论“前途”,自币圈沉迷于技术的细枝末节和造富神话开始,“前途”就已经比较渺茫了。许多项目虽然在技术上做出了改进,但在设计理念上却做出了重大的倒退。要知道,作为资产比特币不是公有的,但作为一个系统,比特币却是公有的,也即去中心化的;然而太多太多的项目方,根本上就是某个公司的私产,虽然名义上号称在做公链,还不如直接转战联盟链算了。

如果这个行业真的需要存在的话,恐怕我们不得不跳出币圈,重新考虑一下宏观世界。笔者愚见,圈内总是号称要做出超越比特币的项目,不是在TPS上要超越,就是在市值上要超越,即在造富神话上要超越。但鲜有人讲清楚自己究竟想要怎样改变世界,以及他能为那样一个世界提供怎样一种工具。而后者恰恰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因为,论技术,币圈绝对做不过互联网大厂;论造富,币圈的钱远不及传统圈子。唯有后者是互联网世界提供不了的(也是他们不愿意、不可能提供的),传统世界也不可能具备的。这也是为什么,比特币已经诞生了11年,我们依然发自内心为此感到自豪。

这一回,我们真的需要回归密码朋克的初心。在这个政治势力日益混乱的时代,在这个技术无孔不入渗透我们生活的时代,比特币的社会组织意义和积极构造未来社会的精神,这是我们极为宝贵的财富。

最后请让我们不要忘记中本聪铭刻在比特币创世区块上的话:“此时正是财政大臣对银行第二次施以援救之时。”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