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04 阅读数 2982

Coindesk 2019年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专访—穿格子衬衫的男人

Chainlink创始人兼CEO Sergey Nazarov和推特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Libra总裁David Marcus等10人被评为Coindesk 2019年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https://www.coindesk.com/most-influential/2019本文翻译自:https://www.coindesk.com/most-influential/2019/sergey-nazarov
Coindesk 2019年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专访—穿格子衬衫的男人Sergey Nararov是一个目标明确且专注的人,致力于提高效率、降低壁垒、并寻找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作者:Andrew Leonard我在旧金山万豪酒店第一次采访了Sergey Nazarov,他来的时候穿着标志性的格子衬衫,所以我们的聊天自然就从这个话题开始了。我在采访前对这位区块链初创企业Chainlink的CEO做了一些功课,在这过程中,我竟对他的穿衣风格产生了兴趣。2018年10月,他在柏林分享Chainlink将开发去中心化的预言机网络,解决加密货币领域关键的挑战,那时他穿着一件格子衬衫。7个月之后,他在纽约布鲁克林参加Fluidity峰会发表演讲,穿着同一件格子衬衫。我们在旧金山见面的前几天,他在日本大阪参加Devcon,没错,那次他还是穿着这件衬衫。

我在想,这是他有意为之吗?是想要致敬乔布斯的黑色高领毛衣还是扎克伯格的帽衫呢?或者这是在致敬Chainlink的网上粉丝社群吗(Chainlink的粉丝自称为“Link Marines”)?在谷歌上搜索Nazarov和plaid(格子衬衫)这两个词会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你会看到Chainlink的狂热粉丝在4Chan上做的无数表情包以及在社交媒体上发的大量帖子,Nazarov几乎成为了他们的宗教领袖,而在这个宗教中,格子衬衫成为了圣物。一个匿名的Link Marine还分享了Nazarov最喜欢穿的格子衬衫品牌的亚马逊链接,而其他粉丝看到后立刻冲过去把衬衫直接买到断货。

Nazarov表示自己没有太多时间玩社交媒体,他非常感谢广大社区粉丝的支持,但他自己现在最主要的工作是要努力证明Chainlink技术的实用价值。他说自己穿格子衬衫其实没什么深层含义,纯粹是因为不想每天浪费宝贵的时间思考要穿什么。他表示,每天费脑子思考时尚穿搭实在是“没什么意义”。他在几年前发现自己喜欢穿又舒服又有型的格子衬衫,所以就一口气买了一大堆。他说他买鞋也是这个套路,采访时他给我看他脚上穿的Brooks Adrenaline GTX球鞋,看上去像是刚买不久的样子。他说他在买鞋之前做了大量研究,最后选定了GTX,因为这双鞋能够最好地保护他的双脚。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连续买了八双GTX球鞋了。

Nazarov在跟我解释他的穿衣理论时脸上一直挂着一丝费解的神情。因为之前的访谈者通常会直接问他关于预言机的问题,比如如何打造出安全的去中心化预言机网络,以及如何将链上智能合约连接至链下真实世界。但从来没有人问过他穿衣风格的问题,所以他不太理解格子衬衫到底跟Chainlink预言机有什么关系。

然而,在访谈正式开始前的闲聊中,他就已经透露出了自己的一些性格特质,比如他是一个目标明确且专注的人,致力于提高效率、降低壁垒并寻找最佳解决方案。他在智能合约和预言机领域取得的成功也与这些特质息息相关。如果你跟他一样,也相信区块链可以为社会治理运行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并且能帮助“人们对自己的日常和经济生活做理性决策”;如果你也会用严谨的逻辑来解决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问题,那么你一定能理解为什么Nazarov会全身心投入预言机事业,并致力于将区块链全透明高确定性的特性嫁接到现实世界琢磨不定的人性上。

2017年区块链ICO泡沫中涌现出了许多像Chainlink这样的区块链初创企业,这些企业在之后仍致力于开发区块链生态系统的各个构件。但Chainlink与其他同类企业不同的是,他们成功与谷歌、甲骨文和SWIFT等科技巨头建立了合作。在整个2019年,Chainlink不断宣布与这些大公司合作的消息,这使得LINK成为19年增长最快的通证之一,同时也为公司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Chainlink与智能合约领域富有声望的研究人员也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其中包括康奈尔大学的Ari Juels,他也是康奈尔大学加密货币与合约倡议组织(IC3)的创始人。Nazarov跟我具体描述了Chainlink所做的工作,听上似乎不那么酷。他把Chainlink的技术称为后端“中间件”基础架构,理论上用户甚至都意识不到它的存在。但如果Chainlink技术成功在区块链世界和传统的金融保险等人为处理数据的行业之间连通一座桥梁,那么这将彻底颠覆整个世界的运转模式。

Sergey Nazarov来自俄裔家庭,今年31岁,90年代初与家人一同移民到纽约。他父母都是工程师,因此他也潜移默化受到影响,从小就对计算机产生兴趣。他回忆说自己第一次用计算机是五岁的时候,他在初中时就开始阅读编程文档。他说他小时候特别痴迷玩乐高,喜欢把家里电视拆开研究,还喜欢玩即时战略游戏。他在纽约大学上学的时候主修哲学和管理学,但他很早就决心自己创业。2010年,他在纽约大学为Lawrence Lenihan教授当助教,Lenihan教授创立了风投公司Firstmark Capital,Nazarov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六个月,负责对科技公司进行尽职调查。

他回忆说:“我选择那份工作是因为我想了解科技公司是如何创建的。”

Coindesk 2019年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专访—穿格子衬衫的男人
Lenihan回忆起当时那段经历说:“他是我教过好奇心最旺盛的小孩,一直有问不完的问题。如果他有任何不理解的地方,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直到你给他讲清楚为止。他之所以会不理解通常是因为原本的解释有问题。”Lenihan笑着回忆道:“我第一天见到他,就知道我要么会非常欣赏他,要么会在课上把这孩子打死,还好最后发生的是第一种情况。”Nazarov之后离开Firstmark,回到俄罗斯,去了一家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非常小型的”投资基金,专门聚焦技术型的研发团队。与此同时,他也开始经营自己的网页开发业务,并开始玩比特币。

“我当时也开始思考我到底想要做什么。”他说,“我到底想要从事什么职业?我想要把我这一辈子投入到什么事业上?毫无疑问答案就是区块链。”

他补充道:“有必要指出的是,当时区块链还没有火。”

在2010年左右,他开始玩比特币。他从云计算提供商那租来GPU,运行比特币挖矿软件。他回忆道,租赁合约是三个月的,一般来说他第一个星期就能够回本,之后所有收入都是纯利润。他没有在家里摆一大堆又占地方功率又大的主机,而是直接选择云服务。

这一开始似乎只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游戏,但他渐渐开始意识到比特币宣扬的理念与他自己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不谋而合。他说,区块链的高透明性和高确定性非常吸引他这样的人,这种人往往来自经济体系贪腐严重或极其脆弱的国家。

他表示,区块链和智能合约建立了一个“以技术驱动的平行法律体系”。区块链行业中大部分人从事的都是通证交易或投机类活动,而Nazarov直接聚焦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如何将智能合约的高确定性和高透明度嫁接到混乱无序的真实世界中?

Ari Juels表示:“Sergey很早就意识到,只有建立稳健的预言机系统,智能合约才能真正发挥用处并实现价值。”

用区块链的话术来说,预言机就是验证链下数据并将其传输到区块链的桥梁,链下数据包括天气、经济指数和股价等各类数据。智能合约要能正常发挥作用,就必须要访问数据,以判定合约规定条件是否满足。如果你只需要以太币在某个时间点的价格,这就不存在任何问题,因为所有数据都是链上数据。但是一旦要离开区块链去到链下,那么区块链引以为豪的高确定性和透明性就会大打折扣。你需要可信的数据来源,也就是预言机。但链下数据容易被人为操纵和篡改,如何才能令人相信呢?

Chainlink对这个问题有深刻的见解。去中心化预言机网络意味着智能合约不会依赖某一个单一的数据来源。“节点运营者”如果通过预言机传输错误数据,不仅声誉会受损,还会被罚款。另外,Chainlink还使用了特殊硬件再添一层安全保障。

Coindesk 2019年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专访—穿格子衬衫的男人
Nazarov表示:“我们的开源软件会为预言机提供安全保障,并打造了一个经济框架,在预言机使用过程中实行加密货币押金制度。我们的软件已覆盖了多个环境、区块链、数据提供商以及支付商,能够聚合大量数据输入和输出。”Chainlink生态系统中包含许多模块,细节决定成败,但他们的总体愿景已经非常清楚了。Nazarov在采访中称:“实际上,我们是一家安全领域的公司。”

Ari Juels表示:“我一直欣赏Chainlink的一点是他们了解产品开发的奥义。即使是在ICO泡沫最疯狂的时期,他们也没有夸大自己平台的功能。他们一直都秉持着诚实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与社区沟通。”

就是因为Chainlink脚踏实地的态度,才能够成功与谷歌和甲骨文等大公司合作。Chainlink的价值主张跟大众对虚拟货币投机的心态大相径庭。谷歌作为数据提供商,为链上智能合约提供链下数据。而Chainlink就是连通链上链下的桥梁,将买卖双方连接起来。

Nazarov举了下面这个例子:

“我在Devcon的演讲中举了一个区块链企业的例子,这家公司激励用户产生地图数据。然而用户产生的这些数据量太大了,无法储存在链上。因此这家公司将地图数据储存在Google Cloud的BigQuery数据库里,并接入Chainlink预言机验证用户上传的数据是否真实有效,同时还能计算该用户获得的奖励金额,并以此触发智能合约进行支付。”

他还表示:“在广告行业,如果你能够证明用户实际点击情况,就能避免由欺诈而产生的几十亿美元损失。如果你可以证明一个市场事件真实发生,那么就能提高金融产品的运作效率。一旦系统效率提高,那么节省下来的钱就可以流向终端用户。区块链行业目前存在一个巨大问题,那就是很多人会从前端用户的角度来探讨智能合约的价值。他们会说,互联网技术与用户的交互是通过个人电脑实现的,比如可以用电脑在网上买书;手机与用户的交互是通过Uber这样的APP实现的,用户可以用Uber打车;那么区块链到底怎么与用户实现交互呢?实际上区块链没有产生新的交互方式,也没有新的用户体验。区块链是在后端的创新,也就是说你必须理解后端的问题。而重要的是,这些后端问题一旦得到解决,前端的用户将会受益,用户可能会因此获得更优惠的价格,或者享受到之前无法享受的服务。

Nazarov指出,Chainlink的基础架构可能会为现实世界带来巨大价值,它自身也可能会成为一种类似州际公路或联邦邮政系统的“公共福利”。

“我认为这种基础架构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造福社会的公共福利。”

Nazarov在大学里曾对分析哲学学派很感兴趣,他认为分析派哲学家关注的是逻辑和“健全性、有效性和中肯性”等概念,而“欧陆派哲学家”感兴趣的则是“形而上和非常模糊不清的东西。”

分析哲学和区块链在逻辑结构上有异曲同工之妙。再结合Nazarov在Lenihan教授的课堂上和公司里学习到的知识经验,不难看出他的整个人生信条与Chainlink旨在解决的问题不谋而合。

Nazarov在采访中说道:“你无论开发什么样的产品,一定要确保它是有用的。你必须知道谁会用你的产品,他们会怎么用,为什么要用,以及这个产品能解决什么问题。如果要开发基础架构,想明白这些问题尤为重要。只有一个大致概念是绝对不够的,你必须要深入了解钻研。”

他引用了拜占庭将军问题,这是分布式计算系统最经典的难题,描述了达成可信共识的过程中由于坏人作祟而产生的信任问题。显而易见,去中心化预言机网络最重要的挑战是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

他说:“我刚开始玩比特币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拜占庭将军问题,也不知道什么是拜占庭共识,但我很想去了解。这就好像我得先知道这双鞋舒不舒服才会穿上它们走路。”

我低头看了看他的GTX球鞋,意识到他的回答呼应了我一开始关于格子衬衫的那个问题,我们的对话从格子衬衫,到球鞋,最终落脚点是从充满不确定性的现实世界中寻找真理,我不得不说他令我刮目相看。这也许是Nazarov的第一次个人专访,但我相信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注:上文中对Lawrence Lenihan的名字做了修正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