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02 阅读数 2596

内讧、掉粉、余额不足,以太坊神话还能继续吗?

作者/Darcy   

出品/星传媒

 

“公链之王”以太坊正在遭受水深火热的痛苦。

12月25日,圣诞节这一天,一个以“0x600”开头的以太坊地址进行了高达9.2万ETH的转账操作,转账一发生,就有人怀疑该“巨鲸很可能是ETH开发人员或者是V神本人”。短短几个小时,恐慌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用户猜测,V神或与相关投资者正在密谋大举抛售以太坊。

随后,事态柳暗花明。V神本人在推特上否认了此事,而真正抛售者也浮出了水面,虽不是V神本人,但也是以太坊的早期创始成员。

真相曝光后偶,尽管以太坊社区松了一口气。但是,此事就像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以太坊眼下存在的种种问题,以太坊的未来也让人倍加怀疑。

如同悬在心上的一根刺,以太坊的行情时刻考验着持币者的忠诚。如今,ETH价格仅为129美元,相对于2019年6月份年内最高点366美元跌去64.7%,相对于2018年1月最高价格1,397美元,ETH跌去了将近91%。

 

币价生态齐缩水,以太坊遭遇抛售潮

以太坊目前正处于下跌——抛售——下跌的死亡循环。

根据 State of the dapps 数据显示,目前在以太坊上运行的DApp数已经达2717个。以太坊为全世界的发币项目方打开了便捷的大门,2017年开始,以太坊生态因全球币圈的活跃及DApp的炒作而繁荣起来,以太坊成为当前发币的主要渠道。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项目上线,以太坊本身的功能慢慢被忽视,更多的焦点则落在了其发币功能带来的财富效应上。

内讧、掉粉、余额不足,以太坊神话还能继续吗?

自2018年1CO在全球范围内被禁开始,以太坊的币价也随着大盘开始呈下行趋势。伴随着ETH市场的下行,发币方的资产也大幅度缩水,有的甚至缩去90%。

然而,更为严峻的是,以太坊上大批项目死亡造成其生态缩水。

2019年10月以来,中国对币圈的监管进入白热化阶段,针对发币的项目进行了摸排整治,大力度打击下,数字货币交易所纷纷出海、退出、倒闭,而以太坊上的ERC20代币发售方跑路的消息也层出不穷,山寨币、空气项目的泡沫再次被挤破,撑不过寒冬的项目纷纷套现跑路。大批项目相继死亡更是给以太坊的币价雪上加霜。

以太坊迎来了抛售潮。

除了散户,1CO 阶段融资的项目也在持续抛售 ETH。据Tokenview数据显示,近一周内,有“5 万 ETH 以上”的转账次数共计 3笔,最大转账金额13.9 万个ETH;此外,有两笔币安钱包地址互转,总额为 9.2 万个ETH。数据还显示,某以太坊1CO参与地址(0x51f9c432a4e59ac86282d6adab4c2eb8919160eb)疑似在过去几个月里抛售了近30万ETH。

内讧、掉粉、余额不足,以太坊神话还能继续吗?

基金会资金危机,对项目大幅撤资

疲软的币价之下,裹挟在抛售潮中的不止有以太坊的生态用户,更有以太坊基金会(EF)自身。

10月25日,以太坊创始团队成员Jeffrey Wilcke 套现9.2万ETH。尽管事后Jeffrey Wilcke在推特澄清,套现只是因为自己开发游戏需要,并非砸盘,但ETH的币价依然下跌了约0.7%。

内讧、掉粉、余额不足,以太坊神话还能继续吗?

除此之外,多年来,V神也有参与抛售。自2015年以来,V神的主要以太坊钱包共计抛售约54.5万个ETH,目的是用于以太网建设。根据统计,以太坊基金会每年的花费高达 2,000 万美元,有时甚至一个月就要烧掉 200 万美元左右;虽然这当中有一部分是外界捐赠,但如此高额的花费早晚会将基金会仅剩的约 8,800 万美元以太币消耗殆尽。

长期以来,尽管巨额资金在不断输出,但以太协议的推进却十分缓慢。巨大压力下,以太坊基金会开始缩减支出,项目撤资。

12月 6 日,在以太坊基金会任职多年的工程师Nina Breznik在推特上爆料,她个人参与的PlayProject项目早已 12月1日就被踢出了资金的拨款名单,更表示基金会计划在明年对其他更多项目撤资。

 

2.0升级屡遭拖延,对手则虎视眈眈

戴着区块链2.0的光环,以太坊一出世就负载着“赶超比特币”的荣光。

据投资公司Electric Capital数据显示,每月大约有800名活跃的开发者在以太坊上开发,以太坊成功将区块链从底层技术带向了更广阔立体的生态系统,然而它正在经历一个新的考验——数量级。当开发者成数量级蜂拥而至,以太坊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拥堵,20 TPS的交易速度,远远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

商场如战场,超越以太坊的公链随时都会出现。据Dapp.com的最新季度报告显示,目前Tron和EOS公链的Dapp用户活跃的数量已超过以太坊。而据DAppReview上数据显示,以太坊在活跃用户、交易额、交易笔数上也落后了。

内讧、掉粉、余额不足,以太坊神话还能继续吗?

以太坊2.0升级迫在眉睫。

然而,由于 PoS 机制开发的延迟,以太坊 2.0升级一直延期。2019年2月,在多次跳票后,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升级终于恢复,“大都会”第二部分顺利实施。12月,以太坊伊斯坦布尔硬分叉升级几经周折终于完成,“大都会”第三部分才顺利实施。12 月 23 日,V 神发布新提案,让以太坊 1.0 链作为分片 0,更快迁移到以太坊 2.0。2020年1月2日16点,为避免伊斯坦布尔升级的延迟和冰河时代的到来,核心开发者将难度炸弹的延迟 (也即缪尔冰川升级) 单独作为一次升级来实现。

 

主节点持续“掉粉”,网络安全倍堪忧

以太坊漫长的转型之路正在造成矿工的流失和节点的减少。

过程中,过渡阶段的难度炸弹已经爆炸了好几次,挖矿变得困难而又无利可图,为此,以太坊团队一直通过硬分叉来拖延时间。然而,两次分叉直接导致的结果是,ETH的供应量大幅度下降,大批矿工出逃以太坊。

内讧、掉粉、余额不足,以太坊神话还能继续吗?

在2017年加密货币热潮期,比特币节点数量约为5000。同时,以太坊节点大约为25,000。如今,比特币的节点数已经超过了以太坊,以太坊网络节点数在2019年急剧下跌,估计共掉了3000节点,而大部分都是在12月的硬分叉之后掉的。

2019年利空事件频发,以太社群对以太坊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敌对。

2020年将是决定以太坊“公链之王”坐不坐得稳的关键时间节点。

 

2.0无期,DeFi续命?

目前,以太坊开发者的共识是:以太坊存在的许多问题都与其速度和可扩展性等内在缺陷有关。

为解决这一问题,以太坊团队在过去几年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以太坊2.0的研发上。但在2019年10月的Devcon 5 以太坊大会上,V神表示,“这条路目前来看还很漫长。第 0 阶段是在 2020 年第一季度(主要负责构建 PoS 链 Beacon),后面还有第一阶段(分片),第二阶段(eWASM 虚拟机),第三阶段(链下状态存储)和第四阶段(分片合约)。”

也就是说,完全实现 5 个阶段至少得到 2022 年甚至更晚,而现阶段,无论是挖矿机制还是社区共识,以太坊的现状均不足以支撑到这个阶段的实现。

但,以太坊不能坐以待毙。

因此,2.0 出来之前,以太坊推出了DeFi (去中心化金融)“续命”。

2019年,DeFi一直是许多加密投资者和爱好者谈论的焦点之一。DeFi依然倚靠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功能,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DeFi项目都是在以太坊上开发的。

DeFi产品包括去中心化贷款、去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衍生品或者去中心化稳定币发行,DeFi产品和协议通过允许将金融交互的规则(和结果)以代码写入、无需许可的区块链而实现。

内讧、掉粉、余额不足,以太坊神话还能继续吗?

根据 DeFi 的设计,大量的 DeFi 协议锁仓及转 PoS 的质押需求,这一轮对ETH的需求远超 1CO。大部分 DeFi 协议都布置在以太坊,开放金融的繁荣让以太坊重获足够多的资产黏性,进而在2.0到来之前加快了以太坊的网络效应巩固。以太坊也从1CO投融资一线转而变身为一个金融链,对接全球的价值结算网络。

DeFi让受项目死亡、抛售潮影响的以太坊得到了解了一时之渴。

在这一点上,MakerDAO 的康迪持不同看法。他认为,DeFi不仅仅是以太坊过渡到2.0的桥梁,相反,以太坊 2.0 即扩容挑战,对于以太坊的未来并不重要,从另一方面来讲,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的持续生长,才是以太坊未来要义所在。

但,依照业内的看法,区块链目前最主要用途依然是投机,在没有得到真正的普及之前,加密货币、DeFi 、Web 3.0 等概念的价值主张在很大程度上都无法实现。应用落地也是包含以太坊在内的所有公链长期存活的方向。在落地过程中,以太坊还面临着监管趋严、投资者信心不足以及各自为政的团队等多个难以解决的难题。

尽管2019年遭遇的危机已经让以太坊焦头烂额,但接下来的一年如何交出一份令大多数人满意的答卷,才是对以太坊更大的考验。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