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20-01-02 阅读数 4744

荐读 | 寻找应用场景,谁来为法定数字货币做“二次发行”?

荐读 | 寻找应用场景,谁来为法定数字货币做“二次发行”?

*本文转自链得得,作者韩玲

嘉宾介绍

张元杰: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研究生毕业于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在加入 Conflux 团队之前,张元杰曾任职于华尔街金融科技公司、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大学校友基金会和华泰招商母基金。他拥有丰富的投资、资本市场和业务运营方面的经验。他负责 Conflux 的资金募集、管理和公司运营管理。

方宏进: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原总主持,上海东方卫视原总策划。2016年起开始区块链理论研究,专注于通证项目的顶层设计。2018年6月主持设计了全球第一款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型数字货币,对稳定币的顶层设计、监管方式等有完整的操作经验。目前主导开发出离岸人民币存款的数字凭证在国际结算中的应用、人民币存款数字凭证在供应链金融中的应用、质谱检测加区块链技术在食品溯源中的应用等区块链应用解决方案。

荐读 | 寻找应用场景,谁来为法定数字货币做“二次发行”?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2019年,公链的明星光环逐渐褪却。

在国产联盟链的迅速崛起下,不少打着“区块链3.0”旗帜的公链项目都不同程度的遭遇了滑铁卢。资金链断裂、高层出走等新闻时常发生。而由于公链项目没有形成广泛的落地场景,也使得他们落入到一种尴尬的发展境地,要不要走下去?怎么走下去?成为他们在岁末年初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同样在2019年,是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的一年。自 Facebook 决定推出 Libra 后,就成为一颗萦绕在各大央行头顶上的不定时炸弹。虽然目前 Libra 仍未获得任何国家的正面支持,但却逼迫各大央行将本国的法定数字货币提上了日程。

根据 IBM 和国际货币金融机构(OMFIF)联合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多国央行考虑开发和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CBDC,未来五年内可能会有面向消费者的CBDC推出。

以至于在这种环境下,步履维艰的公链团队开始勾勒“公链+央行数字货币”的美好场景。

本月初,在钛媒体主办、链得得协办的2019 T-EDGE新金融峰会暨CHAINSIGHTS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中国峰会上。Conflux 联合创始人张元杰曾经直言,“ Libra 基于 Facebook 强大的社交网络扩散至‘一带一路’国家,这对于中国苦心经营的人民币国际化策略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如果将人民币发行在公有链之上,可以完全绕过美国的金融体系,这样对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广应该说具有很好的帮助,而且现有的基础技术条件,外部的商业环境已经非常成熟了,可能只差监管向前迈出的那一步。”

他的这番话透露出两个重要的信号:Libra 会对人民币的国际化造成冲击;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后,基于公链做流通或二次发行是可行的。

针对这个问题,香港区块链协会共同主席、链得得专栏作者方宏进回应称,“数字人民币不大可能和 Libra 正面冲突,并且在公链上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不可能的,联盟链的效果更好。”他指出,法定货币的发行和公链在基本原理、基本理念上是南辕北辙的。不管是中国央行还是其他国家央行,绝对不可能采用公链的形式。

在张元杰看来,基于公链做法定数字货币的“二次发行”是有可能的。

他表示,在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后,公链可以对已发行的数字货币进行再背书,也就是二次发行,来渗透进商业场景中。他说道,像大型的跨国企业或跨国连锁超市等都有自己的应用场景,都可以借助公有链对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进行二次发行,并再次借用自己的商业力量和商业渠道,将他们二次发行之后的货币,再渗透出去。

张元杰指出了一个新的思路。那么,在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背景下,公链究竟会扮演什么角色?联盟链和公链的技术路线之争又将如何演化?监管如何进一步跟上技术创新的节奏?在多国监管机构强力反对下,Libra 项目是否会胎死腹中?带着一系列问题,链得得特邀请张元杰和方宏进展开了一场关乎未来的大讨论。

公链VS联盟链:谁将成为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的主体?

方宏进:在公链上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不可能的,联盟链的效果更好

方宏进:法定货币的发行和公链在基本原理、基本理念上是南辕北辙的,所以我认为这是根本不可的事情。不管是中国央行还是任何其他国家央行要想发行数字货币的话,绝对不可能采用一个公链的形式。

当然,做这件事也未必一定要用公链,用联盟链可能效果更好。比如 Tether 公司发行的 USDT,它就是在公链上发行的。因为没有一个国家主权的担保,所以它是完全不可信的。它里面也存在很多问题,它一定存在超发。这就是一个私人机构发行一种流通性的,锚定某一种法币的数字货币,和一个国家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最重要的核心区别。

央行数字货币发出来以后,它是没有用的,为什么没有用?很简单,它需要应用场景和应用手段。所以为了使用人民币,大家发明出了一系列的方法,比如说信用证、信用卡、汇票、支票等等一系列的金融手段,这些金融手段才使得人民币这样的一种法币在很多具体的应用场景里可以使用。

而现在人民币的数字化发行出来,并不意味着它立即就横行天下,需要我们更多的去创造应用场景。这个时候我认为是需要很多数字化的手段,相当于顶替信用证的、顶替信用卡的、顶替汇票的。我们需要这样的手段,我认为联盟链足够了。

张元杰:公有链可以作为数字货币的技术承载平台,进行二次发行

张元杰:公有链不可能作为一个人民币法定货币的发行主体,但是可以作为一个人民币数字化货币的一个承载的技术平台,可以作为一个传播的技术工具。它有别于现有的这种银行体系,或者说这种电子支付的体系,去传播人民币,对人民币国际化做贡献。具体的操作可以参照比如说 USBT。

人民币的数字化过程也可以参照类似的过程,以人民币法币托管于传统的商业银行,或者说是央行发行的 DCEP,托管于一个合规的商业银行。然后在公有链上去发行对应的1:1的数字化人民币,然后再进行二次传播。

在公有链上去做一些二次发行的意思就是说,央行是法定数字货币的首次发行。在首次发行之后,对这些首次发行的数字货币进行一个再背书,或者说再套一层额外的信用风险。就像说把这三年的存证转让给别人,别人再拿去贴现,那么三年的存证他其实是有一个商业银行的一个背书的。商业银行其实也有风险,其实这个东西就是一次再发行,或者二次发行。

张元杰:公链的去中心化程度很高,为数字货币的二次发行提供了主体

张元杰:Libra、美元稳定币和央行数字货币代表了三种不同的力量,形成了一种制衡关系。

这种制衡关系抽象到区块链的一个哲学当中去,就是去中心化程度。越官方中心化程度就越高,越民间化这种去中心化程度就越高。举个例子,比如像 USDT,虽然说今天 USDT 占据了美元稳定币发行量的绝大部分,百分之八九十以上,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美元稳定币发行主体。如果将来人民币二次发行在公有链之上,其实也可以拥有很多发行主体,比如说OK交易所、火币交易所、币安交易所,也有可能是华为等这些主体。

基于此,人民币在公有链上的发行就可以百花齐放,就可以百万雄兵。这样就是一个非常去中心化的组织力量,大家都为人民币去做推广、做销售、做传播。

像 Libra,它是介于民间和官方的一种中间状态,但是这种中间状态已经遭到了全球的一些大国的反对。在任何的国家去做这件事都会遇到一定的阻力,说实话,像中国如果要强行推广人民币国际化,以过去那种方式推广,这些年来获得的进展还是非常有限的。

我觉得应该更多的去借助这种民间的力量,和我们中国这种官方的力量,形成一种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结合,用这种方式把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加快,达到我们最终目标。

张元杰:公有链的信用更高,借助去中心化的商业实体力量可以实现二次发行

张元杰:货币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金融资产形式,如果发行是在联盟链上,会有一些问题。第一这个联盟本身的商誉是不是足够高;第二这些商誉会不会偏向一个特定的一种组织理念,然后导致在一些事情上会针对使用联盟链上数字货币的一些商业行为;第三归根溯底,它的信用仍然是小于公有链的,他只是局限这个联盟,不管这个联盟的发起者参与者他的商誉有多大,有多高。

联盟链最好的例子就是 Libra。Libra 就是一个联盟链,里面的发起者应该说商誉是非常高的,而且自带天然的商业场景,但是仍然遭到了大家的反对。所以说我不认为数字化的,法币的数字化做在联盟链上是一件可以成立的事情。

在公有链上二次发行数字化的法币,为什么是一个可能的事情呢?公有链本身是没有应用场景的,所以需要要借用民间的力量,要借用这种去中心化的商业实体的力量,来做这件事情。

比如像交易所、大型的跨国企业、跨国的连锁超市他们都有自己的应用场景,他们都可以借助公有链对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进行二次发行,并再次借用他们自己的商业力量,商业渠道,将他们二次发行之后的货币,再渗透出去。

在政治意识形态上,这些发行主体可以来自于不同的国家。比如中国发行数字化人民币,并不需要是一个中国企业,可以是当地的本地企业,这样本地人也赚钱,给他们经济利益,让他们帮着去销*****,也许他们就能和你一起去参与,去做这件事,去促进人民币国际化。

我仍然认为联盟链是针对一些垂直场景,是针对一个有限的参与联盟去做的一件事情,他并不适合去做像货币这样使用者和维护者是一个高度不统一的人。就像我们去使用货币的时候,我们既不是货币的发行者,也不是货币的记帐者。发行是央行,记帐可能是商业银行,特别是你的电子支付,可能是微信支付,或者是蚂蚁金服,他们是记帐者。对于联盟链来说,参与者就是它的使用者,是高度统一的。

货币这种东西他其实是高度不一致的,所以我认为公有链更适合做货币的二传手,做它的一个承载工具。

监管和创新如何寻求一个平衡点?

方宏进:公链本没有承载巨大并发交易的能力,二次发币可能导致货币超发的危险

方宏进:是不是用公有链来发央行法币,这是从两个层面来讨论的问题。一个就是发行的动作的本身就是在采用公有链,那就意味着没有主体,是一个纯粹社群来进行维护和决策的。这个肯定是跟央行法币必须有一个国家信用来背书是矛盾的,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用公有链来二次发行央行法币,实际上这个公有链就变成了一个叫做流通系统,跟这个链没关系了。现在最好用的公有链比如说比特币速度太慢了,大家还是用以太坊,以太坊的速度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可能修订以后达到三千。但是如果对C端来讲,同时并发量大了,它就承受不起。

所以在公有链上,要真是达到了数字货币的应用需要,恐怕这一个链本身就要承载巨大的并发交易的能力,现在全世界根本还不存在这样的一个技术。

此外,公链本身并没有一个能力来监督二次发币的这个公司是不是1:1等额存储了数字人民币。如果是一些私人机构,不管他是多大的商业机构,都有可能在这方面作恶。所谓的二次发行数字人民币,都存在超发的可能。这是现在央行也好,科技公司也好,要考虑怎么去处理解决的一个问题,倘若不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前景很恐怖。

张元杰:对链上和托管行的监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数字货币的超发行为

张元杰:要证明是否等额存储了法币这件事情,实际上可以分两个层面来讲。第一个层面,首先考虑的是如何监管这件事情。如果真的允许在公有链上去发行,那么是不是还要配合一个托管的商业银行?对这个托管的商业银行,就可以首先进行一个监督。央行可以指定说只有哪几家商业银行可以参与这件事情。

第二个层面,区块链上所有的发行数字货币的行为,都是一个可以追溯,不可篡改的一个过程。在链上的监管,再结合针对托管行的监管,这两层的有效监管和审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去避免超发行为。

即使出现了超发的行为,那也没有关系。这个超发从一种程度上来讲,像商业银行去做资产错配,它只有比如说10%的资本充足率,剩下的钱他都拿去干别的事了,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商业行为。当然首先这是需要牌照、需要合规才能做这件事情。

方宏进:传统的监管对数字货币的二次发行效果不大

方宏进:如果央行数字货币出来,又有一些其他国家的私人机构来二次发行了数字人民币,这个实际上已经没有办法监管。央行怎么可能说我们定出一些规矩来,谁能二次发行,谁不能二次发行呢。首先他的公司可能所在地就不是中国,可能是境外某些地方,还有一个他可能就是网上的一个行为。你都不知道真实的机构在哪里,传统的监管就无法实施。

如果是要锚定一个法币来发行的稳定币,就我个人的实际操作经验来说,我坚决反对他使用任何杠杆。因为如果是谁发这个东西,谁自己又去超发,就变成了他个人的一个风险。

这个不只是中国央行,可能世界主要国家的央行都在担心这个问题。从这个角度讲,他们认为稳定币是一个威胁的原因在于,如果稳定币擅自采用了杠杆,采用了这样的方式,它就变得真的不稳定。

张元杰:在监管和市场的力量的双重加持下,公链的二次发行仍然是一种可行的路径

张元杰:是不是等额存储了等量的法币这件事情,其实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因为所有非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的稳定币,都是天然带有一种信用风险的。一旦商业信用出现风险出现危机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市场的供需反映出来。

像我前面提到的在公链二次发行数字货币,都是天然对这个东西增加了一层额外的信用风险,这个额外的信用风险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在他发行的数字货币上。当然因为市场的信息不对称,这个东西可能不会及时反应到位,这样的话可能对市场上的一些持有者和参与者带来一定的风险。

这种风险是不是可控的?他的风险范围有多大?到今天来说,还是一个未可知的问题。我认为应该对这种尝试创新进行鼓励。首先第一层配套好足够的监管工具和监管的力量,第二再用市场的力量去反映他的一种天然的信用风险,在这两种力量的结合之下,去做刚才我说的百花齐放的方式,仍然是一种可行的路径。

在公有链上做这件事情,特别大的一个好处就是,他法币的托管是和现有的银行绑定的。发行在公有链上,流通完全不拘泥于银行的体系,它也完全不拘泥于国界边界的限制。

张元杰:监管和创新可以寻找一个平衡点,追求创新探索永远是人类的本质

张元杰:金融不去严加控制,很容易就产生市场混乱,而且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一定是在监管和市场的两种力量的结合之下,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忽视了其中任何一种元素,就会造成比如像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

金融这件事情,一定是在发展和风险之间去做一个权衡。如果把风险卡得非常非常的严、非常非常的死,那可能什么样的创新,什么样的发展都没有办法去做。但如果说完全不管,任由它自由发展,这种市场的非理性,在很长时间内都可以维持产生像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产生像08年的次贷危机,产生像中国这样混乱的 P2P 市场行情,也有可能产生像17年那样的严重的 ICO 混乱的市场。

这个中间一定要取一个权衡,用监管的力量去规范市场的发展,也允许市场的力量去体现不同创新的这种风险定价。让这两种力量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鼓励创新,也鼓励进步。

追求创新探索永远是人类的本质,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刚才那些金融乱象,造成这个结果是不好的,但是人类的探索是永远无法被阻挡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更倾向于我们提前做好准备,用一种更规范的方式,来发展这件事情。

实名制能确保链上发币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方宏进:市场的优胜劣汰可能会制造混乱,联盟链的实名制更加具有可信度

方宏进:我不太相信市场的力量,市场的力量应该是在蛮荒区大家可以充分的去发展,然后用市场来优胜劣汰。比如说比特币刚一出现的时候,是在一个特定的人群中,狭小的范围内,这样市场可以充分发挥有效的结果。但是如果你是在一个传统监管非常严格,规则非常清晰的领域,你突然要市场来决定,也许市场能做得到,但是你必须准备好大乱多少年。

在联盟链上,如果要做这件事,相对来讲他的发起方和使用方都可能是实名制的。这样的话至少从一国央行也好,或者是国际的金融机构反洗钱机构也好,是可以控制的。换句话说,真有人作恶是可以抓到那个作恶人的。

如果在公链上,特别是当背后钱包是匿名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就会很多。大家想一想,如果当中转帐规模很大,又都是在公链上匿名的形式来进行,国际反洗钱组织这些权威机构怎么能允许你进行呢?

我非常同意创新,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冒险的跑出来,来做区块链的应用和推广,这个我肯定是积极支持。回到主题上,如果以联盟链的形式来做数字货币的应用,相对来讲,可控。因为它中心化程度高,而且实名制的把握比较大。而如果在公链上做,可控程度低,我觉得在公链上去做法币一次二次发行都不现实。

方宏进:明确责任方、与传统金融机构合作以及实名制让数字货币更加安全可靠

方宏进:我们也会在公链上做很多东西,但是对数字货币本身的应用,要想办法怎么去体现他的可控性。所以这个不是个绝对的问题,以太坊现在还是很好用的一个公链,并不是说放弃公链不去使用。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香港推的离岸人民币存款的数字凭证这样一个应用,强调必须遵守三点,第一,就这个应用最后发起的一定有一个明确的法人与责任负责方,不管是一个公司、一个个人或者是一个联盟,一个协会,必须有明确的法律承担人,而不是一个不知道都是谁存在的一个社群。

第二点,一定要与传统金融机构进行紧密的合作。换句话说,你要有传统金融机构把关,你可以非常清楚知道使用方是合法的。

第三点,我们现在使用的一定是实名制的。这个实名制体现在你真实的身份,企业或者个人身份,你的数字钱包。这个数字钱包很可能在我们链上要作为一个完整的登记备案的,再一个是你的银行帐号,我们要把这三个要素绑定在一起,依靠这个,我们再做这种应用场景的时候,他才能够得到监管的许可,才安全。

跨主权的数字货币不可能出现,Libra 未来处境越发艰难

方宏进:跨主权的数字货币不可能出现,Libra 最后可能胎死腹中

方宏进:现在要发行这个法币的数字货币,是不可能突破国家的这个权威的。因为各个国家,现在在这方面都看得很紧,他一定会有各种办法来阻止,特别是有很多国家还是联盟性质的。像 Libra,我认为最后要么胎死腹中,要么他就是渐渐的妥协,退让,最后变成了一个锚定美元的货币,其实跟原来想象的世界货币相去甚远的那么一个东西。所以我不认为现在有这个机会,出现一个跨主权的货币。

一个国家货币主权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在国内的支付和流通,他不允许外部,外币成为自己本国内部的一个主要的支付结算手段;二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外汇政策,特别是外汇短缺的国家进行外汇管制,一定要有他自己的一套管制的措施。这是体现在货币主权的东西,所以基于这一点,凡是进入到别的国家内部流通领域的,你肯定就涉嫌侵犯别的国家的货币主权。

咱们国家比较先行的个人支付系统,进入到别的国家,原来只是对中国人出境旅游的结算来去进行支付,这个很多国家是欢迎的,因为刺激了消费,增加那些国家的销售,等于做了外贸。但是如果想进入那些国家本国人的相互之间的支付,就会遇到强力的反对,因为这就涉及到侵犯这个国家主权。

要使一个国家的数字法币可以在另外一个国家运行,他一定是在国际贸易的支付结算当中。如果我们客观的看,跟一路一带这样的国家之间,我们的国际支付往来是基本对等的。

你只有真正结算的时候,才要换成某一种法币,这样的话你是锚定美元还是锚定另外一种大家认可的,信度比较好的货币?人民币在这方面还是不错的。人民币的币值还是比较稳定的,所以大家可以考虑,利用人民币作为中间支付的一个对标的工具,这样的话我们人民币国际化才能走得起来。

走得起来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我们绕开了原来的银行帐户系统,完全用了数字化的点对点的支付,这是我认为不侵犯一个国家主权又可以使用的方法。

方宏进:触犯国家货币主权以及 Facebook 的用户隐私问题让 Libra 的发行难上加难

方宏进:为什么 Libra 成不了?我觉得他要么根本成不了,要么会退化到变成了一个美元的稳定币的这么一个东西。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两个,一个原因是他触犯了很多国家的货币主权,最敏感的触犯的是美联储,因为美联储才是美元的真正主人。

在全球境外的所谓离岸美元有一万多亿,这一万多亿离岸美元,理论上美联储是管不了的,他只能通过货币政策去来调节。如果 Libra 真的发行成功,在全球畅通,他的篮子里一半装美元,他是真有可能把全球五千多亿,六千多亿的美元现金进到他的篮子里。这个事要真成功了,对美联储来讲是一个恶梦。因为是一个单一主体拥有了几千上万亿的美元,他将会对美联储所有的宏观货币政策构成巨大的挑战,就从这一点,我不相信美联储敢放他出来。

当然更不要说欧盟,欧洲央行自己对数字货币本身就心存疑虑。国内经常说人民币受美元打压,人民币要跟美元怎么样,真的在国际上,美元的主要敌人当然是欧元不是人民币,他主要打的就是欧元。欧元在传统金融领域跟美国就有很多较劲的地方,如果在数字领域被 Libra 反超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欧洲央行是绝对不允许有这么一个背后抄他后路的数字货币出现。

除了涉及到侵犯别的国家货币主权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 Facebook 本身。因为 Facebook 触犯公民的隐私权,臭名远扬,特别是在欧洲,大家对他极反感。Facebook 拥有了用户社交的内容和你的位置信息。如果 Libra 发行出来,用了 Facebook 那个钱包,他同时又拥有你另外两个重要的信息:你的交易行为和财产行为。

Facebook 自己说我会严格的隔断这个东西,Libra 这个团队跟 Facebook 团队是完全不干涉的,相互不理的,你信吗?这是自欺欺人的一个说法,基于隐私这一点,我也绝不相信欧盟会让 Libra 发行。

张元杰:目前央行数字货币难以突破现有的货币系统,超主权货币不大可能出现

张元杰:突破了国家的这个说法,应该说是值得商榷的,就看 Libra 这个项目来看,它在全世界范围内,遭到了很多强权,强势国家央行的反对,俄罗斯、中国、欧盟这些都反对 Libra 在他们国家的使用。

还有一些很小的国家,他们可能甚至都来不及关心,是不是能够保护住自己的货币主权这件事情。但是真的如果在当地去发行的话,我觉得可能还是会受到很大的阻力,毕竟去侵犯别人的货币主权,导致别人丢失铸币权、丢失货币政策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

在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泰国、越南、尼泊尔,支付宝和微信的推广是受到阻碍的,这中间最关键的一个地方就是在当地推行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否绕开了当地银行结算体系,是否架空了当地的金融系统,直接和中国的银行体系接轨。

即使像支付宝,微信这样的非中国中央银行或中国政府举行的电子支付的这种技术方案都受到了阻碍,更不要谈说像 Libra 这样直指电子货币,或者像 DCEP 直指国家主权货币这种方案了。我认为在阻力上是非常大的,他有很强的政治立场本位,一定会遭到地方保护主义的一个防范。

谁是未来中国在数字货币上面临的挑战?

方宏进:未来中国在数字化人民币方面面临的挑战不是 Libra,而是摩根大通币

方宏进:数字人民币在出境以后,从央行的角度来讲他就不能再做任何事情了。因为我发行了,是相当于一张纸币一样的一个数字的凭证,有人把他拿到境外去使用,这是这些人的自由。就像现在离岸人民币,这是各种形式出去的,这是大家的自由。

基于这样的一个原因,所以需要大量的境外的商业银行,商业机构来创建这种应用场景。就是我们说的类似于在国际的支付当中,特别是在一个小圈子里的支付环境当中是不是可以用人民币来作为中间的一个支付手段,我认为这个不叫发币,我坚持叫他离岸人民币存款的数字凭证。第一、他是存款,跟存款1:1;第二它是凭证的数字化,我们没有创造新的金融手段,我们只是一个传统金融手段的数字化。但是因为数字化了,所有数字货币所拥有的点对点支付、防止双花、时间戳、可以无限分拆,特别是可以绑智能合约,就都可以用起来了。

现在的国际贸易当中,大量的成本是在信用问题上,因为信用不够,所以才出现了银行之间要开信用证来保证国际支付的这样一个流通。既浪费时间,其实还要花费很多成本。如果可以绑智能合约的话,可能就是两个完全不相信或者不知道的主体都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的形式,来完成国际的一个贸易的支付。我个人的预言可能五年以后,大型金融机构里,就没有信用证这个部门了,因为可能完全被智能合约取代。

未来我们在国际支付领域,数字化这条通道上,会跟我们数字人民币竞争的其实不是 Libra,而是已经发行出来,比较低调的摩根大通币。摩根大通实际上是第一大结算行,他基于美元发了摩根大通币,是锚定美元1:1。他借助第一结算行的形式,不再以帐号之间作为结算手段,也可以做点对点。这个我觉得才是我们在数字化领域人民币能不能走得更国际化的一个巨大的挑战,而不是 Libra。

张元杰:中国如果发行类似摩根大通币,将处于一个劣势地位

张元杰:摩根大通这种渗透的起点应该是从商业银行网络入手,但是摩根大通在商业银行网络中的这种强势地位,能够让他推进到什么程度,我个人不好评价。

就工农中建等中国的这些商业银行来说他是一点戏都没有的。中国说实话要在这个层面上去做类似摩根大通的这种事情,应该说处于一个劣势的地位。毕竟我们没有这种国际化的商业银行网络,我们的 CIPS 网络和美国的 CHIPS 网络的差距非常大。

荐读 | 寻找应用场景,谁来为法定数字货币做“二次发行”?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