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4周前 阅读数 3916

币圈:2019我太南了

经历过股票等风险资产全线崩溃的2018年,大部分投资市场终于在2019年迎来复苏。全球股市自年初开始一路狂飙,总市值于年内增长逾17万亿美元;其中美股屡创新高,标普500指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以及罗素200指数皆表现出超20%的涨幅。而晋升为金融领域重要组成部分的数字货币市场也不例外,从第二季度开始结束价格颓势,各大主流币种在比特币的带动下纷纷回血,逐渐走出加密寒冬。

但即便如此,2019年对于币圈来说仍旧可以用「难」来形容

币圈:2019我太南了

图片截自:Coinmarketcap

从市场总值来看,币市并没有像去年那样一落千丈;但与稳步发展的2016年以及牛气冲天的2017年相比,今年的行情走势和市场环境不免让人失望。先不谈项目批量夭折的竞争币市场,单单是比特币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横盘弱势整理行情就令人闹心。而身处这种价格环境下的项目团队、交易平台、投资机构等等各方市场参与者,2019年似乎也难以提起精神来。

币圈:2019我太南了

 

比特币缓慢复苏,竞争币一蹶不振

 

比特币ETF、受监管的实物交割BTC期货合约、比特币减产将至等等都是2019年年初大家对币圈的期待;但整整一年过去了,比特币ETF依旧在撤回以及被拒间徘徊、盛传已久的减半行情未见端倪,就连Bakkt于九月正式上线的可交割比特币期货合约产品也表现平平……

对于币圈来说,2019是期望落空的一年;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行情没有延续2018年的颓势。据Coinmarketcap显示,加密货币市场总值年内增长逾56个百分点;其中比特币贡献了684亿美元的数值,同时其价格于六月再次突破万元大关,全年累计涨幅近100%。不过这只是表象,从地址活跃度等等数据来看,比特币的市场交易情绪依旧不高。

币圈:2019我太南了

左图为,2012年至2018年比特币活跃地址趋势线;右图为,2018年至2019年比特币活跃地址趋势线(图片源自:Coin Metrics)

基于Coin Metrics的每日活跃地址统计数据,我们不难观察到近两年比特币活跃用户的增速已经大大放缓;到了2019年甚至出现上涨趋势几乎完全停滞的情况。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活跃用户减少受到去年年初比特币暴跌的影响,但不可忽略的是2019年Q2比特币价格飙涨过后,BTC地址活跃度并没有因此提高,且显现出小幅下滑的迹象。而另一方面,上线两个多月后交易量还不及三线交易所的Bakkt比特币期货合约,也间接反映出投资者乃至机构参与者对市场的观望态度。

币圈:2019我太南了

部分竞争币价格的历史年增长情况(以BTC为单位,数据源自:Coinmarketcap)

更令人担忧的是,比特币已经是今年表现最佳的资产之一,至于市场份额逐渐被比特币蚕食的竞争币市场情况更糟。如果以BTC为参照物来衡量竞争币市场,当前看来表现良好的价格走势将变成一片红海;区块链资讯平台LongHash把2019年评价为该币种市场回报率最差的一年。受此影响,今年全球共计七十多家加密基金相继倒闭,新增Crypto Fund数量环比减半,而存活着的基金则靠着逆市高频出手等等策略支撑寒冬,等待黎明的到来(数据源自:Crypto Fund Research)。

 

市场发展不如预期,概念炒作难起效

 

步入2019年,一夜暴富、闭眼赚钱的歌曲已经唱不响,动辄成百上千的价格涨幅亦不复存在;即便是曾经给市场带来牛市希望的IE0以及平台币,现如今也不香了

如下图所示,截自本月14日币安、OKEx、Bittrex、Huobi等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通过IE0的方式上线五十余个项目,并筹得约1.62亿美元的金额,各平台项目平均收益率均高于1.9倍。忽略相关项目当前超六成的破发率,这种具有一定财富效应的融资方式确实给年初熊态尽显且热点匮乏市场带去希望。

币圈:2019我太南了

数据源自:Crypto Differ

不过本就由营销手段炒作出来的人气以及收益效果难以长时间维持,IE0很快便遭到投资者的厌倦,和IC0以及后期出现的模式币、共振币一样逐渐消失在市场的讨论焦点之内。这意味着,投资者对市场套路已经不感冒了,再好的技术概念、再吸引人的营销策略都不能过分激起他们的非理性投资欲望

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前哈希派也曾讨论过(相关文章:《即便是牛市,也救不活竞争币市场》),归根结底是投资者对领域发展失望的表现,也是现阶段市场进展缓慢逐渐消磨掉投资者耐心的结果。以以太坊为例,过去一年时间里不仅没有发展出拿得出手的生态应用,还接连跳票,一拖再拖ETH 2.0的过渡进程。甚至于项目创始人V神本人也曾在十月中旬自我调侃说高估了科技发展的速度,“五年前,我以为我们现在就能完成PoS和分片。以太坊是如此,其他所有项目也如此”;同时坦诚低估了社区的重要性,“两年前我坚信有良好的技术,社区就能自然而然的建立。但现在我们知道,如果不对社区进行投资,好的技术就不会出现,或者说不会那么好”。

Vitalik说的恰恰是当前大部分项目的窘况;坚持深耕技术的项目因缺少资金而难以维持,善于营销的团队则在技术发展缓慢甚至说停滞的过程中不断消耗投资者的期待与耐心;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项目团队陷困局,如何过冬成问题

 

在这种大环境下,公链领域接连爆出负面新闻,相关项目出走的出走、辞职的辞职、夭折的夭折——

8月,老牌国产公链公信宝(GXC)的运营主体因涉嫌非法爬虫业务遭警方查封。

10月,明星公链AELF被爆社区解散,并传言社群解散疑似老板马昊伯蓄意砸盘,以低位吸筹转型to B。

11月初,IOTA联合创始人Sergey Lvancheglo宣称已经卖掉手里的币,并宣布退出币圈。

11月中旬,芯链(HPB)全球商务业务拓展总经理Danny Rowshandel在电报群发公开信宣布将项目改为社区自治;同时本人辞去现有业务,与三名联合创始人以及一半全职员工决定离开项目。

……

公链项目现阶段存在较为明显的人员流失问题,据不完全统计,以太坊已有七名创始成员离开,同时大批公链项目被指软跑路或者直接宣布解散。就像上面所说,除却纯圈钱、真跑路的项目之外,其他开发者及社区成员选择离开何尝不是无奈之举,毕竟理想和热忱不能当饭吃。在当前资金极度短缺的公链市场,仅仅靠着满腔热血和抛售价格已大幅缩水的融资币种度日,一点都不现实。

币圈:2019我太南了

※据The Block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时间里,57个代币融资项目平均每月清算或者转移2500枚ETH。这些项目共筹资820万枚ETH,其中590万枚已被转移或者清算,占到总融资金额的72%。(部分代币融资项目2019年的ETH抛售情况,图片截自:The Block)

前两年技术和概念或许是币圈关注的焦点,但在2019,能够活下去才是真理。行业资深人士薄荷辞去Mixin Network COO职位时也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在未来的五年甚至是十年,区块链都不可能回归到单纯的技术驱动,突破一定是在金融领域。公链团队里,必须配备金融专业人才,遵循市场规律,先活下去,最终才会有定义行业规则的资格”。

正因如此,努力平衡收支以维持项目运行成了公链当前的首要任务(相关文章:《应用层故事难再续,公链如何活过2020?》)。但是在政府紧逼、扩展性问题未解、发展三部曲“上线主网、建立开发者社区、堆砌DApp”失效的现如今,公链该用什么姿态熬过寒冬越来越是个问题。

 

超级矿难来袭,市场豪赌结局堪忧

 

而同样前途未卜的还有受行情和项目发展牵制的矿业市场。以太坊难度炸弹、PoS转型将至,比特币挖矿难度飙升但行情低迷……2019年的市场环境对矿圈并不友好。不过市场的惨状并没有让比特币矿业参与者退缩,我们依旧能够看到BTC算力的稳步增长、矿机商的流血挣扎——从业者将其比喻为矿圈对2020减半行情的豪赌。

币圈:2019我太南了

图片源自:网友“冬兵WinterCoiner”的微博

众所周知,比特币挖矿奖励减半将引发新一轮牛市是币圈的普遍共识,也是目前为止的历史规律。就像市场讨论的结果一样,明年历史会不会重演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矿圈怀着美好愿望咬牙坚持的故事今年已经开始

根据通证通报道,比特币全网算力今年六月突破2018年高点57 EH/s之后,五个月内进一步剧增80%以上,创下109 EH/s的日算力记录。与此同时,各大矿机厂商开始紧密布局,不仅加快研产新矿机的脚步,还试图通过优惠促销、上市集资等等方式占得先机。但这些动作背后是未显牛市迹象的币价以及低价滞销的矿机。换句话说,为了挺过被媒体誉为挖矿最艰难的2019、迎来他们期待中的2020,矿工正顶着关机价继续加码,矿商则主动承担部分市场风险来迎合市场

这种过分的渴望引来市场对于超级矿难以及灭霸行情的担忧。对此包括江卓尔在内的行情人士都给出了解释,矿工收益、全网算力和挖矿难度的变化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算力进入与退出是综合各方面博弈的结果。理论上来说,突然高速增长的态势并不会出现,矿难也不会到来;而现实中,如果比特币行情依旧没有起色,即便矿难没有出现,2020年矿圈也不会好过。

 

政府信号频闪,是福还是祸

 

不同于国际市场,各方参与者在喊着2019太难了的同时,国内市场还要应对政府为区块链高调正名带来的连锁反应。

币圈:2019我太南了

图片截自:凤凰区块链;资料来源:2019年币圈热词

让币圈沸腾的1024为领域贡献了年度热词,也在有形和无形中提高了区块链的普及率。但正如官方媒体和相关部门所说,区块链不等于加密货币,政府支持区块链技术不代表认同加密货币炒作。这番言论不单单将币圈排除在狂欢队伍之外,还在后面的数份红头文件以及执行操作中将其列为严打对象。

随后两个多月时间里,交易所相关负责人被约谈、行业大V微博遭封号、垂直媒体及公众号被关停等等事件陆续发生。虽说这波连环操作下并没有对市场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某种意义上还起到了出清劣质项目以及平台的作用;不过受政府密切关注给这类新兴领域带去不少压力。与此同时,链圈的兴起、市场对联盟链的看好也在一定程度上压抑了公链的发展势头。长远来看,这或许是领域落地的助推力和拐点;但短时间来说,政府的强势介入对币圈而言似乎是祸大于福

同样的,今年的币圈也是如此,无论是交易平台、项目方、矿商还是投资者都在悲大于喜中挺过2019。而出于信仰或者说其他不可抗因素,大家还是会像2018年的尾声一样,开始对2020年抱有期待。

最后的最后,作为币圈的一份子,我只想说:2019年,难过;2020年,别怂

 

参考资料

[1] 王也,《公链求生记:我要干外包》,星球日报

[2]《矿业赌局》,哔哔News

[3] 万年,《人生很难,半个喜剧足够》,拾遗

(文章来源:哈希派;作者:LucyCheng)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