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1周前 阅读数 4866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昨天,一则关于 EOS 的消息在社区里炸开了锅:EOS New York 称,有 6 个 EOS 节点被同一节点所控制,即目前排名第 52 位的 EOShenzhen 节点。

目前,EOS New York 已经发起了撤销这 6 个节点资格的提案。

针对这个事件,白话区块链采访了超级节点 EOSLaoMao 团队、HelloEOS 创始人梓岑、Newdex 团队以及 EOS Connon 创始人楷书。

下面,我们来看看他们怎么说。

 01  EOS New York 的提案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白话区块链:对于 6 个 EOS 节点被同一节点所控制这件事情,你怎么看?针对 EOS New York 的这个提案,你会投什么票?

EOSLaoMao 团队我们认为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做法,会给基于 DPoS 共识机制的区块链带来安全威胁,而保证网络安全是 BP 的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 EOS 主网,regproducer 李嘉图合约(Ricardian Contract)约定了在主网注册 BP 的要求。但 regproducer 合约本身只要求 BP 需要披露自己的实体,并没有约定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情况该如何处理。因此,我们认为先对 regproducer 合约进行一次修正,然后再执行移除这类节点的操作更加符合逻辑。

对于 EOS New York 提出的移除节点的提议,EOSLaoMao 正在做最后的决定。

梓岑我们暂时会保持中立态度。在更多佐证资料公布前,我并不敢完全认同“被同一节点控制”这样的指控。

ECAF(EOS 上的一个仲裁组织)不再活跃之后,EOS 社区并没有一个类似的角色对此类事件作详尽的调查以及权威的仲裁,唯一妥善处理这类争议事件的方式可能只有全民公投,因为公投代表了最大范围 EOS 持有者的意志。

Newdex 团队:EOS 的治理是循序渐进的,现有的约定里只约定了节点有义务披露实体,没约定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情况该如何处理。当然,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的情况确实不符合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精神。

目前出现控制多个节点的情况很少发生,但是建议社区提前做好规定。我们建议社区投票,是否同意增加和完善合约规则,然后再根据合约规则进行下一步的处理动作。先有相关的合约规定,再有实际的处理动作,这是正确的程序。

楷书:核心问题在于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讲同一主体不能拥有多个节点账号,EOS 宪法里没有,李嘉图合约里也没有。所以,我的观点是应该先制订规则,再执行规则。

我们社区目前认为通过和不通过此提案各有利弊,所以我们节点会在更多的讨论和分析后决定如何投票。

 02  负面影响和规避措施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白话区块链:多个节点被同一个节点控制,会给 EOS 生态带来怎样的影响,以后如何规避这种事情的出现?

梓岑我并不觉得会有任何负面影响。DPoS 生态特有的持 Token 者投票决策效率非常高,决定了任何对 EOS 生态有负面影响的行为都会被迅速清洗出局。

需要注意一点,本次事件中的 6 个节点,都是排名非常靠后的备选节点,即使确认为同一个人(或团队)运营,我也将其理解为某些票仓无法进入前 21 主节点的无奈选择。

Newdex 团队:众所周知,EOS 生态超级节点 21 个,备选节点有很多个,只有跻身备选节点才能获得收益。但是权利与责任是一体的,超级节点负责提供系统资源和打包生产区块等任务;备选节点随时准备着替补已有的“不合格”超级节点。

对于规避这样的事件,我们认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前只约定“不可为”,而没有约定惩罚机制,因此加快相关合约规定的落地可以避免事件再次发生。

楷书:目前 EOS 成为主要节点的投票门槛已经上升到 2.7 亿票左右,除非单一组织和个人拥有天量票数,不然不可能直接控制多个出块节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制订好规则,让类似事件有一个判定和处理的依据。

 03  超级节点中国化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白话区块链:你如何看待目前的“超级节点中国化”的问题(21 个超级节点中 17 个在中国)?

梓岑:中国力量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影响力是统治级的,几乎统治了所有领域,从用户规模、资金规模、专业程度甚至勤奋程度看都无可厚非。中国势力在交易平台的业务,在比特币挖矿、矿池、公链、DApp 等等几乎所有领域都有绝对领先的地位。

在可预见的将来,这种领先优势也会继续下去。中国化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只是客观事实,相反,EOS 应该庆幸中国力量的早期介入和深度参与,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中国社区兴趣不大的公链项目发展特别好。

Newdex 团队:21 个超级节点 17 个在中国,表面上看大家认为过度集中。然而区块链对于全球而言都是一片空白的竞争领域,与医疗、经济、文化这些长时间累积的领域并不一样。

EOSIO 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只要满足技术和硬件门槛,能获取足够的选票。21 个超级节点 17 个属于中国,是否意味中国在区块链技术的领域在没有先发优势的情况下投入了更大的开发力度?

目前超级节点的形势,让我们更好奇全球在区块链技术软实力上的角逐。

楷书:因为目前绝大多数 EOS 使用者和持有者,乃至 DApp 的开发者都在中国或与中国团队有关,所以大部分节点属于中国我认为在目前是理所当然的事。看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早期,绝大多数使用者、持有者乃至算力也都属于中国,所以这是一个发展的必经过程,无需多虑和多做文章。

 04  节点的工作变化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白话区块链:EOS 目前的发展比较有争议,当前节点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和之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梓岑:EOS 从一诞生起,就充满巨大争议,因为 EOS 最开始要挑战的就是拥有最大开发者社区规模的 ETH。另外,DPoS 同样也是自带争议的共识机制,社区治理本质上就是持有人内部不同理念、不同立场、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碰撞和融合的过程。事实上,我们已经因为太过于醉心于治理,忽略了 EOS 的底层设施、开发者的支持,以及在过去一年的巨大进步

节点的工作没有变化,基本任务是维护网络安全和稳定,同时也会承担一些开发者支持、运营和宣传等工作。

Newdex 团队:本周 EOSLaoMao 团队发起了激活 EOS v1.8 RAM_RESTRICTIONS 和 FIX_LINKAUTH_RESTRICTION 功能的提案。前两天,BM 对于 CPU 新的提案 EOS42 以及 MEET.ONE 都在第一时间翻译成中文并在社群传播。节点一直在专注对 EOS 生态贡献力量,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楷书没有争议等于没有生命力。EOS 的社区和 DApp 玩家依然非常活跃,不像很多其他项目在熊市已经冻死一半了。节点的主要工作没有变化,保证稳定的出块和为整个网络输出价值,这也是佳能节点一直在做的,比如 Mykey 已经为超过五十万 KYC 用户提供了顺畅无感的 EOS 链上服务,并且目前超过三分之二的新 EOS 账户是通过 Mykey.org 开设的。

 05   Block.one 参与投票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白话区块链:之前 Block.one 公司发表声明称,经过两年半的观察,为了解决 EOS 的网络运行与治理两大问题,即日起将参与到 EOS 的节点投票中去。你如何看待 Block.one 公司开始参与投票的行为?你认为时机成熟了吗?

梓岑:任何时机都是成熟的时机。作为一个社区成员,Block.one 从第一天起就拥有投出自己神圣一票的权利。我们期待这一天很久了,希望看到 Block.one 通过投票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只有投票才是最真实、最有效的声音。

Newdex 团队:Block.one 的投票具有非常大的权重,参与到 EOS 节点的投票中必定会引起新的讨论热潮。此前社群曾有声音指出 BM“不作为”,但我们并不这样认为。

Block.one 公司开始参与投票的行为能够对节点带来正面激发,奖励对生态持续产出便捷服务工具、底层基础设施以及积极提案的节点,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鼓励。

楷书:Block.one 目前参与到 BP 投票中来,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第一,一亿左右的票数不会对 BP List 起到绝对控制的作用,不会让外界诟病它“控制”或者“钦点”节点之类;第二,参与投票能对优秀的节点进行考核和激励。

 06  链上治理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白话区块链:链上治理一直是区块链项目的一个难题。你觉得 EOS 在链上治理方面,目前还存在哪些不足之处?

梓岑:其实链上治理从来都不是难题,只是因为社区的碰撞过程中看起来乱糟糟的声音,让人觉得难而已。碰撞的结果是融合,即使看起来再混乱,任何具体事务也只会有唯一一个决策结果,这个结果就是所有持有 Token 的人共同决出的最优解。整个生态,会一直以这样的方式进化。

Newdex 团队:说起链上治理,相信大家都记得 ECAF(EOS 核心仲裁法庭)。过去 ECAF 充当解决纠纷机构的角色,当发生纠纷时,双方提出仲裁,法庭审理,宣布仲裁命令,节点们执行命令。然而,在 2018 年 6 月的一起纠纷事件中,受害人提交了仲裁申请后,过了几十个小时,ECAF 也没有要求冻结双方账户,最后由节点们开会同意先不经过 ECAF,直接冻结了账户。ECAF 给出的回复是规则不完善,ECAF 不能作为仲裁的角色来治理,所以不会下命令。当然,如今的 ECAF已经被废除。

EOS 主网在 2018 年 6 月启动,至今不满两周岁。而链上治理所出现的问题复杂程度并非在主网启动前就能预判的。就像我们生活中的法规、法典一样,每次的法律修订都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同样,对于 EOS 在链上治理方面,我们同样抱有足够的耐心。

11 月由于 EIDOS 带来的热度让 EOS 网络拥堵,近一个月以来 BM 的态度也有所改变。对于 CPU 的价格从最早的认为供需关系决定市场价值,到最后提出新的 CPU 解决方案,这些都是认知不断升级的过程。

楷书:链上治理问题,目前在任何其他公链乃至整个行业,都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所以只能在摸索和试错中慢慢前进。我没有看到其他任何公链比 EOS 更能写出链上治理的成功范本。

 07  EOS的未来

EOS节点起内讧,会影响其未来发展吗?看看超级节点们怎么说

白话区块链:今年主网上线了不少公链(Cosmos/Algorand/Nervos等),各有各的特色,公链的竞争非常激烈。当前的行情也让很多 EOS 投资者丧失了信心。在众多公链中,你还看好 EOS 的未来吗?为什么?

梓岑:目前并没有看到比 EOS 更优秀的竞争者。EOS 目前处于早期,巨大热度褪去,需要继续完善基础设施、吸引更多开发者、积累更多 DApp 和沉淀更多用户的阶段。这个缓慢、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会很漫长也很煎熬。

很多人在拿其他项目的早期热度跟 EOS 的沉淀期对比,殊不知,同样发展阶段的 EOS 远远胜出,这些项目早期泡沫褪去之后,需要面临 EOS 正在经历的所有难题。

Newdex 团队:早在 2018 年看到 EOS 白皮书中指出将达到百万级别 TPS 的性能后,我们团队决定 All In 搭建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至今我们认为 EOS 仍然是全球性能最佳的公链之一。对此,我们将持续在 EOS 生态开发更多 DeFi 工具,持续在 EOS 上深耕。

楷书:熊市里因为价格而失望、离开很正常,但是 EOS 目前无论是 Block.one 对底层的升级更新,还是上层的钱包和 DApp 生态,发展都没落下。所以,EOS 一定会挺进到下一轮行业上升期并凝聚更大的生态和共识。

至于其他的公链,先落地跑一些应用再说吧,问题不会比 EOS 少,停留在理论和市梦率阶段,当然看起来会比较有竞争力。我相信且肯定 EOS 在公链领域会一直代表着主流和标杆。

——End——

『声明:本文为受访嘉宾独立观点,不代表白话区块链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文章版权和最终解释权归白话区块链所有。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