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19-11-26 阅读数 3159

分析:为什么说比特币不会失败

作者:Mine Digital

来源:币哩币哩news

 

最近比特币大跌带来了负面新闻,比如美国知名证券经纪人彼得•希夫等人,他们在推特上表示比特币将跌至1000美元,甚至在每一次比特币熊市时认为比特币将要归零,并表明区块链是欺诈性的,比特币最终将失败。

似乎他们的观点对比特币的本质有影响,它可能会影响比特币的市场。他们自己也可能会因为迂腐的思想让自己声誉受损。

事实上,比特币的价值主张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比特币的价值理论是合理的,那么比特币的价值是毫无疑问的,并且将持续放大价值,还可能成为全球一个新的、分布式的金融体系价值来源。

比特币的价值理念包含三个关键要素:

尼克·萨博的货币价值哲学

亚当·巴克(Adam Back)的HashCash工作证明

中本聪的比特币协议

 

尼克·萨博的货币价值哲学

尼克·萨博认为货币价值是存在的东西,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对此非常了解,因此进行数字化复制。在本人看来,这是比特币最具革命性的一面,但却常常被忽视。

分析:为什么说比特币不会失败

货币价值存在的本质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观点

 

尼克·萨博(Nick Szabo)在他的《比特金》(Bit-Gold)作品中说得很真实:

贵金属和收藏品由于其制造成本昂贵,同时具有不可伪造的稀缺性。它们曾经可以当做货币,其价值在很大程度上独立于任何可信赖的第三方。但是,贵金属存在问题。重复分析辨别金属真假以进行常见交易的成本太高。因此,受信任的第三方(通常与接受硬币作为付款的收税人相关联)将标准量的金属印制成硬币……但如今也变得更糟糕了,您无法使用金属在线支付。

因此,如果有一个协议可以在不依赖可信第三方的情况下在线创建不可伪造的货币,然后以类似的最小信任度安全地存储,传输和分析的协议,那就太好了。

 

尼克对金钱和货币价值有着深思熟虑,他在其他地方也进行了详尽的讨论。

他关于货币价值构成的正确概念,也成为中本聪关于比特币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原因。

 

亚当· 巴克的HashCash工作证明

第二部分是在数字世界中体现货币价值哲学的能力。

分析:为什么说比特币不会失败

哈希现金创造了发送数据以抵抗DDOS攻击的“成本”

尼克·萨博(Nick Szabo)不可伪造的costly bits(昂贵比特)最终出现在比特币中,其灵感源于亚当· 巴克(Adam Back)的论文《哈希现金——拒绝服务的反措施》(Hashcash – A Denial of Service Counter-Measure)。

亚当· 巴克( Adam Back)提出了工作量证明的概念,以增加垃圾信息等非计量互联网使用的成本。该概念的主要原理是易于验证,但计算功能昂贵。使用加密算法,比特币在构建区块链时创建了不可伪造的costly bits,然后在检查区块链时可以轻松,廉价地进行验证。这样,它通过数字方法再现了货币价值的哲学。

 

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

第三部分是将货币价值理论数字形式放入工作系统中。

这是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成就,他在比特币白皮书中创建了比特币系统。这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它不试图提供一个严格的总体结构来预测人类行为。相反,它对失败保持开放的态度,但却鼓励有助于系统成功运行的行为。这与人们对待风险的典型态度——更严格的监管和更多的干预——背道而驰。建立一个开放的系统意味着一个过于僵化的结构最终会被打破。

其中一些是博弈论/行为金融类型的想法。

“(好演员/坏演员)应该发现,按规则办事更有利可图,这种规则会让他得到比其他人加起来还要多的新硬币,而不是破坏这个体系和他自己财富的有效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比特币白皮书中的结论。

在我们看来,比特币的价值主张依赖于理念、理念的数字化表现以及理念的执行。

因此,人们所关注的比特币协议的风险并不是这三个因素之一。他们认为,比特币是通过市场上的价格行为来验证或失效的。这是合理的吗?

问题变成了——比特币开放市场(Bitcoins open market)——这种少数人持有的资产分散的市场,在其发展出类似的实际用途之前,就已经出现了投机性使用的爆炸式增长——对项目的生存能力构成了威胁吗?

2017年底,比特币市值达到了近4200亿美元的峰值,之后损失了约84%的价值,许多人都说它“死了”。到了2019年春天,资产价格又一次出现了漂亮的抛物线式上涨,但这次的幅度较小。

但比特币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经历了“繁荣与萧条”,最初以一种卑微的姿态存在,并涉足金融领域。这个想法是如此的迷人和强大,以至于它很自然地存在于金融市场中。

更高的价格证实了更高的价格,这并不奇怪。

这就是“反身性理论”,即顶级投资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其有关市场机制的著作中很好地阐述过的自然市场机制。更高的价格是一种新范式下的市场主张。有时市场接受了这种模式,价格就会保持不变。有时它拒绝范式,新的更高的价格失败。然而,更高的价格也是“更高的价格”的一个命题,它们的本质是推动抛物线型的移动。

比特币价格大涨吸引了更多人加入,一些对比特币深刻理解的人也会传播比特币的价值。

但每一次比特币遭遇萧条时,总会使整个协议处于压力和显微镜下,每一次新的持有人迭代都会比上一次更严重,新人更有动机去戳破、推动并检查比特币协议的运行以检查其是否失败。

事实上,在2015年前后的某个时候,比特币看起来很脆弱。交易变得昂贵,从一个公认的低信息的观点来看,似乎有可能有一个更低的价格,低于这个价格,比特币就可能被扼杀,因为它很容易走向最终的衰落。如果可能的话,扼杀比特币的成本明显高于它被视为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威胁——证据是,这个项目从未被付诸实施,也从未真正尝试过。也许全球机构市场的野蛮人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或许全球机构有信心在时机成熟时与比特币展开竞争。

与此同时,比特币一直在发展一种内在价值,利用比特币作为数字资产和数字资产项目的参考汇率,创造了对交易的自然需求,在价格寻求机制中创造了惯性。随着非投机性原因使用比特币的次数增加这种交易惯性也会增加。

或许,交易数量的投机比例显示了协议的生存性——或许问题在于,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比特币白皮书是否考虑了投机杠杆的压倒性力量和其反思性的下行压力?

尽管存在这种风险,但能够正确评估资产以供机构使用并知道如何处置的个人类型,将在未来几年改善市场机制。

比特币的生命周期已经见证了它变成了许多不同的东西。作为一种投机资产的巨大成功最初是由散户投资者、早期的黑朋克、无政府主义者、暗网毒贩、自由意志主义者等等体验到的。这些人经历了比特币的价格上涨,这是对他们看待比特币的方式,和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这并不是说他们错了,而是说他们在全球金融市场的体系中无足轻重。在某种程度上,市场变得足够大,吸引了小的专业人士、大的专业人士和专业的交易团体,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了解金融体系及其背后微妙问题的人,一定会用专业的角度来看待比特币协议。

所以,比特币不仅不会失败,反而还有很大的概率被认识、再到接纳、再到启用。

最后,在金融界,说现在的经济学家等人没有敏锐地意识到金融系统问题是不正确的。

现有金融体系的结构一直在发挥作用,而全球经济体系的其他部分仍然依赖于它(金融部门无耻地利用杠杆)——这种依赖甚至可能随着它向“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领域的深入而加剧。金融系统嵌入到经济中,创造了内部惯性,使得膨胀的金融系统能够与许多非投机性的实物、资产、事件、人员和交易进行交互。因此,尽管这看起来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时间可能已经到了——但这是不可预测的,金融界人士已经意识到了美联储(fed)货币干预的死亡之路。

但就目前而言,比特币市场充斥着专业交易员,这从它的运行方式就可以反映出来。价格变动在它们自己的时间范围内发生,取决于对市场参与者持有资产方式的计算。例如,如果高杠杆、低时间框架的参与者积累了类似的头寸,市场将对他们不利,如果有足够多的专业人士设法计算出如何计算并持有头寸,市场甚至可能对这些人不利。

但这只是交易,尽管它激发了价格寻求机制,但它并没有提供一个基本的视角来解释为什么这个东西有它的价值。我们希望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个问题,或者至少能帮助我们对这个东西有个概念,它可以用来做什么,它在哪里可能有价值,它能帮助我们继续构建工作系统,而不是一味关注比特币的价格。

·END·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