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3周前 阅读数 2171

USDT炼金术:隐瞒、增发、操控

文:嚯嚯来源:蜂巢财经

 

没有太多信息显示,荷兰人卢多维库斯·简·范·德·维尔德、意大利人詹卡洛·德瓦西尼和美国纽约人菲利普·波特是如何相遇的,但从2013年开始,比特币造就了他们共事的契机。

2014年5月,Mt.Gox破产后曝出的“威利机器人丑闻”揭露了一个现实:在一个低流通的场所里,比特币的价格可以被操控。

对于比特币投资者来说,这是件可怕的事儿。但对于上述三人来说,它成了一个机会。

5、6年里,以这3人为核心的团队,利用8家公司和若干壳公司及影子银行,在加密货币这个低流动性、高波动性的新兴金融世界里搭建出一台“生财机器”。

只是在USD这个美元的简称后面加上一个“T”,并宣称每一枚USDT背后都有1美元做支撑,且支持两者双向兑付,名为Tether的公司在成立的5年内,成为加密货币市场上最大的稳定币发行方,创造了一个市值40多亿美元的稳定币。

而Mt.Gox倒闭后,名为Bitfinex的交易所在同期成为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中的佼佼者,巅峰时刻创造了63亿美元的日成交额。

直到2017年11月,涉及十多万公司或个人的离岸投资文件被泄露后,人们才发现Tether和Bitfinex是由同一批人在控制,范·德·维尔德、德瓦西尼和波特是这两家公司的主要实控人。

之后更有转账记录显示,Tether发行USDT后,首次转移总是流向Bitfinex。USDT两次脱离美元价格锚定的波动之后,质疑声越来越多:Tether超发导致“脱锚”?USDT背后是否有等量的美元储备支撑?

涉及美元交易的两家公司也引发了美国司法部门注意,以Crypto资本为主的、为之充当“影子银行”的多家公司账户遭冻结或查封。

当雪球越滚越大时,留下的痕迹也越来越明显。

2019年10月,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收到了一纸针对Tether和Bitfinex的集体诉讼书,5名持有加密货币的美国公民作为原告,将两家公司告上法庭,最令外界关注的指控是列在案由第一位的“市场操控”。

如若这一点被证实,USDT的暴雷不排除将引发加密货币市场的雪崩。

 

“绝佳”市场

 

拉斐尔·尼科尔于2013年在加密货币论坛Bitcointalk上宣布成立Bitfinex时,Mt.Gox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处理着全球70%的比特币交易量”。

尼科尔掌管Bitfinex的时间并不长。他在自己的“领英”页面中陈述,2013年成功推Bifinex后,“一个由经验丰富的投资者组成的称职团队接管了这家成长中的公司,以确保其持续成功,而我作为技术顾问继续提供帮助。”

那年的4月1日,发展了4年多的比特币价格超过了100美元;10天后,在塞浦路斯经济危机接连刺激下,比特币被视作避险资产,价格创下历史新高,达到266美元;11月28日,比特币首次突破1000美元,总市值冲到了200亿美元。

之后,一小波比特币交易所出现,包括那时候诞生在中国的火币网和OKCoin。那一年,仅中国A股的总市值就超过2.8万亿美元,足足是比特币市值的140多倍。

相较证券市场,比特币的市值小,交易市场稀缺,波动大,实在算不得一个高流动的资产。按照金融理论,这样的市场极易被操控。但在自由主义者、暗网交易者和投机者眼中,它是绝佳的选择。

2014年2月,Mt.Gox上价值5亿美元的85万枚比特币被盗,CEO马克·卡佩尔斯申请了破产,大量投资者遭遇亏损。

3个月后,一名匿名交易员发布了《威利报告》,对Mt.Gox泄露的交易日志详细分析后指出,该交易所上存在一个机器人账户Willy(威利),该交易机器人每5到10分钟购买10到20个比特币,这极大地影响了比特币价格,并且是比特币升至1000美元的关键。

2017年,马克·卡佩尔斯也在庭审中承认了曾控制交易机器人。

此后,更多的学术文章得出相同结论。去年,有研究人员再次观察Willy账户后发现,Willy活跃的50天里,美元对BTC的价格上升了21.85美元;而Willy不活跃的日子里,美元对BTC的价格下降了0.88美元——Willy的行为可能导致所有交易所的汇率大幅飙升。

由于马克·卡佩尔斯掌管着这家交易所,又控制着“威利”,极有可能存在一种情况:他不需要为比特币付款,即可购买大量的比特币,从而干扰价格发现过程,操控市场。

Mt.Gox被盗后,《威利报告》又带来了可怕的“市场操纵论”,市场信心遭到重大打击。整个2014年,比特币都在下跌,再也没有出现“上千”的行情。

USDT炼金术:隐瞒、增发、操控落款为詹卡洛的人回应称正在研发“威利机器人”

但有人却从《威利报告》中发现了机会。2014年6月,也就是该报告发表一个月后,BitcoinTalk论坛上一个ID为“urwhatuknow”的用户在回复别人的发帖时,他正在研发自己的“威利机器人”(WillyBot),落款是詹卡洛、Bitfinex Team。

 

两大秘器

 

与Bitfinex经过了一番易主同出一辙,Tether公司起初也不叫这个名字。就连“稳定币”这个概念,都是来自于它改名前的那家公司Realcoin。

2014年7月,该公司声称已经产生“可经审计美元储备1:1支持”的稳定币,试图将“美元数字化,并让数字美元可接入比特币区块链”。

4个月后,Realcoin更名为Tether,同名币REACOIN也变成了USDT。在USD后面加了一个“T”,Tether宣称,它可以1:1与美元兑换,每一个USDT背后都有1美元支撑,“当你想赎回它们的时候,我们会给你现金。”

USDT的产生完全由Tether公司单方面控制,早期主要基于比特币网络的OmniLayer协议发行。今年4月后,Tether开始基于ETH、波场等公链,产生了这两种标准协议下的USDT。

它的运营逻辑也并不复杂。按照该公司公开的流程显示,用户想要购买USDT,必须先将美元存入他们的Tether帐户,即可收到等值的USDT;用户也可以随时将USDT换回美元,Tether会不定期地将多余的USDT进行销毁。

2014年11月,也就是Tether正式获得新名字时,它宣布在比特币领域建立了新的伙伴关系,“包括与香港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达成合作协议。”公告中,双方都没有透露Tether背后的团队。此后,Bitfinex似乎成了Tether的发言人。

两者的紧密关系还不仅如此,有人发现,USDT的首次转移总是从Tether的“库藏钱包”转至Bifinex,而非其他交易所,这种排他关系似乎也证明,Bitfinex是Tether唯一的交易所客户。USDT流向Bitfinex之后,才会逐渐经该所流向其他交易平台。

2017年9月,比特币交易的重要市场中国,遭遇了最为严苛的针对ICO及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监管,本土交易所被要求关停并清退用户资产,用人民币购买比特币的时代一去不返。

走国际化路线的火币全球站及OKEx,先后在平台上上线了USDT,留存的中国用户才就此认识了这个已经发展了3年的稳定币,那一年年底至次年年初,比特币达到了历史最高点2万美元。

高峰时期,USDT承载了全球稳定币市场98.7%的交易,其围绕美元价格的低波动性,使之成为加密货币市场的避险币种,一些人甚至将它当做数字化的美元。

5年来,Tether累计增发次数达82次,其中销毁次数仅为5次。而USDT价值完全源于其发行主体Tether承诺的美元储备担保。截至目前,USDT的流通市值达40.5亿美元,这意味着,Tether在其银行账户中应当持有40.5亿美元的存款。

USDT炼金术:隐瞒、增发、操控发行5年,USDT流通市值达40.5亿美元

不过,与USDT公开透明的发行机制相反,Tether从未外披露过它的储备金到底放在了哪里。

 

无限增发

 

从2014年10月首批USDT诞生后,Tether发行USDT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多。

  • 2015年5月18日

20万新USDT被生产,整体供应量达到45万枚。

  • 2015年12月1日

Tether又发行了50万USDT,整体供应量升至95万枚。

  • 2016年12月31日

Tether全年发行了600万枚USDT,是前一年发行量的6倍。

Tether不停地增发USDT期间,Bitfinex则相应地陷入持续不断的麻烦。

麻烦之一是黑客攻击带来的用户赔付问题,2016年5月22日和2016年8月2日,Bitfinex先后被盗了1500枚BTC(时值40万美元)、12万BTC(时值7200万美元)。第二次被盗事件是继Mt.Gox之后比特币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黑客攻击事件,由于损失过于惨重,Bitfinex已经无法赔钱,以发行1美元初始价格的债券币BFX的方式,试图度过难关,但BFX一度跌到了0.3美元。

另一个麻烦是罚款——2016年6月2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因Bitfinex为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提供非法场外金融零售商品交易,以及未按照《商品交易法》要求注册为期货委员会商家,对其Bitfinex处以7.5万美元的罚款。

这两个麻烦引起的连锁反应从2017年起,一个接一个出现。

2017年3月31日,富国银行不再向Bitfinex和Tether提供代理行服务,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Bitfinex的罚款是重要原因。之后,这两家公司对富国银行提起诉讼。

这时人们才知道,早期Bitfinex和Tether用来满足客户兑付美元的需求,一直由其在台湾银行开设的美国代理行账户来完成。

银行账户无法使用,直接导致Bitfinex和Tether的美元出入金渠道受阻:一来,他们通过经营数字货币生意的收入无法变成现金;再者,没有用户入金,就无法按照其宣称的方式继续发行等值的USDT;此外,如果没有美元账户,那么Tether所谓的储备金又放在哪里?

“资金周转越来越难了。”富国银行停止对其服务的两周后,Bitfinex的首席战略官波特对加密货币交易社区WhalePool说,美国银行正在退出离岸银行的清算业务,因为“在很多洗钱和刑事案件中,银行因他们的代理行业务被追究责任”、“洗钱是他们最大的担忧”。

但波特也表示,Bitfinex将继续规避法律,

“我们还有其他办法,从事比特币产业实际就是与代理银行玩猫和老鼠的游戏……成为大公司的坏处是我们在银行有大量的存款,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躲开‘雷达’不被发现了……”

他还在同期与其他人的讨论中提到,

“开设新账户或转给一个新的公司实体等等,每个比特币从业者都必须学会这些猫鼠游戏的伎俩。”

一些证据表明,Bitfinex一直都在使用壳公司开设和使用银行账户这种“伎俩”,来打通美元的出入渠道,从2013年至2018年,这些渠道包括香港的人人蜂(宣称独立存在、为Bitfinex提供KYC/AML等合规服务的公司)、荷兰的HaparcB.V.公司及香港的荣利商业有限公司等等,其中它最为信任的公司是注册在巴拿马的Crypto资本,它更像一个“影子银行”,一直帮助Bifinex和Tether处理美元出入金的事务。

富国银行事件爆发后,USDT短时下探至0.91美元,作为一个宣称与美元1比1锚定的稳定币,它第一次出现“不稳”,美元储备金的质疑声开始蔓延。

9月,Bitfinex雇佣的会计公司FriedmanLLP对雇主的资产负债表审计后称, Tether的美元储备(4.43亿美元)与市场上流通的USDT数量相匹配,但这份报告并未披露储备金存放的银行名称或者地点。

美元如此难以出入的情况下,也没有妨碍Tether在2017年发行新的USDT。

USDT炼金术:隐瞒、增发、操控2017年密集增发的USDT

2017年一整年,Tether发行了大约14亿个USDT。在这个过程中,比特币也一路上涨,即便当时交易规模最大的市场之一中国的本土交易所遭遇了监管打击,币价也仅仅在跌了半个月迅速反弹。

 

关系曝光

 

会计公司Friedman LLP为Bitfinex作的审计报告中,陈述了Tether的美元储备情况。这再次让外界怀疑,Tether和Bitfinex存在某种密切关联。

直到2017年11月,双方的密切关系被正式证实。

一份涉及十多万公司和个人在“避税天堂”国家的离岸投资文件遭泄露,该文件被称为“天堂文件”,也彻底踢爆了同一批人控制着Bifinex和Tether两家公司的事实:Bitfinex的首席战略官波特是Tether的董事,首席财务官德瓦西尼是Tether的股东,两人于2014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建立了Tether;而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卢多维库斯·简·范·德·维尔德也是Bitfinex的首席执行官。

USDT炼金术:隐瞒、增发、操控3个人控制着Tether及Bitfinex两家公司

没有太多信息显示,荷兰人卢多维库斯·简·范·德·维尔德、意大利人詹卡洛·德瓦西尼和美国纽约人菲利普·波特到底是如何相遇,然后凑在一起“谋划”了两家公司。

一年前,有网友在Reddit上发帖提问,“卢多维库斯·简·范·德·维尔德是谁?”他说,他找不到这位Bitfinex首席执行官的太多信息,领英上只有一些稀疏的个人资料,照片模糊,媒体对他报道时,名字的写法也时常不同,“他是谁?他只是保持低调吗?这里还有其他事情吗?”

的确如此,彭博社网站和领英收录的有关他的资料有些不同,前者显示其台湾科技大学任职,后者则没有列出这部分职业履历,倒是教育经历中显示,他曾在1985年至1988年就读于台湾师范大学。

USDT炼金术:隐瞒、增发、操控范·德·维尔德在领英上的履历

从履历上看,范·德·维尔德似乎又懂销售、又掌握IT技术。不过他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更多时候,他以邮件的方式向公司、用户及外界发声。

更常代表Bitfinex出面的是其首席战略官菲利普·波特,他的信息较为丰富。1994年毕业从耶鲁大学获得物理学学位后,他在对冲基金工作了一段时间,在当年的11月加入摩根士丹利。结果,在1997年,25岁的波特因在《纽约时报》上吹嘘他3500美元的劳力士、奢侈的生活方式及激进的赚钱策略而遭公司开除。

该交易所的首席财务官詹卡洛·德瓦西尼也不是安分守己的人,他在1990年代创立了一家计算机硬件公司,后来因销售Microsoft软件的盗版副本,在1996年被罚款了1亿意大利里拉。

无论如何,来自3个不同国家的3个人,从2013年开始,然后隐去了交易所Bitfinex和稳定币发行公司Tether之间的明面联系,同时操控着这两套商业系统:一套负责发行号称等价于美元的稳定币,另一套则负责将这种稳定币代替美元,输送至市场用来购买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

问题是,这些被视作入金的“金”,背后真的有美元支撑吗?如果没有,那么USDT就成了史上最可怕的“空气币”。

 

市场操控?

在“天堂文件”曝出后的不到半个月,Tether就称它受到了攻击,有3100万枚USDT被从Tether的储备金钱包中转移到了一个未得到授权的比特币地址。为此,Tether发起了一次硬分叉,以防止这些资金被转移。
 
“黑客事件”的发生直接导致用户无法从Tether和Bitfinex上赎回美元。
 
比特币站上2万美元巅峰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要,2018年1月31日,崩盘开始了。随着币价的下跌,Tether增发的速度则明显提升。仅1月,Tether就发行了8.5亿枚USDT,比此前任何一个月的发行量都大。其中,有大约2.5亿枚USDT在月中比特币价格崩落时发行。
 
Tether不停地增发,Bitfinex则在恢复新用户注册后提高了交易门槛:存入1万美元或等值加密货币才能交易,一些不达标的用户发现,他们也无法提现法币。
 
似乎,Tether增发的速度显然赶不上往银行存款的速度。影响其入金最重要的问题是,它在世界各地的寻找的壳公司或代理银行接连遭遇查封。
 
2018年1月,Bitfinex指示客户将资金存入HaparcB.V.公司在荷兰的一家银行账户。彭博社对此报道一个月后,这家银行关闭了该公司的账户。
 
10月,Bitfinex利用“荣利商业有限公司”的香港银行账户,通过在花旗银行(Citibank)的代理账户中进行美元交易。之后,这个账户也被关闭。
 
同期, Tether的托管银行NobleBank将被出售的消息炸了锅。有人开始在网上质疑, Bitfinex失去了美元的兑付能力。10月11日,Bitfinex宣布暂停法币存储,更是加剧了市场恐慌。
 
10月15日,稳定币USDT再现“不稳”,跌至0.92美元。在Kraken交易所上,它的价格一度跌至0.85美元。
 
如此的紧张时刻下,“姐妹公司”最信任Crypto资本公司也出现了问题,在它们出现兑付危机时,有8.5亿美元始终没法从Crypto资本那拿出来。
 
来自监管的压力一直让Tether和Bitfinex在美元结算上疲于奔命。纽约总检察长曾指控,由于无法取出Crypto资本公司持有的资金,Bitfinex无法满足客户的提现要求,造成这一困局的直接原因是Crypto资本涉及洗钱的几个波兰公司的银行账户,在2018年4月遭到当地执法部分的查封和冻结。
 
银行账户被接连封停期间,舆论、监管部门都开始注意到一种声音:Tether和Bitfinex操纵比特币价格。
 
其中一份重要的研究性佐证是2018年6月,约翰•格里芬(JohnGriffin)和阿明•沙姆斯(Amin Shams)两位教授在社会科学研究网络(SSRN)上发表的《比特币真的不受(Tether)束缚吗?》的分析文章。
 
格里芬文分析了USDT在2017年3月1日到2018年3月31日间的增发情况后得出结论,USDT驱动的价格操纵占比特币价格增长的一半原因。
USDT炼金术:隐瞒、增发、操控2016-2019年间,比特币价格和USDT增发的关系

他认为Tether在这期间发行的USDT,更符合“供给驱动”的作用,而不是真实市场需求下的发行。由于Tether控制发行权,Bitfinex和它可以设定策略价格阶梯,触发用无支撑的USDT执行买入命令,“和威利机器人一样,持续购买会导致比特币价格上扬。”

在格里芬检查了超10个不同来源、超200G的交易数据后,他断定,当比特币下跌时,USDT被发行用于购买比特币,但是当比特币上涨时,并没有赎回数据来反映这一点。因此他认为,USDT是用来阻止下跌的,而非真实市场交易行为。

监管部门也开始注意到两家公司的特殊关系。2018年11月20日,彭博社报道,美国司法部正在与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合作进行刑事调查,

“司法部正在调查的问题包括Tether公司如何创造新币,以及为什么它们主要通过Bitfinex进入市场。”

一周后,纽约州总检察办公室就传唤了Bitfinex和Tether。与纽检之间的法律问题纠缠着持续了半年度后,今年9月,纽约总检察长的一份报告证实了Bitfinex有能力植入像“威利机器人”这样的交易机器人,“Bitfinex提供了一些‘特殊订单类型’,‘只对使用复杂算法策略的专业自动交易员有用,在这种策略下,订单可以提交也可以撤回,以应对一般交易者看不到(甚至不可能看到)的市场信号。”

舆论的质疑,学术的分析研究,司法部门的调查,多方的证据将这两家“姊妹公司”指向操控比特币市场的方向。

2019年10月,5名持有加密货币的美国公民作为原告,向Tether和Bitfinex等相关公司和自然人提起集体诉讼。在给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的诉讼书上,列在案由第一位的指控便是“市场操控”。

“流动性差的市场比如比特币,很容易被操纵。”德瓦西尼可能不会想到,他在2012年12月5日曾作过的这番公开表态,如今作为“证词”,出现在了起诉他的法律文件上。

加密货币世界不得不关注此事,一旦“操纵市场”的罪名被坐实,其影响或将比Mt.Gox破产还大。因为,在大大小小的数字资产交易所里,USDT几乎都会包揽独立的交易区。

当市场占有量最大的稳定币崩盘时,投资者或将无处可逃。

(综合USDT集体诉讼书报道)

互动时间

USDT结症何时能解?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