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19-11-22 阅读数 4292

嘉楠耘智“高危”上市,带给时代一些什么?

作者:区块链行情酷

来源:MOCex

 

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1日21:30,矿机厂商巨头嘉楠耘智正式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全球区块链行业第一股。嘉楠耘智预计将在美国IPO筹集9000万美元。

 

遥遥可期:漫漫上市之路

 

2017年、2018年和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公司比特币矿机以及其他比特币矿机零件和配件的销售额分别占总收入的99.6%,99.7%和99.4%。嘉楠耕智的上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早在2016年就试图上市,2017年和2018年均做过公司上市的行动,但均未成功。

2016年6月,嘉楠耘智试图“借壳”挂牌中国A股市场。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鲁亿通电气曾发布公告称计划重大资产重组,拟作价30.6亿元收购嘉楠耘智现有14名股东手中的全部股权,此计划最终被深交所叫停。

2017年8月,嘉楠耘智寻机挂牌新三板,在遭到全国股转公司与券商前后三轮反馈问询后作罢。 2018年5月,嘉楠耘智拟以红筹形式在香港主板上市。6个月后,港交所官网将嘉楠耘智的上市申请归为“失效”一类。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称,“矿机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的核心原则”。

不止是嘉楠耘智,国内另外两大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筹备上市亦是困难重重难以突破。

为什么矿企上市频频失败?

有区块链风险投资资深人士称,“之前资本市场主要顾虑是数字资产周期性过强,矿机厂商的永续经营能力不确定,加上持有大量数字货币的财务,在投资财务上很难定义,新业务如AI芯片处于早期阶段风险过大。”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也在今年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的话或许解释了其中的原因,

“你过去通过 A 业务赚了几十亿美元,但突然说将来要做 B 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 A 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这其中, A 业务即指矿机销售,而 B 业务则是 AI 芯片。

从目前下游产业看,一些利益相关的从业者看好政策面数字资产相关产业的前景,但直至目前,市场上其实仍然不知道合规的标准和边界在哪里。”

嘉楠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对此前种种表示,

“嘉楠在任何市场IPO都从未被否决过,只是在前几次IPO时,我们很多下游公司是一些过于‘前沿’的产业,很多审核机构对其不了解,所以才会影响IPO进度。”

简而言之,只要合法合规就可以IPO。

嘉楠耘智屡次征战未果,此次利用AI芯片生产企业和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头衔,成功占得“区块链第一股”、“矿机第一股”的名分。

 

道阻且长:高调上市是否能够持久?

 

嘉楠耘智上市实则借助了政策的红利。

依据美国国会在2012年签署通过的“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JOBS法案),该法案旨在针对年收入总额不足10亿美元的新兴成长型公司,简化其上市流程并放宽信息披露要求。

这也是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表示的自身是一家“新兴成长型公司”(emerging growth company),有资格降低上市公司报告要求的重要原因。

上市的喜悦还未过去,嘉楠耘智就得面对眼前的危机。

仅从嘉楠耘智的初级招股书及其公布的最新财务报表内容来看,如果依旧无法解决加密货币市场波动对其业务利润的巨大影响以及过度依赖单一矿机收入等矿机生产商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问题,嘉楠耘智将始终难在美国这一成熟的金融市场中得到一席之地。

历史上这些例子并不是没有。一些新股高调上市后股价大跌,像是来福车(Lyft)(LYFT.O)及优步(Uber)(UBER.K)都已跌去至少三分之一,也令IPO市场人气受创。

依据现代经济发展常态来看,上市公司承担的东西会比非上市公司更多。

首先,失去财务自由。

由于变成公众企业,财务就得变得透明。上市后就需对股民负责,股民对利润和增长率有一定的要求,这给管理层芾来短期业绩的压力。

不管是嘉楠耘智的强项矿机还是其短项AI芯片,其研发与市场反馈都不一定能够跟上股民需求。当虚拟货币行情不再,矿机和AI芯片价格暴跌,币圈快速寒冬,嘉楠耘智将倍受利润压力。

其次,必须遵守上市有关的法律法规并接受监管。

法定披露使企业必须公开有关资料,这虽然増加了企业适明度,但也会造成一些成本的增加,比如公关、律师费用等。诸如监管政策的风云突变,一旦疲于周转和应对,嘉楠耘智便会轻易陷入危机。

最后,创始人容易失去掌舵权,甚至有法律风险。

上市之后,股东就会以利益为重,企业创始人容易失去掌舵权。一些决策的发布可能会陷入短视的地步,从而影响嘉楠耘智的未来发展。

远忧不及近渴。

针对一些媒体对于嘉楠为什么上市意愿这么强的提问,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在采访中表示:

“矿业公司以芯片设计为主,合规程度更高,所以它更容易走IPO这条路。2015年我们做公司规划时,数字货币、区块链行业是不被人认可的,上市这条路可以让行业获得更高认可;可以吸纳和储备更多优秀人才;同时,可以利用资本的力量对整个行业进行更好的早期布局。”

历史或许从不败英雄。

处于区块链发展早期的这些企业,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布道者”,成了名垂青史;不成,就以身殉道。壮哉,美哉。

莱比特矿池江卓尔刚在微博表示更为通透,他说比特币是个神奇的东西,不怕骂,就怕不知道,所有的新闻,哪怕是打压新闻,效果都是极其昂贵的广告,更不用说区块链(比特币矿机)第一股这种正面的广告了,资本圈又有一大波人被广告了。

的确是这样。嘉楠耘智带着“区块链第一股”又一次打响比特币的名声,届时大批资本进入,带动的便不止是整个行业的热潮。

嘉楠耘智,这一次对了,树立了一个里程碑。但在未来的区块链市场,变化莫测的监管,波谲云诡的股市,嘉楠耘智要做的还有很多。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