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周前 阅读数 3352

区块链上乌托邦: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作者:BlcokPunk-无涯社区

编者注:原标题为《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区块链上乌托邦: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这个世界正以超乎任何人想象的速度行驶,并割裂着我们的生活,就像区块链毫无征兆的闯入了大众的视界范围,裹挟着巨大的迷茫、荒谬,与错失的焦虑。

去除技术与各种去中心化与否的脸谱化总结,区块链要做的事,不过在实现人类永恒的愿望之一:亲密的协作。

虽然上帝混乱我们的语言,制造人群间的差异,让我们分散在大地上,但人类从来没有没有放弃过互相理解、亲密合作的尝试,“巴别塔”是永恒的追求。

P.S. 这篇文章将不涉及任何技术与复杂的逻辑,也没有从谁出发的“政治正确”。只是希望大家能理解,为什么会把它当作伟大的事业,并天真的要去建一座“新巴别塔”。

 

 

共同想象下的人类协作

区块链最有意义的一点在于,它是一种新的协作基础,那旧的基础有什么问题呢?

其实从大约7万年前,我们智人经历了一次飞越,打败了比我们更聪明更强壮的尼安德特人,建立了智人的全球霸权。

为什么?因为我们发明了语言,而且我们可以描述不存在的,虚构的事情,所以我们能做出对未来的许诺,进而建立更大规模的协作。

一种通过叙事建立共同想象,进行更大范围协作的模式,在人类的社会中确立,它在不断的推动人类社会与科学的进步。

从部落、城邦到国家、联盟,从家庭作坊到跨国企业,这其实就是个不断讲故事,不断做出对未来的许诺,然后扩大协作规模的过程。

同时,建立共同想象的方法,也就是叙事技术,也在不断的进化,帮助人们在更大的范围建立亲密的合作。一开始我们只有语言,然后我们有了符号、文字,也可以用音乐、绘画、建筑表达一些虚拟的概念,比如阶级、权威、民主,对吧?

随着叙事技术的进步,人类不断地扩展协作的范围与程度,这的确创造了更多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我们过得更好,社会在整体进步。

 

 

没人会和陌生人协作

 

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与他人协作的困难。你和熟悉的亲人朋友一起做生意就很方便,但是如果是一个陌生的人,你就很难和他一起干点什么有价值事情。

这是因为信任、管理等协作成本的限制,我们没法在保持组织的最大范围的同时,又能做到最亲密的合作。协作范围与程度,总得放弃一个,这是两难的问题。

区块链上乌托邦: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同时在这个坐标系里,一个人参与协作获得奖励的多少,和组织能保持的范围大小,是正相关的。因为个体需要存续总是自私的,有钱赚,就可以考虑和陌生人合作。

互联网圈子有句话,说如果一个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占有的股份超过10%,那就应该感到羞耻,因为他并没有使用合理的股权激励,去吸引更多的人才一起协作。

可以看到,政府显然是能最紧密协作的,听从上级就好了,但他的协作范围也很小,所以挑选起来非常麻烦。而且是死工资,激励也几乎没有。

而自由市场是全球性的。一台苹果手机的生产需要多个国家为其生成零件,它的范围显然是最大的,价格机制保证了做大的激励,但是它的协作程度却不高,因为大家很多时候都在讨价还价。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市场甚至会站到合作的反面,互相损害利益,比如恶意竞争与广告战等。

企业介于两者之间,facebook这样的跨国企业就是典型的例子。

而全球性的,超主权范围下,大家还能抛开文化地缘的差异,亲密无间的协作,那就是我们要追寻的乌托邦。

 

 

什么限制了协作?

区块链上乌托邦: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第一个是因为叙事技术的落后:

虽然前面讲到了,建筑、艺术等叙事技术的进步,但这些事务描述的东西并不准确。想要更亲密的协作,还是得基于语言文字,因为只有它传达的信息才最准确。

但有社会学家研究了,基于语言文字,能保证的最大自然组织,是150人。这一个人一段时间能保持的社交关系是一样的。

范围再扩大的话就不可信了,协作效率将变低。所以我们每100人,就会设计一个管理者,以此类推,就会出现多层次的组织,效率还是将不可避免的变低。

如果不分层管理,150人组织再增长,就只能分裂为两个组织了,这往往伴随着冲突与内耗,协作起来依然是很艰难的。

第二个因素是不可避免的公地悲剧:

公地悲剧是说,我们协作生产需要使用公共资源,但是人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最后就会出现损人利己的事情。

同时,公地悲剧是多维度的,上面讲到在一个组织内部设立管理者,但管理者往往有牺牲他人利益谋私的可能与倾向,这也是一种公地悲剧。

组织的内耗,与组织间的恶性竞争,就是典型的公地悲剧。过度放牧导致的沙漠化,全球变暖的环境问题、双方利益都会受损的“贸易保护主义”等等。

因为每一个体与组织都需要不断获取资源存续,最终的选择将是不协作,公地悲剧似乎是无法逃脱的。

 

公地悲剧的陷阱

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点对点的复制打破了信息的垄断。知识、专利等等,越来越多的的东西被迫变为公共,越来越多的悲剧在上演。

而传统上,公地悲剧的解决方案有两个,一个是私有化,一个是强监管。

区块链上乌托邦: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首先,如果用私有化来解决。最开始的时候,大家规模都小,我们合理的使用资源。但发展过程中,需要不停占有更多资源,可能在其他维度上想办法。当大家都这么做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公地悲剧。

比如两个陷入广告战的企业,对双方企业和消费者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损失。这就是私有化下的多维度的工地悲剧。等大家都忍受不了的时,就会试图通过治理回到合理协作,但一旦多方恢复元气,竞争会再次进行。这是个无尽的循环。

如果是强监管呢?由一个组织来指定一个明令禁止的规则呢?但谁说了算?凭什么他说了算?

其实在你为了治理制造一个规则时,这个规则本身也变成了公地。对规则的使用和阐述,又会出现新的公地悲剧。

我们缺少一种,可以随着组织或公地的增长,不断扩展自身的治理方式。因此面对不断扩展的公地维度与问题,悲剧就显得不可避免了。

 

区块链的乌托邦

想象这么一个场景:

一座圆形的公共剧院,他是开放的,谁都可以走进这座剧院。这里视野了良好,大家都能清楚的看清他人的面貌。

这个剧院的圆心正在修一座塔。大家都能走入圆心,建造这座塔,或者发表演说,告诉大家应该把塔造成怎么样子。

谁有资格?走入中心,是对一个人的勇气的考验,并且他得接受整个剧场的审视。

区块链上乌托邦: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In math we trust

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数学上的。数学是普世的,传达的信息最多且最精确,我不用知道你是谁,我相信数学的结果就好。所有任何国家、语言、文化背景的人,都有机会亲密合作,这种范围和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而上面的“审视”,从数学上说,叫做“可验证”,这算是区块链上最重要的部分。数学肯定比各种保证你复活的故事更可信,他不仅给你传递信息,也附带信息的证明,而每个人都有去验证的工具。因此解释权,或者说故事权,是属于大家的,强者因此就丧失了危害大众的能力。

这是一种叙事技术的革新。

可扩展的算法自治

前面有讲到,公地悲剧是因为缺乏可扩展的治理。

其实上面有一个事情一直没说,为什么有人要上去建造高塔?因为有钱拿,他可以享受高塔的资源。资源从哪里来?随着大家建造,塔越高来越高,塔的房间越来越多,塔的功能也越来越多。而建造者就享受了使用这些资源的权力。

区块链的网络,是个彻底的公共地区,但很多情况不同的是,这个公地是不断扩大的,这就是网络效应。参与到协作中的人越多,大家建造更多东西,这个网络的价值也就越高。

区块链还有一套基于数学的算法来自动执行的规则。虽然他由一个人写出,但所有人都能看到,愿意遵守的人才会加入网络,一旦加入就要被动的遵守,没有特殊。这就是我们说的算法治理。这个规则会鼓励有利于网络价值的行为,奖励给他们使用网络中资源的权利。

网络扩展的速度是指数级别的,而个体想要获取更多的资源,就要去建设这个网络,而这个创造的价值远超过他的需求。公地本身就是不断扩展的,虚拟的无上限的,因此公地悲剧不会发生,大家都能享受协作带来的价值。

我们之前说到到,规则本身也是一个公地。没错,在区块链里,规则往往能随着网络的规模进行自我调节,不过基于数学,很难完全满足人的需求。因此很多治理规则允许它修改自己,修改的依据可能是某种改进过的民主投票。这方面的研究,正是目前区块链最重要的方向。

区块链世界在很短的时间里已经走过了人类上万年的发展历史,并根据不同的意识形态发展出了不同的治理规则。数以千计的自治社会,在以软件的速度进行着实验,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科学的实验平台。

新巴别塔

区块链上乌托邦:让我们建一座巴别塔,塔顶终将通天

我们在建造的这座塔,就是新巴别塔。

尽管上帝让大家语言不通,存在差异,但是我们依然能在数学与算法的协调下,亲密协作。

人们获得公平公开的奖励,免得我们互相争斗损害。

基于数学叙事的可信,使用可扩展网络的自动算法管理,区块链的协作将最大化,虚拟网络不断扩展,最终席卷一切,实现天下为公。

迟早有一日,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这是最大化的精神自由和物质充足,这就是区块链上乌托邦的最终理想。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