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发布于 2019-07-29 阅读数 3901

00后“犀利哥”:炒币是一场梦想和人性的修行

有些人的四更天总是清醒的。

深夜的大学校园里,一丝光亮从窗户与窗帘的狭小缝隙中挤了出来。透过那点光亮,一张稚嫩的脸庞写满了迷茫,困倦的双眼盯着手机屏幕,时间已是凌晨2点了。而那点光亮之外,整个北京城已然熟睡。

这位00后大学生张凯告诉核财经APP,自暑期开始,他的生物钟就完全乱套了。近几天,他本该在困意重压下沉沉睡去,但还是舍不得闭上眼睛,一来生怕错过下一波行情,二来家人的反对使其难以安枕。

时间拨回到四个月前,比特币尚在4000美元/枚左右徘徊,如今,比特币距离1万美元近在咫尺,6月27日凌晨一度接近14000美元,涨幅之巨令人咋舌。

币圈的繁华是令人上瘾的烈酒。今年以来,顺利上车的大呼牛市已来,纠结错过的还在蠢蠢欲动。不曾想,在这80、90后主导的币圈,已涌入00后的身影,他们手握少量资金,力图在区块链之上嫁接自己的财富梦想。这其中,张凯妄图寻觅财富的动机显得十分赤裸,可又无比虔诚。

 

新锐Token Fund遭“遣散”

 

那一夜,张凯的脑子里还像电影胶片一样,反复播放着白天发生的一幕……

“老爸是利用出差的机会来看我的。”张凯说,“我怀着一种微妙的心情,给他讲了比特币以及与两位同学共同创业的事情。”

令他匪夷所思的是,一向内敛而温和的父亲得知张凯炒币后大失所望,虽然张凯极力解释,父亲仍无动于衷。

“胡闹!”半晌没做声的父亲嘴里蹦出了这两个字,并坚持认为,不赌为赢,不要想着靠炒币赚钱。

总之,比特币到底是智商的碾压还是人性的贪婪,谁也说服不了谁。父子二人僵持不下,最终父亲摔门而去,张凯气得直拍桌子,两人不欢而散。

7月27日,核财经APP见到了张凯,一米八左右的大个,眉清目秀,浑身散发着书生气。如果加上他的家境殷实,嫣然一副帅气有才又多金的男神欧巴模样。不仅如此,在他酷帅的外表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自带着霸气、犀利的眼神,被一同“创业”的小伙伴冠以“犀利哥”的绰号。

仔细看来,颇有几分当年网红“犀利哥”的神韵。

5个月前,张凯与两位同学“组局”,凑了100万人民币,成立了他们自己所谓的微型“Token Fund”。

“为了装门面,我还特意印制了自己的名片。”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白底的烫金名片,在光的折射下“CEO”三个字闪闪发亮,格外吸引人。

7月9日,张凯感觉风口有变,随即抛售了全部比特币,虽然错过了13000多美元/枚的峰顶,但是收获不菲。“在这轮小牛市里,我们凭借自己的操作,兜里的钱足足多了两倍。”张凯自信地认为,他已初步完成了一场财富逆袭。

为此,三人相约北戴河,赶海、消暑、吃海鲜,好不快活。

说到兴起,张凯唾沫四溅。“要在半年前,这样的旅行对我们而言还有些奢侈。”他对此颇感自豪。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在家人的反对下,我们的‘创业’不得不停盘。”张凯很无奈地说。话音至此,前一秒还有说有笑的他扭过头去,两眼泛着泪花。他认为,自己与父母之间产生了某种隔阂与裂痕。

“长辈们总是喜欢听话的乖孩子,但他们对待新事物太过武断。”他说,“父母对我理直气壮的说辞气得暴跳如雷,他们觉得刚上大一就合伙炒币,一来会荒废学业,二来尚不具备驾驭投资的能力。”

他告诉核财经APP,爸妈给他的压力太大,自己快要窒息了。

张凯的身旁,两个合伙人静坐不言,愁眉深锁。在他们眼里,时代的洪流总是奔涌向前,幸而有张凯这样的“犀利哥”带队,孰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给这个新生的“Token Fund”判了死刑。

在向团队宣布“Token Fund”解散之时,张凯内心充满了无奈、惭愧和内疚。

 

币圈进入“康波定律”时代?

 

尽管如此,张凯还是决定要自力更生,在币圈闯荡一番。

他坚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据他介绍,随着前两年区块链布道者的身体力行和不懈推动,现今的大学区块链社团已经很多了,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已广为人知。

他援引罗辑思维&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的话,即“相信趋势”。“趋势是未来的一个舞台,投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相信趋势’。”张凯认为,大趋势初露端倪之时,恰恰是普通人博弈获利的最好时机,眼下区块链的草莽时代就是最好的机会。

和无数创客一样,都有一颗爱折腾的心,00后创凯也不例外。

“最近几天,我参加了几场线下讲座之后,愈发觉得时不我待。因为,小人物终究活不过这世间的修罗场。”张凯说,“虽然巴菲特对比特币却并不感兴趣,但他说过,‘我的一生中,从未遇见过一位没有亏过钱的富人,却是遇见了许多什么都不敢做而从未亏掉一毛钱的穷人。敢于投资的人,才拥有成为富人的机会,不敢投资的人,虽然从未亏过钱,但是注定不会赢’。”

可见,张凯进军币圈并非一时头脑发热定下的豪言壮语。

不过,最近他极少在四更天入眠,即便关了灯,也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曾在朋友圈自嘲,“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以讽刺单打独斗的处境。

从张凯的角度看,目前在1万美元下方徘徊的比特币还是值得期待的。“也许半年之后,1万美元的比特币将不会存在。”他表示,机会就在当下。

商界评论财经专栏作家、狮子社群创始合伙人于蔓认为,随着市场情绪转变和比特币普及率的增加,2019年很可能出现所谓的币圈“康波定律”。

根据康波定律,一个人的一生大概会遇到2到3次财富机会,如果你能抓住一次,就可以获得足够的财富,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某种程度上,张凯或许是这一观点的拥护者。

如此算来,这个时间窗口转瞬即逝。他最近有些坐不住了,甚至斩钉截铁地说,“机构资金已经跑步入场。”

而从TokenInsight发布的《比特币月报-2019.07》显示,在链上数据方面,比特币链上大额交易增加明显。其中,1-10个比特币交易在6月份增加了20%;10-100个比特币的交易数量增长18%。而大额交易增加尤为明显,1000-5000及5000 BTC以上交易笔数较上月分别增加27%和69.7%。同时,6月份复活地址数较上月提升22%。

此外,USDT在6月共增发4次,共计增发5亿美元。业界普遍认为,此举与比特币在6月份价格暴涨有密切关联。

7月26日,于蔓敏锐地察觉到,中国银行在其官网发布了《漫说金融 001期:暴涨的比特币,来了解一下》,通过漫画的形式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进行了生动的介绍。

“中国银行此举给市场释放的信号意义不言而喻。”张凯得知此事后,异常兴奋地说。

 

比特币没有“超级大庄家”

 

“没有什么比‘重仓’比特币更值得我投入的事了。”入币圈不久,张凯已是狂热的比特币信徒。

核财经APP随口一问:如果不是为了炒币,你还会是比特币信徒吗?

面对抛出的“敏感”问题,张凯大打“太极”。他除了滔滔不绝地讲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之外,还和众多的币圈人一样,张口闭口不离比特币信仰。

至于具体的信仰是什么,张凯自己也很难讲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的投资规划里,会把大部分资金用来购买比特币。“比特币每4年减半一次,每次减半前后都出现了价格的大幅上涨。还有比特币总量恒定,为2100万枚,稀缺性会让它的价值一直攀升。”张凯振振有词。

他半开玩笑地说,“比特币是‘一个没有CEO的公司’,而目前却占整个加密市场市值的半壁江山,是加密数字货币世界极少能被控盘的币种。”在张凯眼里,这点非常重要。

非小号数据显示,截至7月28日17时,比特币占全球总市值的57.38%。这比张凯嘴里的“半壁江山”还稍多了一些。

还需要注意的是,火币集团高级研究员马天元表示,从链上数据来看,比特币地址分布是非常不平均的,目前3%的地址掌握着95%的比特币,但是3%的地址并不代表3%的持有人,因为这其中包括交易所的冷钱包。仅从Huobi、Bittrex、Bitstamp、Binance、Bitfinex 5家交易所来说,其公开的冷钱包持币量就有100万枚BTC,这背后代表着千万级别的用户远超3%。

TokenInsight数据显示,截至7月28日17时,比特币前100地址拥有比特币占流通量比例15.81%。这与6月12日前100地址占比15.67%来说略有上升,但相差不大。

马天元指出,在比特币的市场中毫无疑问存在很多“巨鲸”,他们不一定是“庄家”,但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市场。目前我观察到,“巨鲸”们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博弈。

莱比特矿池(BTC.TOP)CEO 江卓尔认为,有一些主力资金,尤其是玩期货的资金,他们可以短期影响比特币10%左右的价格走势。“这个是我确定的能最大程度影响比特币币价的组织。”他强调说。

一位不愿具名的比特币早期玩家对此深以为然。“在币市,一些‘心照不宣’的‘桌子底下的联手’时有发生,让币圈一度让多数投资者心酸并嗤之以鼻,‘不作恶’似乎成为了一个堪比‘崇高’的衡量标准。”他说。

不过,类似的言论早已在币圈传开。

据此,张凯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比特币市场中,能够出现操作一切的“超级大庄家”概率还比较低。“理论上有市场在,就有庄家形成的土壤,但比特币世界跟股市不同,大部分币还是在很多持币大户的冷钱包里面,因此极大地避免了‘超级大庄家’的形成。”他说。

“炒币是一场梦想和人性的修行。”这令张凯更加笃定,要在币圈图谋事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凯系化名)

 

来源:核财经

  • 0
区块链大帝
区块链大帝

0 条评论

==========================